刚刚更新: 〔镇神志〕〔白塔流觞〕〔我才不是你们妈呢〕〔万界自由佣兵〕〔毒女神谋:帝君的〕〔美漫从荒野开始〕〔末日之绝对空间〕〔斗兽天王〕〔绝世小医仙〕〔穿越从恶魔城开始〕〔郡主难惹〕〔自古红楼出才子〕〔重生之潜龙腾渊〕〔龙裔入侵〕〔血刃1937〕〔掠夺两界〕〔历史背后有个鬼〕〔史上最强氪命〕〔召唤神秘〕〔去相亲吧,爸爸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玩家 第八十五章 客栈外的死亡事件
    “会不会和元帅府有关联。”联想到近日来的事件,江寒觉得也许客栈外的死亡事件会和元帅府有关。

    “根据密探传来的情报,在昨天夜里并没有妖怪从元帅府走出去。”李献微微皱眉,否定了江寒的提议。

    “这么说来,城中又出现了新的妖怪。”如果刚才的提议被推翻,问题就十分严重了。

    “可能是妖奴干得。”李献道。

    “何为妖奴,请大人详说。”江寒道。

    “所谓妖奴就是妖怪通过诅咒控制的傀儡。”李献道。

    “还有这种操作。”江寒闻言,只觉得头皮发麻,没想到妖怪不仅肉身强悍,在法术方面也十分恐怖。

    想起羊皮纸,江寒更加得心头凛然。

    假设羊皮纸也是妖怪所变,谁持有它就要危险了。

    现在想想当初是如何获取的羊皮纸,江寒细思极恐。

    可以说,羊皮纸这般神秘,蕴含经天纬地之才,其获取途径应该极为困难才对,但是在江寒看来,当初遇见羊皮纸真是巧合么,如果是巧合,只能说他的运气无敌。

    然而,经过在主神空间里的一段冒险生涯,江寒已经成长了。

    如果让他去相信一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必须要有根据。

    否则轻易相信,只会让自己一步步踏进深渊,和死亡不断缩小距离。

    在主神空间,江寒不会去相信任何人,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能够完全信任。

    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甚至此时和他正面对面坐着的李献他也不敢去完全相信。

    “客栈外的死亡事件已经惊动了城主,此次城主给了我三天时间,如果不能够在期限之内查出真相,那我就惨了。”李献愁眉苦脸,道。

    “有线索了么。”见到李献愁眉苦脸,江寒也跟着紧张起来,试探道。

    江寒感受到了房间里的紧张气氛,客栈外的死亡事件简直从天而降,自从发生之后就成了城中的特大新闻。

    要知道,江寒也是春秋客栈的顾客,如今客栈被死亡事件牵扯了进去,对他而言不会有任何好处。

    李献岔开话题,不准备再和江寒议论客栈外的死亡事件。

    对此,江寒也没继续追问,因为李献不愿意解释,他也没有办法逼迫李献。

    “死亡事件不需要你处理,有我就可以了。不过,关于元帅府,你要抓紧了。”李献道。

    “这件事情我会去处理,等到元帅府打开了府门,我会以一名散修的身份混进去,在元帅府做一段时间下人,伺机找出关于白重炼私藏妖怪的罪证。”江寒觉得这件事情没必要瞒着李献,于是就直言相告。

    江寒暗暗思付,联想到昨夜里的一辆马车,怀疑此事是否跟马车内的两个人有关。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江寒不想在李献面前表现的知道太多秘密,因为这样会提前暴露了羊皮纸。

    李献看看时间,觉得眼下已经不早了,便起身告辞,江寒注视着李献渐渐离开房间,内心十分的镇定。

    在金华府这种龙潭虎穴之地,江寒如果想要继续生存,就必须得强大起来,只有不断变强,在将来才有希望猎杀终极反派。

    “刚才李献在房间中释放出了一股非常强烈的元婴威压,我想这货肯定是故意的,纯粹是想镇住场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此刻房间内只有江寒一个人,安静得出奇,在李献离开了后,他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够快速提升等级。

    第八十五章 客栈外的死亡事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刚才李献在房间中释放出了一股非常强烈的元婴威压,我想这货肯定是故意的,纯粹是想镇住场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此刻房间内只有江寒一个人,安静得出奇,在李献离开了后,他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够快速提升等级。

    没有人打扰的时候,江寒很容易陷入沉思。

    根据他的一番推理。

    金华府的势力分布,大致可以划分为以城主府和元帅府为首的两大势力。

    目前城中的局势很不明朗,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可以说,金华府目前的局势已经快压抑到极致,一旦爆发,所造成的冲击力,对方圆数千里将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主神空间里,每一段剧情都是被主神提前安排好的,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意义。

    在这场即将席卷金华府的风暴中,只有上位者才会永恒,就像星空中的一颗星辰,即使有的时候光芒暗淡,但在将来也会迎来复苏的一天。

    而弱者的命运就会特别悲惨,他们就像电影里不断去攻城拔寨的的步兵,运气好了,可以一直活到结局的到来,如果命运跟他们稍微开一下玩笑,那么他们就会成为战场上的炮灰。

    在江寒眼中,上述的比喻非常恰当,他现在只是在角色互换,作为被主神选定的玩家,他的任务就是生存,稍有不慎就会丧命,客观点讲,自己的命运和蝼蚁又有什么不同。

    江寒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将羊皮纸打开。

    羊皮纸上面一片空白,并没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我想知道提升境界的方法,羊皮纸你能帮助我么,请放心,一道事成之后,我绝不亏欠你。”江寒不由得紧张起来,低声道。

    “强者之路。”羊皮纸上面突然出现一行字。

    “说得简单点,别跟我咬文嚼字。”江寒蹙眉道。

    羊皮纸似乎是在酝酿能量,在接下来极为安静,新的字迹迟迟没有出现。

    江寒表现得十分镇定,在羊皮纸沉默期间一声不吭,不曾有过丝毫打扰。

    因为他知道。

    接下来,羊皮纸所给出的提示将会改变他在金华府的生涯,能否在短时间以内成为元婴老怪,就要看羊皮纸给不给力了。

    半晌后。

    在羊皮纸上面出现了新的字迹,江寒立即打起精神,仔仔细细的观察。

    “在修真界,只有成为了元婴修士才算是在强者之路上迈出去了第一步。”

    “元婴修士是修真界的中流砥柱,纵观全局,元婴修士不超千人。”

    “在光怪陆离的修真界有这么一个传闻,元婴之上可活千年,元婴期是修士的一个重大分水岭,只有迈过去了才具备争夺气运的资格。”

    江寒看过羊皮纸上面的预言之后,大为触动,久久不能冷静下来。

    “我现在已经成功的筑基了,之后是结丹,距离元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江寒叹息,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金手指,想要短时间以内问鼎元婴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江寒如今别无他法,只能依赖羊皮纸,他给出问鼎元婴期的期限是一个月,虽然知道困难重重,但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即便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也必须得去尝试一下。

    即使最后失败了,但只要付出过,也是没有任何遗憾。

    “我想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问鼎元婴期,此事有可能做到么。”江寒再次凝视着羊皮纸,希望会听到一个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