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极品纨绔〕〔推倒竹马再压倒〕〔凡人开挂〕〔武极神帝〕〔第一萌宝总裁爹地〕〔深度婚宠:总裁的〕〔豪门新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乡村小神农〕〔都市之大圣重生〕〔乡村神医兵王〕〔末世执法官〕〔重生之毒妃养成记〕〔万古魔君〕〔撩心攻略:男神,〕〔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木叶之争权夺丽〕〔隐婚蜜爱:总裁欺〕〔网游之剑履山河〕〔99次心尖宠:薄帝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儿子逆天娘亲 第94章 大大的不妥
    :

    一番盘点下来,小尘将手中的清单,包括欠条、银票这些东西都交到了古鸣凰的手上:“娘亲,这几人可比宫里那些人有钱多了!”

    然而古鸣凰接过之后,都未细看就说了一句:“小尘,你拿一百两黄金来做什么?”多年来跟银钱打交道,之前哪些人给了银票哪些人写的欠条,古鸣凰心中都有数。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其中少了一张一百两黄金的银票。

    小尘一下就红了脸,嘿嘿笑道:“娘亲真是厉害,不过就一百两黄金嘛,就给小尘当零花钱了怎么样?娘亲最最好了,一定会答应小尘这个微不足道的请求的是不是。”

    “不是不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告诉娘亲,拿这一百两黄金来做什么。”古鸣凰捏了捏小尘的脸蛋道:“别以为娘亲不知道,你爹爹平日里给你的零花钱可是不少,你都拿这些钱来做什么了?”

    小尘嘟嘟囔囔了半天没有说话,正好这时夜黎枫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外面就听着这儿热闹得很,你们在做什么?”

    “君上。”

    “王爷。”

    棋护法与芷蝶一同行了礼后,极有默契的一同退了出去,古鸣凰对着一旁搜刮来的宝贝努了努嘴:“我倒是没有想到,咱们安立的这些藩王郡王个个都这么有钱的,随便搜刮了六七人,竟然达到了两千两黄金之多。”

    “哦?”夜黎枫上前看了一眼:“的确都是些好东西,不过这种事在哪儿都有,若是没点油水,那还有什么必要来封侯拜相?只是可怜了下面的百姓。”

    “往常那些人若是知道我在安立,这种时候,不见着我是定然不肯离开的,怎的今日我还未归,就都不见了踪影?”

    “那些叔叔伯伯都太抠门了,不过是三百两黄金的一杯茶水而已嘛,连这点银钱都舍不得付,一点儿都不大方。”听到夜黎枫的话后,小尘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兴高采烈的开始说自己的光辉事迹。

    倒是夜黎枫,越听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怪异,最后放声大笑:“不愧是我的凰儿,这招倒是不错,嗯~往后若再有人来,就先请喝两杯茶,倒是极好的。”

    “那是自然,咱们王府的大门,可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古鸣凰翘着腿,满脸的得意,但是随后又目光一转落到了小尘的身上:“别以为你爹爹来了你就有了靠山,说,那一百两黄金你究竟要用来做什么?”

    “啊?这个……”小尘慢悠悠的从夜黎枫的身上缩了下来,高喊了一句:“娘亲我去陪小不点儿玩儿了,待会儿再来陪你哦!”话都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古鸣凰刚想去追就被夜黎枫给拦了下来:“好了,不过是一百两黄金罢了,小尘是个懂事的孩子,定然不会拿着胡乱花销,就随他去吧,一个上午不见,你就不想我吗?”

    “想你做什么?又不会让你多块肉。”古鸣凰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是乐呵呵的,这样的日子还真是好过。

    夜黎枫一下就将面前的人儿打横抱了起来:“是不会,但是为夫却是想你得很!”说着就将古鸣凰抱回了屋里,王府中的下人一路看着,更是让古鸣凰羞红了脸。

    “你做什么啊,这大白天的!”

    “嘘,别乱动,为夫对自己的自制力并没有那么自信。”夜黎枫的语气中满是戏谑,却被古鸣凰一拳打在了胸口上。

    见到这一幕,王府中的下人心情别提有多好了,自从王妃与小世子进府之后,他们这些下人的日子可是好过多了,虽说王爷从来也不苛责下人,但是整天冷着一张脸,搁谁也受不了啊。

    刚回到屋里,古鸣凰就双眼一闭躺在了床上,听到夜黎枫关门的声音后,更是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嚯嚯嚯,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随着夜黎枫脚步声的临近,古鸣凰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要自己变现得不那么紧张,然而在她积极‘备战’时,却听到夜黎枫传来了一阵轻笑:“凰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古鸣凰:“???”难道不是要那什么什么吗?

    “你不是要……”古鸣凰下意识的开口,然后才突然觉得自己说这话好像不对,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给憋了下去,换成了:“不是,大白天的你关门做什么!有病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顿吼,让夜黎枫有点发懵:“为夫想要让你炼制一种能让人浑身奇痒的毒药,此事隐秘不便让人知晓这才关上了门,有何不妥吗?”

    不妥!简直是大大的不妥!

    古鸣凰生了一肚子的气,但是又没法说出来,简直是难以启齿,只能气呼呼的翻身下床:“说吧,要什么样的效果,是能痒死人的,还是痒痒就算了的,能治的还是不能治的,除了痒之外,还需不需要什么其他的症状?”

    一边说着,古鸣凰便走到了书桌前拿起了纸笔,说到正事,夜黎枫的表情也渐渐严肃了起来:“不要痒死人,效果最好能持续三四天以上,你能治旁人不能治,最好还能让人暂时毁了容。”

    夜黎枫一边说话,古鸣凰就开始在纸上写个不停,一边写还一边问了一句:“你确定就这些?没有别的要求了吗?”

    “还要查不出是被下药,最好诊断结果是过敏一类。”

    夜黎枫的话说完,古鸣凰也不再说话,足足写了两大页纸才停下,甩了甩酸涩的手腕:“你寻三个信得过的人过来,不要是棋护法他们。”

    不管是棋护法还是芷蝶芊绣他们,都太经常出现在两人的身边,若是有心之人硬是要查,若是知道他们在这个时候去过药方,难免就不会看出端倪,夜黎枫点了点头。

    将手指放到唇边,发出了一种类似与鹰的鸣叫,只是古鸣凰不是琉光谷的人,根本就听不出来这是个什么意思,兴致勃勃的问了一句:“你们平日里都是这么联系的吗?都是个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