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赤红的世界〕〔某D级人员的scp生〕〔次元论坛〕〔勇者斗魔神〕〔重生之极品修仙〕〔万古神龙变〕〔都市无敌皇帝〕〔美颜圣经〕〔雨中猎人〕〔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最后的巫族守卫〕〔热血江湖之正邪大〕〔精灵之传奇训练家〕〔盛唐不遗憾〕〔信仰新世界〕〔邪侠古龙〕〔机甲定制大师〕〔传奇天王系统〕〔抗战之兵魂传说〕〔一睡十万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14玉本倨傲
    (身shen)为庄合影视的总裁,几乎每天都有已经红了或盼望着自己能红的女艺人,渴望跟庄裴泽扯上点关系,有直接的,有煞费苦心安排的,各式各样。但相同的是,她们对他无不恭敬崇拜,怀着自己的小心思,以美貌、才(情qing)、**作为武器在他的周围盘踞,且暗暗相互争斗。他似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又好像一个具体的人也没看进去,他只知道,这些女人面对他,都是任君采撷的。

    就是普通女人,在他俊朗的样貌和清贵气度面前,也会不由的露出柔媚一面,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是眼前的女人,就这么直的看着他,眼睛中也有自己的目的,可是她那么的光明正大,甚至正气凛然。她应当发现了他的魅力她肯定发现了。可她却拒绝了去欣赏他,甚至正眼也不愿多看他一会儿,坐在对面,态度越来越板正的跟他说了一堆匪夷所思却又无从反驳的话。

    她的人就跟她的话一样,让庄裴泽感到有些不解,有些被冒犯,还有些不舍离去。

    在心底拉扯了一下,庄裴泽垂下眼,“如今要继承这枚玉簪的人,是我大伯父的第二任妻子,但是,在法律的名义上,她确是正妻。”

    庄裴泽说的很隐晦,可楚希静还是咋摸出了其中的一点意味,她虽然每(日ri)在店里少经世事,可是她的顾客却形形色色,高门大院里的事(情qing),她见识的也不少。

    “希静小姐说,玉簪能自毁这种言论庄某从来没有听说过。”庄裴泽又道,目光紧紧的盯在楚希静脸上。

    “庄先生不相信一枚玉簪有自己的尊严,”楚希静淡淡一笑,原本冷淡的五官立刻充盈了一股灵慧之气,眼波流动,让庄裴泽都微微一呆,可是她立刻随意的看向别处,接着道,“这也是自然,但好的玉本(身shen)就具有极高的灵气,与人接触久了,虽然不能尽学会人的七(情qing)六(欲yu),但是一两点的执念,还是可以承载下来的。而玉之灵气本来既高且傲,不容被冒犯,庄先生难道没有听说过宁为玉碎这句话吗”

    庄裴泽眯起眼,细细看着眼前的人,似乎她本(身shen)比她说的话更难懂,也更吸引人。

    楚希静却淡淡的又拿起玉簪看了一眼,“可惜了,如果一定要用这玉簪,庄先生还是请匠人直接镶上金银遮掩一下吧,但是玉灵,已经不能恢复了。”

    庄裴泽的眼睛只是扫过玉簪,似乎那对他已经不再重要,他将(身shen)子前倾,手臂放在桌面上,“你告诉我这些,即使我相信你,可又是为什么呢这单生意你还是不会接不是吗,难道只是为了给我解惑”

    “当然不是,我没那么好心。”

    楚希静端起茶杯在鼻子下晃了一下,再抬起头时,眼中有了猫一样的狡黠“自然是因为你有钱,想发展你这个客户。”

    庄裴泽哑然,楚希静站起(身shen),在自己的店里缓缓踱步,露出一股别样的神气来。她(身shen)量不高,可是比例却很好,黑裙勾勒出柔而不妖的曲线,每每路过庄裴泽,他都闻到一股像是木香又像是茶香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我这样一个小店,若是单靠零售店里的东西,或是修补首饰,也不足以维持店租。之所以能开下来,自然是因为灵符馆还有别的客人,而他们大多和您一样,出得起价钱。”

    楚希静说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张名片,扬手递给庄裴泽。

    那张名片明显和小贞拿到的那张不一样,上面店面的名字,成了灵符馆,而且服务的项目,也有了很大的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