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军婚老公,很惹火〕〔杀生大帝〕〔繁花似锦〕〔极品高手混都市〕〔地球脸红了〕〔末日之杀戮进化〕〔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异界之汉统天下〕〔商途〕〔重回八零当军嫂〕〔木叶之圣杯GO〕〔英雄联盟之全能天〕〔美食探险队〕〔我的王妃我的国〕〔七玄至尊〕〔重生最强富二代〕〔九层仙莲〕〔疯狂魔君〕〔农女福妃,别太甜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儿子逆天娘亲 第109章 马屁不穿
    :

    “好厉害啊!”顾哲睁大了眼睛,虽然这一地的尸体看得他胆战心惊,但是还是忍不住钦佩眼前的那个男人,将生死掌握在谈笑之间,若是有一天他也能成为这样的人就好了!

    夜黎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如往常一样解决的一场围杀,会在尚且年幼的顾哲心中埋下了一颗成为强者的种子。

    小尘闻言更是满脸堆笑,尸体他见得多了,以前绍影叔叔也是一杀一大片,基本上不留活口的,说什么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但是今日不一样,今日这人,可是自家爹爹!

    小尘满脸骄傲的看着顾哲:“那当然,这可是我爹爹,亲爹!”

    “儿子过来。”夜黎枫半蹲下来,朝小尘招了招手,看也没看那个被他留下的唯一活口,小尘闻言立马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奔过去,一下就扑在了他的怀里:“小尘会不会怕?”

    “我连活人都不怕,怕死人做什么?”小尘回答得理所当然,让夜黎枫听得一愣,仔细想想,却觉得莫名的很有道理啊。

    “说得好,连活人都不怕,这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哈哈~不快是我夜黎枫的儿子!”夜黎枫满眸都是笑意,将小尘抱起,看向了那个声音怪异的黑衣人:“说说吧,那言殇雪究竟想做什么。”

    言殇雪,便是那月依教的教主,而月依教则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魔教,与琉光谷的神秘低调想必,月依教无比高调,而且那言殇雪更是杀人如麻,连老幼妇孺也从不放过。

    “我……”

    “摘下你的面罩好好说话,若是表现得好,说不定本尊会大发慈悲,饶你一命。”夜黎枫将小尘搂紧了些,云淡风轻的说着话,他是个惜才的人,而面前的这个人,值得他试探。

    为首的黑衣人沉默了一会,但却并未摘下自己脸上的面罩,他是恐惧,是害怕,但是也有自己的底线。

    “你若愿放了我便放,不愿便杀,不必如此折辱与我。”黑衣人身上的恐惧一点也没有减少,但是语气中却多了一分硬气。

    那些红衣人是月依教的人,而他,只是被当做棋子,当做探路石的杀手,但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就算是被杀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夜黎枫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小尘看得糊涂,脆生生的问了一句:“爹爹,这个哥哥明明不想死,为什么却连一个不相干的人都不肯说出来?难道什么所谓的江湖道义,真的比性命还要重要吗?”

    身为杀手,只要收了钱财,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能不能完成任务,都绝对不能说出雇主的身份,目的等等一切的信息,这些事小尘也知道。

    但是娘亲告诉他,会去遵循这些东西的人,都是傻子。

    死道友不死贫道,古鸣凰一直都这样觉得,倒是让小尘也多多少少的沾上了一些这样的想法,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是改不回来了,夜黎枫闻言嘴角抽了抽,看来纠正小尘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得提上日程了!

    “小尘怎么知道这是哥哥呢?万一是个姐姐呢?”夜黎枫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他自然知道那是个男人,但是旁人,应该很难看出来才是,跟别提小尘只是个跟着古鸣凰学了点三脚猫功夫而已了。

    只不过,在夜黎枫的眼中,古鸣凰那两下子,跟三脚猫功夫也差不多。

    小尘故作神秘的笑道:“我就是知道!而且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哥哥呢~嗯,比爹爹还差了那么一点儿。”

    “什么时候咱们小尘也会拍马屁了?”虽然知道小尘只是在讨自己开心,但是这话听在夜黎枫耳中,却是格外的悦耳动听,听得他浑身舒坦。

    “因为娘亲说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夜黎枫:“???”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那黑衣人原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没想到面前这两人直接就玩闹了起来,竟然就不再理会他了,但是夜黎枫也没有松口说要放过他,弄得这人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夜谷主,要杀要剐,还请给在下一个痛快!”黑衣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等死的过程。

    夜黎枫抬头笑道:“本尊说过要杀你吗?”说完这一句,夜黎枫便将小尘放了下去,开口道:“书护法,将小少主带回王府,至于你,跟我走吧。”

    不得不承认,自从与古鸣凰成亲之后,自家君上简直是平易近人了很多啊!希望这种状态能一直保持下去!书护法应了一声:“是,君上。”但心中却暗中俳腹中。

    当然了,这些话就算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在君上面前说出来的,除非是嫌弃自己活得太长了。

    “爹爹你要去哪儿啊?”小尘迷茫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没见过的哥哥,轻轻的皱起了小眉头。

    而夜黎枫只是说了一句:“爹爹很快就会回去,小尘先跟着书护法一起回去,他与棋护法是兄弟,是小尘可以信任的人,好吗?”

    “好。”

    没有孩子气的哭泣和挽留,小尘回答得干净利落,他知道爹爹突然要离开,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不可以那么不懂事,就像娘亲一样,每次娘亲要去求药的时候,都会将他放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很多时候,古鸣凰不说,但是却并不代表小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夜黎枫沉默了一会,但是最终还是领着那个黑衣人,走入了湖岸深处,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琴棋书画四大护法,是夜黎枫的左膀右臂,因为棋护法被派去了川玉,夜黎枫才会将隐在暗中的书护法唤了出来。

    见小尘已经看不到自己,夜黎枫停下了脚步,而那黑衣人一直紧跟其后,他知道自己逃不掉的,所以也根本没有想要逃的心思,现在倒是想知道,夜黎枫究竟想要做什么。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夜黎枫的掌心中却突然闪起了一道柔和的蓝色光芒,下一刻,黑衣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