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途春娇〕〔变身萝莉剑仙〕〔斗破苍穹之大陆起〕〔重生八零逆袭记〕〔宠巫纪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神宠进化〕〔契约暖婚:军少,〕〔倾城娇女:将军,〕〔女王心尖宠:恶魔〕〔猎户相公宠妻成瘾〕〔枭爷霸宠:重生系〕〔辰少宠妻无度:老〕〔养狐为妃〕〔阴缘:鬼夫难缠〕〔兵者〕〔宠妃打脸日常〕〔问月纪〕〔快穿苏妲己:男神〕〔崩天战记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儿子逆天娘亲 第143章 没有牙齿的善良
    :

    “坐。”古鸣凰指了指书桌前面的椅子,示意安承冉落座,她现在住的这个院子,虽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那也是五脏俱全的,虽然比起圣卿王府来说差得很远。

    但是比之前她与小尘两人时住的地方,都要好得太多了。

    安承冉有些拘谨的坐下,见古鸣凰在看他,甚至不太敢抬起头,直视古鸣凰的双眼,看了半晌之后,古鸣凰轻笑了一声:“九皇子,你可是皇子,连我这一介平民都有所畏惧,如何登上那九五之座?”

    “我……”安承冉的第一反应就是反驳,但是不知为何却又停了下来,只是挣扎了一番后,才抬起头,直直得看向了古鸣凰的双眸,只不过目光还是忍不住有些躲闪。

    但是古鸣凰很清楚,这个安承冉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安承冉是个善良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善良若是失去了牙齿,那便是懦弱,而懦弱的人,绝对坐不稳那个位置。

    原本今日古鸣凰叫安承冉来,是想要与他说说关于挑拨古雪芸和杨陵太子这件事的,但是现在,她却改变了主意,挑拨这事儿可以放一放,但是另外一件事,恐怕是刻不容缓的。

    沉默了一会儿后,古鸣凰才开口问了一句:“不知九皇子,可有什么极其厌恶之人?”生在皇室,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而那剩下的一二,那就是非常的不如意。

    所以要说按成人没有什么仇人,那古鸣凰是绝对不信的。

    听到这话之后,安承冉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他的目光复杂,有失望,有不甘,还有浓烈的愧疚,过了好半晌才问了一句:“娘子问这个做什么?”

    “想报仇吗?”古鸣凰的唇角一直轻扬着,原本她还真的只是随便问问,看看在这方面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说到底安承冉其实和古子珏很相似,只是古子珏有古鸣凰这个妹妹挂念着。

    而且为了这个妹妹,可以逐渐收起自己的懦弱,换言之,古子珏本不是懦弱之人,只是为了古鸣凰,有这太多的身不由己,最后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但是安承冉的情况,似乎还要复杂一些。

    但是古鸣凰没有想到,当她问安承冉想不想报仇时,安承冉竟然直接吼了一句:“不想!”同时迅速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甚至都将椅子带翻倒在了地上:“若是灵仙娘子没有什么事的话,告辞。”

    说着安承冉便慌忙的转身想要离开,只是在这短短的片刻,他的额头竟然已经出现了汗珠,这一迹象,让古鸣凰越发的感兴趣,所以在安承冉即将踏出房门之前。

    轻缓的说出了一句:“九皇子竟然都已经懦弱到,连面对自己的仇人都没有勇气去恨了吗?”听到这句话,安承冉愣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却用更快的步伐离开了。

    古鸣凰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道慌忙离开的背影,这事儿有意思啊,看起来,她得亲自去查了。

    “那个九皇子怎么了,怎么像见了鬼一样?”卞君昊疑惑的从屋外面走了进来,不过偷听这种事情,还是不屑去做的,所以见安承冉这般慌忙的离开,这才忍不住来问了一句。

    古鸣凰抬头瞟了卞君昊一眼,连忙点头道:“对啊对啊,可不就是见着鬼了吗?”说完还用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不停的在卞君昊的身上打量着,卞君昊哪里还不明白。

    自己这是又被损了啊!

    “我说你一天天的,就不能像个姑娘家一样么,人凶悍,这嘴上也是个不饶人的,也就是夜黎枫那样的主才敢娶你了,真是无可救药!”

    其实卞君昊只是随意说说,但是他话音落下时,面前古鸣凰的笑容却一点点的落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他也听说了,现在许多大势力都在寻找古鸣凰的踪迹。

    虽然卞君昊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想着应当就与夜黎枫有关,要不然这个女人那么在意她的儿子,怎么会连儿子都不要的,自己一个人隐姓埋名的躲在这个地方。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啊。”卞君昊别别扭扭的说了一句,对于他来说,能说出一句不好意思已经很不容易的。

    岂料一听到这话,古鸣凰的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你要是真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帮我一个忙呗!”脸上哪里还有什么落寞的神情,简直就像一只狡猾得逞的狐狸。

    让卞君昊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认为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会伤心!

    古鸣凰伤心吗?那还真的没有,她只是想小尘和小不点了,至于夜黎枫,也有那么一点想吧,不过她也很清楚,小尘和夜黎枫在一起不会受委屈的,所以,她的想念,也就到此为止了。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那就要果决一点。

    其实古鸣凰不愿意承认,她怕自己想得太多,会忍不住想要回去,那当初她的离开就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说吧,要我做什么。”卞君昊的脸色冷了下来,但是还是决定帮古鸣凰这个忙,做一个正派的人做得太久,总是很容易被一些东西捆绑住,比如话柄,卞君昊绝对是不想在古鸣凰面前落下什么话柄的。

    不然他丝毫不会怀疑,古鸣凰会揪着这个话柄一直烦他。

    听到这话,古鸣凰脸上的笑意渐浓,根本不管卞君昊越来越冷冽的气息:“帮我到琉光谷买一个消息,我想知道,在这个安承冉的身上都发生过什么惨事儿,越惨越好!”

    “好。”卞君昊没有丝毫犹豫便应下了,说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古鸣凰之所以让他去做,无非是自己不能露面罢了,否则不管是古鸣凰和卞君昊都丝毫不会怀疑,下一刻夜黎枫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见卞君昊应下,古鸣凰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下了,对于卞君昊伸出来的手恍若未见,悠哉悠哉的哼着小曲,不知道在写写画画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