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道生香:鬼手毒〕〔文明的天梯〕〔抗联薪火传〕〔只短一笔〕〔萌妻水嫩嫩,boss〕〔AI西游记〕〔瑶光女仙〕〔跨界闲品店〕〔呆萌娇妻带球逃〕〔九品匠师〕〔腾龙战帝〕〔神功觉醒〕〔一路青云〕〔九零俏佳人〕〔情深缘浅:亿万宠〕〔浪打桃花〕〔这一点也不跑团〕〔星际争霸世界的跳〕〔谢河畈〕〔维多利亚的秘密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儿子逆天娘亲 第128章 淫花魔
    :

    “没关系,我陪着你嘛。”顾哲嘿嘿笑着,伸手一把捏在了小尘的小脸上,没一会儿两个孩子就在院子里玩儿开了,哪里还记得什么爹爹娘亲。

    古鸣凰闹腾了一会儿后,正式宣告了自己挣扎失败,见夜黎枫带着自己往后院的方向去,无力的问了一句:“你这是要带我去看什么啊?我有些困了,想睡觉。”

    “才刚刚从床上下来,怎么又困了?”夜黎枫问了一句,但是看到他自带粉色泡泡的眼神,古鸣凰哪里还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想起之前的种种,脸上再次不受控的染上了红艳的颜色。

    夜黎枫看得好笑,他们都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但是每每说到类似的话题,这傻丫头还总是会脸红,让他忍不住的就想要去逗弄一番,顿时身心愉悦,也就越来越喜爱这样的感觉。

    将古鸣凰放下之后,夜黎枫轻轻牵起了她的手:“走,是要带你去见个人。”

    正在古鸣凰疑惑着她还有什么人需要见的时候,夜黎枫便带着她走到了一间屋子里,看起来像是书房,里面倒是真有一个人,看到夜黎枫他们两人进门,立马上前行礼。

    “君上,夫人。”

    古鸣凰嘴角抽了抽:“你该不会就是想带我来见棋护法吧?我只是问了一句而已,用不用这么郑重其事的贯彻执行?”

    “什么?”

    棋护法听得满脸的迷茫,却听夜黎枫沉声说了一句:“开门吧。”

    “是。”应了一声后,棋护法也不再理会古鸣凰那句他听不懂的话,转身走向了书房中的书桌面前,双手握住砚台,缓缓转动,与此同时,书房里一面几乎占了一整面墙的书柜。

    在古鸣凰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一点一点的往上升,露出了一条蜿蜒绵长的通道来,通道里点着灯,但却十分微弱,也就只能用来勉强看路罢了,里面的环境,昏暗得有些压抑。

    “那里,是什么地方?”古鸣凰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她想过像夜黎枫这样又嚣张又狂妄的性子,肯定会得罪不少人,所以一定会在自己的住处弄点密道密室什么的。

    但是却一直没有见到过,今天见着了,倒是觉得新奇得很,只不过这个地方,似乎不像是她想象中那种密室或者用来逃跑的密道。

    夜黎枫一把将身边人揽入了怀中:“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就揽着古鸣凰的腰肢,一同走进了那条昏暗的通道,还不到片刻,古鸣凰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地方。

    私牢!

    里面全是一间间被隔开的牢房,未免的铁栅栏上散发着森然的寒意,虽然还算整洁干净,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久了,恐怕再正常的人,也会被关得麻木,甚至是神经。

    大部分的牢房都是空着的,古鸣凰走了许久才见到了一个披头散发,手脚都被戴上了极重的手铐脚镣的一个老头,披散着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坐在牢房里的凳子上一动不动。

    “他是谁,为什么要将他关在这里。”原本古鸣凰想问的是,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但是想了想,既然已经决定要将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着这个男人,那么同样的,她也应该去接受这个男人的一切。

    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夜黎枫挑眉道:“你可知道这个人是谁?”

    “你可真逗,我上哪知道去?”古鸣凰翻了个白眼,不要说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岁数的人,就算里面的人她真的见过并且认识,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下,那是一点也看不清楚的。

    “不,你一定听过他的名字。”夜黎枫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得异常笃定,古鸣凰在外面闯荡了六年之久,只要不是整天什么都不关心,那就一定听过这个人。

    见她还是一脸的疑惑,前面提着灯笼的棋护法立刻解释道:“此人名叫王震,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旁人给的称呼,淫花魔。”

    “那个糟蹋了一千多名少女,并且将人残忍杀害的淫花魔?”一听到这个名字,古鸣凰立刻响起了前两年在川玉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情。

    一开始是在川玉国内,在短短的半月之内,竟然有好几百人消失,而且消失的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还未婚嫁过的年轻女子,后来才知道在安立和杨陵也有上百名的少女消失。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动荡,每一个地方的人都惶恐不安,三国联手追查这件事情,却一直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那个时候连古鸣凰都觉得有些怵得慌。

    失踪这件事过去了半年后,那些失踪的少女开始接二连三的被找到,但是找回来的,却是一具接一具的尸首,死状极其残忍,而且那些姑娘在死前都被糟蹋了清白。

    身上无一例外都遍布伤痕,直到所有失踪的少女都被找到,三国都没有查出来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但是这样庞大的数量,许多人都推测做这事儿的是一个组织。

    并且给这个组织起了一个名字,便是淫花魔。

    当时就连古鸣凰都觉得这个淫花魔就是一个组织,根本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人。

    夜黎枫点了点头,听到了古鸣凰的话后,淫花魔缓缓抬起了头,一张平凡无奇的脸,目光毫不掩饰的在古鸣凰身上游荡,就像是用目光将她的衣衫全部撕碎了一样,对她的身体充满了贪婪。

    虽然看不大清容貌,但是这个眼神,还是让古鸣凰觉得浑身不自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夜黎枫轻皱了一下眉头,原本自然垂着的手臂猛的挥起了衣袖,那个牢笼里的淫花魔立刻就倒在了地上,开始不停的咳嗽。

    “你知道本尊为何留下你,若是识趣,就不要来触及本尊的底线,或许还可以在这里苟延残喘几年。”冷得刺骨的声音从夜黎枫的口中溢出,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温柔的古鸣凰。

    一时间倒是有些不能适应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心中的雀跃,这个男人,是在护在她啊,他说的底线,是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