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形,影〕〔超神学院之瑞萌萌〕〔血族亲王:鸢尾未〕〔FGO闯异界〕〔旅法师的学霸系统〕〔鹰掠九天〕〔不死仙帝〕〔燃钢之魂〕〔混沌大至尊〕〔修仙互联网〕〔飞刀战神在都市〕〔妙手圣医〕〔网游大魔王〕〔都市至强仙帝〕〔魔圣之梦家大少〕〔漫威世界的术士〕〔无限之穿越异类生〕〔末世异能主宰〕〔玄医归来〕〔都市最强高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18母逝
    楚希静推开母亲房间的木门,安静的跪在席前,母亲如今已经彻底停止进食进水,双颊和眼窝都已经深深的陷下去,唯一和死人有区别的,就是她还有一口微弱的气息。

    楚希静像往常一样用湿毛巾给母亲擦拭了脸面和手掌,再用篦子拢一拢花白的头发,接着,就是长久的垂头跪着,默默无语,因为母亲已经无法开口说话。

    她没有应邀去庄家,就是因为母亲已在弥留之际,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她必须在旁侍奉。

    听到外面有响动,楚希静悄悄的起(身shen),开门出来,白黎东倒西歪的从她房间走出,一边打着电话。

    “什么,现在就让我过去,那啊好好,没问题,我立刻去”

    白黎一边整理着自己一边夹着电话满口答应,“好好好,我回去就做准备,我马上到,马上。”

    挂了电话她忙拨了下头发对着屋檐下的楚希静道“小静太棒了,你猜怎么着,那个男”

    看到楚希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白黎忙把声音压低,缩着脖子把楚希静拉过来说“我跟你说,那个男主角终于要进组了,明天我就要跟他演一场对手戏,所以也来不及找人代替我了,我的角色保住了”

    楚希静只是淡淡一笑,“那你快去吧,别耽误了。”

    “嗯,哎你下午没开门啊,怎么没在店里”白黎这才反应过来。

    楚希静垂下眼,“下午不开门了,从今天下午开始灵符馆要停业几天,我需要照顾母亲。”

    白黎也知道楚希静的母亲病重很长时间了,有些尴尬的敛了笑,拍拍她,“那你别太累了啊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差事丢不了了,回头我还能帮衬你。那我走了”

    白黎匆匆的离去,在门口看见庄家的那个司机在灵符馆门口徘徊,还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司机接了个电话,突然很急的闯进店里,“楚小姐,楚小姐”

    看见柜台里的小门,司机一横心,闯了进去,走进院落看见那个个小店背后还这么别有洞天,稍微吃了一惊,在院中又叫了一声,“楚小姐,我们庄总还是想让你过去,您看您在哪儿呢”

    “我不去”

    司机吓了一跳,楚希静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来,可是和平常人说话似乎不太一样,语速很慢,很飘,似乎一点感(情qing)一点气力又没用,犹如游魂发声。

    看看空空的院落,司机莫名的瘆得慌,这种古宅本(身shen)就有一种幽密感。

    “楚小姐,庄总说了,事关人的生死,让我务必把您请过去”司机敲了敲门说。

    里面没有回音,他咽了口唾沫,“楚小姐”

    咬了咬牙,司机把门推开,门扉“吱呀”的一声响,反倒惊起司机的一(身shen)鸡皮疙瘩。他看见楚希静正背对着门口坐着,而她的面前铺着一个席褥,那上面,躺着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里,看到这样的画面,总是说不出的诡异。尤其那个人,躺的太端正了

    “生与死,”楚希静低低的开口,仿佛不带一丝(情qing)绪,“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qing),又有什么可急,可悲,可惶恐的呢”

    说着,她木然的回过了头,直直的朝司机看过来,而司机也终于看清了躺着的人,那几乎如同干尸一般的面孔。

    就在前一刻,楚希静的母亲,咽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造反成功后〕〔超级兵王(步千帆)〕〔回到明朝当暴君〕〔也许笨蛋知春暖〕〔七零年代过好日子〕〔娇宠农门小医妃〕〔养成小甜妻:老公〕〔重生都市之造化仙〕〔迟少心尖宠,娇妻〕〔农女巧当家〕〔国医狂妃:邪王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