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医凌然〕〔官路高手〕〔错嫁替婚总裁〕〔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剑鸣九天〕〔三国之武魂通天〕〔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变身之女侠时代〕〔真武神帝〕〔夜游记〕〔万界最强共享男神〕〔草莽年代〕〔和仙女小姐姐的网〕〔行走在地下的侠客〕〔嫡女惊天下〕〔嚣张宝宝:爹地大〕〔农门福妻:种田有〕〔超武枪神〕〔锦绣绒华〕〔移民全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04毁灭
    “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楚希静说,声音出奇的平静。

    看着眼前这个无比陌生的男孩,感觉在喜(爱ai)和厌恶之间摇摆,他脸上既有让她心动的影子,可是,一瞬又觉得可恨。

    “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那个你吗”楚希静问。

    钟临霆站起(身shen)向前一步,他讨厌这种氛围,不过说白了也没什么。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好,省的我费功夫。没错,我就是听说你是这里最纯的雏,才想试一下。不管怎么说,我最后不也没碰你吗”

    仿佛一阵(阴yin)影,笼罩住那张原本帅气无比的脸,如今只呈现出一种感觉,可憎。仿佛一个水嫩光鲜的桃子,突然被一只虫子从里面钻破,然后露出越来越多黑色的内里,她不知道该恨虫子,还是恨桃子本(身shen)了。

    楚希静扬起手,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时一耳光就打了过去。

    “啪”

    鲜血飞溅,楚希静的手往下滴着血,飞溅出来的那部分落在了钟临霆的眼角和太阳(穴xue),他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厌恶的抹了一下。

    刚才在最后一瞬,苏琼突然扑过去护在钟临霆(身shen)上,而楚希静的巴掌就打在苏琼头上的发卡上,尖锐的花饰划破楚希静的手掌,溅到钟临霆的脸上。

    静默,周围皆是静默,不知是谁受不了这种严肃的场景,说了一句,“钟少不管怎么说,还是让楚希静流血了,呵呵。”

    接着便是一阵哄笑。

    钟临霆也歪了歪嘴角,然后顺手推开了苏琼,他抹了下脸上的血,眼神冰冷的望着对面的楚希静,然后道“走了,我们到别处去,这里一股子怨妇的味道,受不了。”

    人群离去,苏琼紧跟在钟临霆(身shen)边,头仰的高高的,仿佛发夹上那点血迹是什么勋章一样,路过楚希静的时候,抛下了无比鄙夷的一眼。

    直到脚边地板上的血积成了一小滩,楚希静觉得(身shen)子微微发冷,才低头看了看伤口。不算深,这样的伤口,不是应该随着时间自我愈合一点吗可是这次血不停的流,仿佛随着(情qing)绪奔涌而出。

    接下来几天,因为手上的白纱布,班里的人又开始议论,楚希静被钟临霆甩了后想不开自杀,可是没死成。言论中丝毫听不出同(情qing)的意味,甚至伴随着窃笑声。

    “那应该割腕吧,割手是几个意思啊,失恋脑子也昏掉啦”

    “嘻嘻也不看自己什么姿色,钟少愿意跟这种人发展一段已经是破天荒垂怜了,还想霸着人家不放啊,真是自不量力,活该”

    “哎呦,可惜了,她还是美术生吧,缠了这么厚的纱布,可怎么再拿画笔啊,这马上就要考试了。”

    楚希静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没有感觉了,麻木一片,她看看自己的手,很奇怪,那不过是一道浅浅的伤口,可是伤口之后就肿了起来,(肉rou)皮甚至可恐的外翻出来,根本无法握拳。本来只是在校医务室包扎了一下,后来她又去医院看,打了一针又重新上药包扎,可是手还是这样,握笔写字都成了问题。

    绘画统招考试这天,楚希静觉得自己的手不是手,而是一个不听话的蹄子,根本发挥不出平常的一丝灵(性xing),画到一半的时候,她的心就死了,她知道,那纸上的东西自己都看不下去。

    她无法上梦寐以求的美术学院了,她告诉自己。不过她的文化课成绩也一直是班里前三名,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应该也没问题。

    高考那天,她咬着牙用包着纱布的手在试卷上写着,可那疼痛的感觉就好像曾经的屈辱,她不自觉的就回想起那个人,而集中不了精力。写着写着,她的力道失了控,直到监考老师拽了拽她的衣袖,提醒她她的纱布被血浸透,她还停不下笔,一定要写完

    “同学同学”

    最后监考老师拉她离开了考场,那张被血浸污了一大片的卷子,还留在她的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智能直播之地底世〕〔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兔仙娇妻:山里夫〕〔大国之巨匠〕〔洪荒大自在道〕〔万界淘宝店〕〔古蜀国密码〕〔极品狂医〕〔仕如破局〕〔重生之末世凌薇〕〔我的分身是鬼差〕〔凰池〕〔华娱终极大亨〕〔星际女王养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