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道医圣〕〔天赋武神〕〔绝色小毒妃:邪皇〕〔豪门盛宠:BOSS大〕〔神兵阁异闻录〕〔棺妻嫁到〕〔重生之最强大亨〕〔封神之伯邑考〕〔偷香高手〕〔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全职猎人之诺亚之〕〔我在古代有工厂〕〔开局就是大天使〕〔Boss生猛:总裁,〕〔仙临大秦〕〔大明第一祸害〕〔美漫之驱魔神探〕〔霍少,好凶猛〕〔都市之捉鬼天师〕〔娇女有毒:腹黑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源笑傲 第355章 一死一逃一活捉
    “嗤”九幽煞鼎的七掌鼎刚刚与五个轰天儡硬对一拳,手臂都几乎要被震断了,此时感觉到对手五道强悍的力量攻击而来,丝毫不敢大意,周身弥漫出一片浓郁的蓝芒,随即蓝芒凝聚成一张细密的蓝芒巨网向景昊冕分身迎面扑来,试图挡住五道只能感觉到而无法看见的强悍攻击力。

    “哼”景昊冕分身一声冷哼,在这激战中,景昊冕体内尚未彻底清除的煞气,似乎受到了那诡异蓝芒的影响,急剧的抖动起来,手中手印一变,景昊冕分身竟然丝毫不惧这一片蓝芒笼罩而来,跟随着五只如梦如幻飞镖扑进了蓝芒之中。

    “嗤”五只如梦如幻飞镖遇到这蓝芒巨网的阻挡,顿时弥漫出一片红色的光芒,随即,这些蓝芒见到红芒似乎遇到了克星一般的纷纷闪避,五之弥漫红芒的如梦如幻飞镖,毫不费力的劈开了那蓝芒巨网,暴射向九幽煞鼎七掌鼎。

    “该死。”九幽煞鼎七掌鼎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强悍的蓝芒巨网竟然会如此不堪一击,脸色顿时大变。

    “九幽炼狱。”九幽煞鼎七掌鼎大喝一声,脸色突然苍白起来,同时手中一片蓝芒诡异的浮现,随即这一片蓝芒就像是厚重的浓雾一般,迅速把周围的空间统统包裹起来,景昊冕的分身连同被包裹的空间一起被厚重的蓝雾笼罩进去。

    “玄天真火,破。”景昊冕分身脸色微微一变,已经和九幽煞鼎的人交手了数次,景昊冕的分身与同本体一样,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玄天真火对这些蓝芒有着天然的灭杀作用。随即在周身赤龙雪虎之体外面布起一道玄天真火凝聚而成的护身罡圈。

    “哧哧哧”一片焚烧声响起,那厚重的蓝芒只要碰到景昊冕分身周身凝聚的玄天真火,便被焚烧得一丝不留。

    只是这蓝芒实在太过于厚重,要想全部焚烧掉这数百米内的蓝芒也不是易事,而且也完全没有必要。

    “九霄神雷”景昊冕分身手中手印一变,身前一道狂暴的霹雳轰向浓厚的蓝芒,这霹雳自然是由炽热的玄天真火凝聚而成,自然也是浓厚蓝芒的克星,顿时将浓厚的蓝芒劈散一大片。

    “嘭”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景昊冕分身凝聚的九霄神雷爆破激起的烈焰,也在浓厚的蓝芒中爆破,顿时浓厚的蓝芒便四分五裂了,绝大部分的蓝芒被九霄神雷瞬间焚烧成了烟尘飘散。

    “齐天剑,去。”就在包裹景昊冕分身的浓厚蓝芒四分五裂飘散之后,九幽煞鼎七掌鼎身影出现在眼前,景昊冕分身手中手印变幻,眉心处光芒一闪,齐天剑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暴射而去。

    刚刚蓝芒爆破消散,九幽煞鼎七掌鼎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那些蓝芒都是由九幽煞鼎七掌鼎体内云气凝聚而成,蓝芒被爆破消散,意味着七掌鼎云气被爆破而消散。

    眼见对方又是一道诡异的光芒暴射而来,心中已经有些胆颤起来,对方的手段和实力让他渐渐感到有些招架不住了,再加上周围还有十几具极其厉害的轰天儡在虎视眈眈的包围着,这九幽煞鼎七掌鼎已经头痛不已,快要招架不住了。

    “嗤”强悍的光芒已经扑奔过来,九幽煞鼎七掌鼎也不得不再次相迎,蓝幽幽的手掌在身前急速滑过,身前一个数米大的蓝芒光球便迎向了景昊冕分身祭出的齐天剑。

    “嗤嗤嗤”蓝芒光球上一道强悍的力量和齐天剑狂暴的攻击力量撞击在一起,随着两人之间的一片空间顿时有些扭曲起来,如此强悍的两股巨大力量撞击,足以引起附近空间震荡。

    “呼”此时,景昊冕分身口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意念一动,一直在周围包围的十五具轰天儡,有五具突然暴射而起,手中一片强悍无比的联合力量,劈向了九幽煞鼎的七掌鼎。

    “该死的傀儡。”看到五具轰天儡步调一致的同时劈向了自己,这七掌鼎却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这可是五个实力都不低于他的人在一同攻击他一个人,手中攻击力被景昊冕分身缠住,他想躲闪都是十分困难的。

    “嗤“眼看着五具轰天儡一片强悍的攻击就要到身边了,这九幽煞鼎的七掌鼎只得咬牙放弃手中与景昊冕分身的纠缠,随即双手中一片强悍的力量迎向了五具轰天儡。

    “嗤”景昊冕分身轻松一笑,齐天剑便瞬间劈开了那蓝芒光球体,随即一片巨大的似乎要撕裂空间的力量波激散开来。同时,五具轰天儡的合击拳,重重的与那九幽煞鼎七掌鼎的反击力碰撞在一起。

    “嘭嘭”九幽煞鼎的七掌鼎,几乎同时受到景昊冕分身和轰天儡两股强悍力量的攻击,两股巨大的力量几乎同时作用在他身上,随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躯体被击飞数百米。

    在景昊冕分身和五具轰天儡的联合攻击下,九幽煞鼎七掌鼎顿时受了重伤。但景昊冕分身绝对不会再给这七掌鼎丝毫喘气的时间,意念所至,十五具轰天儡强悍无比的直接攻击而上。

    “嘭嘭嘭”一阵巨响过后,在景昊冕本体率领的二十具轰天儡连番攻击下,这六掌鼎虽然比七掌鼎实力强悍一些,但二十具轰天儡不间断的强悍攻击,六掌鼎的脸色也早已是一片惨白,这些轰天儡根本就不知道疼痛,也不会顾及性命,完全是按照景昊冕本体的意念不知疲倦的攻击着六掌鼎。

    一道道的攻击虽然被九幽煞鼎六掌鼎勉强抗衡了下来,可是二十个轰天儡强悍的连绵不绝攻击力,使这六掌鼎全身几乎就要散架了,刚刚一个不注意,一组五具轰天儡终于在多次攻击后重重劈在了六掌鼎的后背上,使他立即喷出了一口鲜血。

    实力最弱的八掌鼎最惨,面对景昊冕另一个分身和十五具轰天儡连绵不绝的强悍攻击,只有招架之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片刻之后,被十五具轰天儡砸散了架,而且被一只踏海飞虎吸进了巨口之中。

    六掌鼎看在眼里,自身难保之下,自然也无法向八掌鼎伸出援手。

    解决掉八掌鼎的景昊冕分身和十五具轰天儡并没有停下来,立即加入景昊冕本体围攻九幽煞鼎六掌鼎的战圈。

    二十具轰天儡连绵不绝的轰击,已经消耗了六掌鼎不少云气,每一次凝聚的无论是蓝芒巨网还是蓝芒巨球,很快就被二十具不知疲倦的轰天儡的连番轰击击散。每击散一次,都是对六掌鼎云气的巨大消耗。而六掌鼎想击垮哪怕是一具轰天儡,景昊冕本体的绝对不会给他机会。

    上空中,如其说激战,不如说是一场嬉戏羞辱。追杀无风门,青云门,黄沙门,紫石门,绿蒿门和红雪门逃跑云尊的戏水蟠龙和踏海飞虎已经回来。

    现在的战场上,戏水蟠龙,踏海飞虎和翻海暴狮都是每二十个围攻一个九幽煞鼎拼装怪物。

    本来一个戏水蟠龙,一个踏海飞虎或一个翻海暴狮就可就可秒杀一只九幽煞鼎的拼装怪物,因为这些戏水蟠龙,踏海飞虎和翻海暴狮在几座大阵中实力一再提升,足以击杀六云云尊以上的强者,而这十只拼装怪物在大阵压制下,充其量四云云尊实力而已。

    二十个六云云尊以上实力的强者,围攻一个实力四云云尊的拼装怪物,除了戏耍羞辱这十只拼装怪物外,这些神兽可以说是无所事事了。

    当然,说激战也算得上激战,那就是九幽煞鼎的十只拼装怪物在拼死激战,可惜对众神兽不能造成丝毫的伤害。

    只有十只拼装怪物,还有不少戏水蟠龙,踏海飞虎和翻海暴狮都插不上手,冰火玄龙,冰火玄凤,啸天云鹰,八耳风犼更加无法插手,只好转身去攻击无极源的云尊。

    “嘭”“啪”“死吧”。

    顷刻间,冰火玄龙七兄弟,冰火玄凤七姐妹,啸天云鹰五兄弟和八耳风犼五兄弟,以及除了围攻十只拼装怪物外无所事事的戏水蟠龙,踏海飞虎和翻海暴狮都对无极源的云尊戏杀起来。

    “该死。”无极源老祖乌心沸的脸色无比的难看起来,这次无极源加上无风门,青云门,黄沙门,紫石门,绿蒿门和红雪门本来有二百多个云尊强者,那六个门派的一百二十个云尊已经死光光了。眨眼间,无极源的云尊也只剩下不到四十个了,再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无极源的云尊强者恐怕也要全部被击杀了。

    “无极源的人赶紧撤。”乌心沸终于无法再坚持了,每损失一个云尊强者,对无极源都是一种打击。

    现在无极源的云尊已经成了对方肆意屠杀的对象,乌心沸不得不下令撤退了。

    听到乌心沸的话,无极源的人立即边拼死抵抗边往乌心沸身边暴退,可是现在人寰门的人数实在太多了,要想抽身而退已经很难办到了。

    “老祖,我们还是集中到一起,先捉住这景家小子吧,你怎么能现在就撤退呢。”九幽煞鼎六掌鼎堪堪击退一组五具轰天儡的轰击,随即对无极源老祖乌心沸说道,如果无极源老祖乌心沸撤退了,想要捕捉景家小子就没有任何可能了。

    “再拖延下去,我无极源的人就伤亡殆尽了,我们还是先撤退吧,以后再想办法好了。”无极源老祖乌心沸大声喝道,看着无极源的人似乎想撤退十分困难,不由得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怎么,老朽木,你现在又想起来逃走啊。”壬怨儿注视着无极源老祖乌心沸冷笑道,她虽然足以抗衡住这无极源老祖乌心沸,可是要想击杀或者重伤乌心沸都是不太可能的。

    “老枯草,你别太得意,今天的仇我记下了,改日一定会加倍还给人寰门的。”无极源老祖乌心沸恶狠狠的对壬怨儿说道。

    “改日就是我到你无极源了,你就等着我去把你无极源翻个底朝天吧。”壬怨儿喝道。

    “无极源的人赶紧到我这边来。”看到无极源的人一时无法脱身,乌心沸再次大声喝道。

    顿时十个无极源剩下的云尊强者汇合在一起,强行向乌心沸靠近,面对着实力和人数悬殊的激战,他们已经几乎崩溃了,这十个人虽然还未被击杀,其实都已重伤了,也仅仅是剩下半条命了。

    “全力击杀。”壬怨儿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全歼无极源云尊强者的大好机会,疯狂的凝聚起一股股强悍的舞法力阻止无极源老祖乌心沸,但都被无极源老祖乌心沸拼命抵抗了下来。

    “老七,我们也退吧,九幽神兽,你们也赶紧撤退。”九幽煞鼎六掌鼎一边对付着轰天儡的围攻,一边大声的喝道,连乌心沸都要撤退了,就凭他们两个人和十只九幽神兽根本无法抗衡人寰门。

    “还想走,晚了。”景昊冕口角浮出一丝微笑,对那九幽煞鼎六掌鼎说道:“你们不是要找我么,我就在你们面前,每次你们都要逃,你们九幽煞鼎还要不要脸。”

    “哼,小子不用猖狂,下次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惨的。”九幽煞鼎六掌鼎狠狠的注视这景昊冕喝道,口角和衣服上已经有不少的血迹,在景昊冕本体和分身以及轰天儡的联手攻击下,他已经再次被轰天儡击中。

    “嗤”一片蓝芒在六掌鼎周身凝聚,而那七掌鼎周身也开始弥漫出一片浓郁的蓝芒,对于九幽煞鼎每次逃跑的手段,景昊冕也有些头痛,难怪五百年前五大光辉和五方神兽联手都无法彻底扫除九幽煞鼎。

    景昊冕本体注视着六掌鼎和一个分身包围的七掌鼎,深知九幽煞鼎逃跑的功夫堪称一流,恐怕自己最多只能留下一个。

    因此,景昊冕不再犹豫,决定就留下这七掌鼎。留下一个活口,可以从中得到一些非常重要的消息。

    “想跑么,没机会了。”景昊冕本体口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随即手中手印一变,齐天剑收回,同时一道红芒从眉心处射出,一座玲珑宝塔出现在空中。

    随即,宝塔无限放大,迅速向九幽煞鼎七掌鼎罩去。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九幽煞鼎七掌鼎脸色大变,一片蓝芒包裹着身躯闪电般往外逃去。他虽然不认识罩向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但心中十分清楚,一旦被罩进这诡异的大塔之中,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呼”九幽煞鼎七掌鼎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巨大的齐天塔呼啸着将其笼罩在内,随即整个身躯被吸进一个未知的虚空之中。

    见到如此震撼诡异的一幕,再次让所有没有见识过齐天塔的人无比震惊起来:一座微不足道的玲珑宝塔,在红袍青年的手中,居然瞬间化作一座庞然大物,这种手段空前恐怖。

    这一会的功夫,景昊冕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连人寰门太上长老壬怨儿都震惊不已。

    “老七!”九幽煞鼎六掌鼎疯狂的大喝一声,身影却诡异的化作一片蓝芒,瞬间消失不见了。

    见到这一幕,景昊冕也十分无奈,这九幽煞鼎逃跑的手段,还真是防不胜防。

    “不玩了,垃圾,太没有意思了。”上空中众神兽见到巨变连连,三个蓝袍人被主人击杀一个,收进宝塔一个,凭空消失了一个,立即动手将十个拼装怪物纷纷击杀。

    “我们走。”无极源的人已经有十个半死不活的聚集到乌心沸身边,随即乌心沸暴喝一声,一个黑色玉简在指间被捏碎,这黑色玉简内蕴含着与无极源相通的空间传送通道,眼前形势危急,乌心沸也只能利用这传送通道逃走了。

    “呼”一片狂暴的空间扭动,随即便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传送通道,出现在了无极源众人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