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本生死簿〕〔师父,徒儿缠上你〕〔娇妻在上,蜜蜜宠〕〔情事档案〕〔天才狂医〕〔他是言灵少女〕〔都市之妖孽公子〕〔萌妃当道:霸道妖〕〔夜鬼灯上塔〕〔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幽鬼灵录〕〔金牌甜妻,总裁宠〕〔道圣〕〔王牌军婚:重生九〕〔软味娇妻,帝少求〕〔草莽年代〕〔甜蜜闪婚:校草大〕〔时空之头号玩家〕〔度魂命盘〕〔心上宝:么么小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源笑傲 第六百零九回刚出门立即被围
    ,!

    “噗噗噗”三道无形的灵魂力量与景昊冕的神识撞.击在一起,三声极轻微的撞.击声响过,景昊冕收起神识,神色不变,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此时,齐老,尚剪儿,幻仙儿,燕彩儿,燕霞儿,闵琴儿和闵棋儿七人同时神情微微一变的看着景昊冕。刚刚的灵魂波动力量,很自然七人都感觉到了。

    与此同时,在三个包间中,突然各自一道低沉的闷哼声响起,那三个窥探的人,似乎都受了不轻的灵魂创伤。

    景昊冕刚刚丝毫没有客气,那三人的灵魂力本来就无法和景昊冕的灵魂力相比,又是毫不防备地被一道强悍神识力量撞.击,虽然景昊冕以一敌三,但那三人也是敌不住的。

    景昊冕悄悄的回了齐老,尚剪儿,幻仙儿,燕彩儿,燕霞儿,闵琴儿和闵棋儿一个眼色,示意并没有什么事情。

    “五亿云舞币成交,恭喜这位小姐。”那拍卖台上的妖娆女拍卖师已经把那五楼最尊贵包间当做活财神了,不管还有没有人叫价的,随即就落锤成交了,这可是五亿云舞币啊。

    接着,拍卖会又相继拍卖了一些东西,无非是丹药,灵药,云技,兵器,舞法转轴等等,没有一样是景昊冕感兴趣的。

    在后面的拍卖中,雷频儿和雷谱儿姐妹看中了两把由十一品炼器师炼制的长剑,姐妹两个要买回去给星妩儿和星媚儿,开价二百万云舞币,姐妹两个叫价二百一十万云舞币,顿时全场失声,没有一个人敢和这姐妹两个拼价,这两把长剑正常情况下本来可以卖到两千万云舞币,这可是十一品炼器师炼制的兵器,竟然二百一十万云舞币就被姐妹两个拍下了,拍卖台上那妖娆女拍卖师也只得无奈的宣布成交。反正前面从这姐妹两个身上赚得很肥了,也不在乎这两把长剑了。再则,没有人敢与这姐妹两个叫价,那拍卖师也没有办法。

    这倒令景昊冕有些无语了,没想到雷频儿和雷谱儿姐妹两个,竟然可以用二百一十万云舞币买下这两把长剑,按照景昊冕的预测,这两个大小姐至少也要花掉五千万云舞币去买两把剑,居然没有一个人再加价了。

    拍卖会结束后,商会派人把东宫金儿拍下的长衫,雷频儿和雷谱儿姐妹拍下的阵心和长剑直接送到了包间中。而且商会中派出了五个五云云尊,两个六云云尊一起护送着三件物品到包间内。

    接过拍卖品,景昊冕出了一张紫云卡交给了金猴,让金猴递给了一个六云云尊,那紫云卡内足有五亿二千二百一十万云舞币。

    这五亿多云舞币,景昊冕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他身上的云舞币足有数十万亿之多,反正都是从别人身上得到的,今天拿出这点云舞币,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那六云云尊检查了一下紫云卡后,随即就收进了储物戒指内,并且随即送给雷频儿和雷谱儿姐妹各自一张贵宾卡,姐妹两个今天的消费,在这里绝对是贵宾级了。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场内的人慢慢的离开了,五层包间内的人,也慢慢的往下走去。而在人群中,景昊冕神识一直锁定的那三人也夹杂在其中。三人中,一个老者,两个中年汉子。不过此时那三人的脸上都是一片苍白,面无血色。

    而那三人夹杂在人群中,有意无意间,都把目光投向了景昊冕所在的包间。

    景昊冕并没有理会那三人,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随即景昊冕把那装着阵心的锦盒收到储物戒指中,而那长衫景昊冕觉得可以作为防火材料,交给分.身在齐天塔中多炼制几件背心分给众人,足可以起到防火作用。那两把长剑,雷频儿和雷谱儿收下,准备交给了星妩儿和星媚儿。

    景昊冕众人走下五楼,随即出了拍卖会场,往所住的客栈而去。

    “站住!”就在景昊冕众人往客栈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道断喝声传来,随即上百人围上了景昊冕众人,前面领头的正是被尚剪儿打过耳光的青衣青年,还有那镖师会的彭长老。

    景昊冕脸色随即微微一沉,目光从这一群人身上扫过,一共是一百五十人,其中有七个七云云尊,三个八云云尊,两个九云云尊,一个九舞舞尊,三个十一品中阶炼药师,三个十一品中阶炼器师,其余人都是云宗舞宗修为,以及十品炼药师,十品炼器师,这些人似乎都是镖师会的。

    这一百五十人的实力按说也算是很强悍了,景昊冕不用多想,已经知道了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

    “干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吗?有事赶紧说,没事赶紧滚开。”金獠当面一道大喝,打量着眼前众人,实力最高的才九云云尊和九舞舞尊,独角虎獠三兄弟就能轻松搞定。

    “当然有事了,把所有的女人都给我留下,男人马上滚蛋。”青衣青年走了上来,目光扫视着众女,最后眼神死死盯着在拍卖会五楼上给了他两巴掌的尚剪儿。

    看到那青衣青年不堪的目光,景昊冕非常厌恶,眼中一抹寒意闪过。

    一百五十人围了上来,空阔的大街上已经远远的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刚刚拍卖会场出来的人本来就有几万人之多,此时大街上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

    人群中,那三个从拍卖会五楼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的强者,也夹杂在其中。

    “金獠,金猴,不用理睬他们,我们走,有人胆敢阻挡,杀无赦。”景昊冕轻轻对独角虎獠兄弟和金瞳灵猴兄弟说道,随即示意大家继续往前走去。

    景昊冕并不想在这里动手,免得打草惊蛇,景昊冕的计划是在炼药师大赛上一举击杀镖师会的所有强者,这样才能为人寰门,天公门,地母门和厚土门除去后患。

    景昊冕担心现在大举动手,有可能暴露了实力而打草惊蛇,一旦镖师会的强者散开或隐藏起来,自己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圣镖城跟他们折腾。

    但这些人居然敢来挑衅,景昊冕也不介意现在就给镖师会一点小小的教训,毕竟现在围过来的并没有实力太强的人,击杀他们也不一定会引起镖师会太多的关注。

    “是主人。”独角虎獠兄弟和金瞳灵猴兄弟大声应道,随即不怀好意的看着这些围过来的人,跟随在主人身后往客栈走去。

    “阁下也太自大了吧,这里可是镖师会的地盘,是圣镖城,难道阁下欺负我镖师会无人吗?”镖师会一个九云云尊老者神色微微一沉,随即眉头微皱了一下,挡在了景昊冕身前说道,这群人自然看得出来,这白袍青年才是众人的头领。

    “谁自大了?现在是你主动来挡着我,又不是我去找的你,难道你想仗着镖师会的势力来欺我没人么?”景昊冕轻蔑的对眼前的九云云尊说道,目光中一股寒意射在这九云云尊的身上。

    感觉到到景昊冕眼神中的寒意,这九云云尊浑身打了一个冷战,眼前这白袍青年的身上,本来他丝毫云气和舞法力都没有感觉到,但刚刚那眼神,却令他浑身哆.嗦了一下。

    身为九云云尊,在云舞星灵域也绝对算得上强者了,这老者也感觉到眼前这群人绝对不好惹,因为从他们围上这群人开始,这群人中没有任何人眼中有丝毫惧意。就连那七个幼童眼中都毫无惧色,可见这群人是有恃无恐的。

    如果放在平时,见到这些人如此情形,他肯定不会随便招惹,可是今天不一样了,因为这些人得罪的是那青衣青年,这是镖师会中一个重要贵宾的嫡系孙子,那贵宾对镖师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就按照阚少爷的话去做好了,赶紧把这些女人都留下,其余的人都可以走了。”这九云云尊老者注视着尚剪儿众女说道。

    “再不让开,你会死得很惨,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景昊冕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中肆无忌惮地露出了杀意。

    “好大的口气啊,阁下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就算是天公门,地母门,人寰门和厚土门,也不敢在我镖师会的地盘上叫嚣,你算什么东西!”那镖师会的彭长老上前注视着景昊冕吼道,有镖师会这么多强者在场,他似乎一点也不惧怕景昊冕众人了,现在身边可是有着两位九云云尊,一位九舞舞尊,还有十一品炼药师和十一品炼器师,他不相信眼前这些人的实力,还能够高过他们的实力。

    “啪”的一道清脆的掌声响起,这彭长老左边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通红的巴掌印。

    “剪儿母神,仙儿母神,这样打对不对,我见你们就是这样打的。”七彩稚嫩的童音高兴的向尚剪儿和幻仙儿问道,刚刚出手的居然是七彩。

    “七彩,你出手轻了点,下次出手再重一点就好。”尚剪儿对七彩轻轻说道。

    “啪”又是一道掌声响起,彭长老右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剪儿母神,我比哥哥打得重,你看那老家伙脸已经肿了。”六彩天真烂漫的对尚剪儿说道。

    “啪”彭长老左边通红的半边脸,也已经肿了起来。

    “剪儿母神,我帮哥哥打回来了,你看那老家伙的脸已经肿成猪头了,好玩吧。”五彩仰着可爱的小脸对尚剪儿说道。

    片刻间,彭长老的老脸被三个幼童一一打过,顿时肿成了猪脸,此时周围的人和镖师会的人都没有看清楚,不知道这三个三尺幼童是如何出手的,这彭长老可是十一品中阶炼药师了,就算是五云云尊也无法奈何得了他,可是却被三个幼童片刻间扇了三巴掌,众人顿时异常震惊起来。

    “小王八羔子,你们好大的胆子。”那彭姓长老眼中一片寒意弥漫,随即恶狠狠的注视着七彩,六彩和五彩三个幼童,纵身而上,手中一股丹火随即攻击向三个幼童而去。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镖师会的长老,竟然一连被三个幼童拍了三巴掌。如果说第一掌有些突然,而后面又被两个幼童击中可就难堪了,这面子如果不找回来,他这猪头脸,以后在圣镖城可往哪里搁啊。

    炽热的丹火顿时弥漫在空间中,周围围观的人随即退后很远,这十一品中阶炼药师的丹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住的,如果不小心被丹火波及到,那可就得自认倒霉了。

    “老家伙找死。”一道娇喝声响起,随即尚剪儿的倩影突然到了三个幼童身前,周身一片烈焰弥漫,随即这片烈焰在周身化作了一张数十米大小的凶恶虎口。

    这烈焰凝聚所化的凶恶虎口,充斥着异常强悍的气息,这烈焰令那镖师会彭长老的丹火顿时失色,就像失去了温度的火影一般,丹火随即萎靡起来,就老鼠见到猫一般,从灵魂深处受到了威压。

    尚剪儿的玄天真火,来自于景昊冕的真传,可以说是一切火焰之王,什么丹火,火系舞法火焰,炼器师的器火,离火,这些都得臣服于玄天真火,能够与玄天真火抗衡的,在云舞星上根本找不到。

    凶恶虎口猛然一吸,那彭长老所凝聚的丹火,顿时就被吸进了虎口之中。

    “嗤嗤”随即那巨大虎口中一片巨大的吸引力粘附在彭长老身上,那镖师会的彭长老,顿时就身不由己的往尚剪儿身前烈焰所化的巨大虎口而去。

    这一幕太令人震撼了,镖师会的人都脸色大变,那九云云尊的脸色一惊,随即身影化作了一道虚影扑向尚剪儿而去,如果他不马上出手,那彭长老肯定凶多吉少。

    只是这九云云尊虽快,但有人比他更快,那就是七彩了,七彩的小小身影,随即就是消失在了原地,身影出现的时候,已经带着天真无邪的目光,冷不及防地挡在了那九云云尊身前。

    “老家伙,你不是我的对手,过来找死。”七彩稚嫩的童音响起,随即小小的双手中一片七彩光芒飞出,这七彩光芒到了那九云云尊身前,却是铺天盖地,就像一张大网一般完全包裹住了那九云云尊,这一切顿时令那九云云尊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