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赤红的世界〕〔某D级人员的scp生〕〔次元论坛〕〔勇者斗魔神〕〔重生之极品修仙〕〔万古神龙变〕〔都市无敌皇帝〕〔美颜圣经〕〔雨中猎人〕〔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最后的巫族守卫〕〔热血江湖之正邪大〕〔精灵之传奇训练家〕〔盛唐不遗憾〕〔信仰新世界〕〔邪侠古龙〕〔机甲定制大师〕〔传奇天王系统〕〔抗战之兵魂传说〕〔一睡十万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19灵符
    老陈默默的开着车,时不时从后视镜里偷望楚希静一眼,却不敢开口问一句话。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在楚希静的门外等着,还以为这次绝请不来她了,可是给母亲擦洗完换完衣服后的楚希静,很平静的走了出来,只说了句“走吧。”就先走了出去,他自己还往后望了一眼,之后几乎是小跑的跟了出去,他怕那个宅院。同时对这个年轻女子,也产生了畏惧之意。

    眼看快到目的地,司机才壮起胆子问了一句,“楚小姐,您母亲她她不要紧吗”

    毕竟刚过世的遗体就那么放在家里

    “她死了。”楚希静很平静地说,“而我,则还要履行这个(身shen)份的义务。”

    司机差点开过了地方,急忙转弯,将车子驶进了庄宅。

    楚希静由一个年轻的女佣人领着,一直到一个卧房的外(套tao)间,观其格局,应该是这家的女主人住的。

    庄裴泽从里面的卧室出来,眉眼紧绷着,直接道“希静小姐,进去看看吧。”

    楚希静抬步进去,见那个被唤作小贞的少女正在(床chuang)前,眼睛鼻子通红,还在不住的哭着,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正拿着烟斗在窗前站着,房间里血腥气和烟草味混在一起,说不出的压抑难闻。

    窗前的中年男子见楚希静进来,只是冷冷的别过脸看她一眼,就又看向窗外,没有任何反应。

    楚希静走过去,看到(床chuang)上一个盛装的女人脸色煞白的躺在哪里,面皮已经有些枯竭,她的胳膊上包了长长一段纱布,但是已经被血渗透的差不多了,那个小贞突然回头道“还是止不住,那些大夫都是做什么吃的,在这样下去,妈妈她不就”

    这时她看见了楚希静,微微一愣。

    楚希静拨开她,然后伸手开始解纱布。

    “哎你做什么”

    小贞要过去,却被哥哥轻轻拽了一下,只好呆站起来看着。

    楚希静一圈圈解开了纱布,看见一道长长的伤口蜿蜒在小臂上,起码有十五厘米,已经缝合处理过了,但还是正缓慢的往外渗着血水。

    楚希静看到一股浊浊的戾气正从伤口冒出,不过也只有她能看到。

    “什么东西划的”她问。

    一方叠的整齐的白帕递在她面前,那上面是断成两截的玉簪,其中一截露出的尖锐部分上,沾着血迹。楚希静抬起头,正对上庄裴泽那双深不见底的乌眸。

    她站起(身shen),从自己带来的工具箱中拿出了几道符纸和朱砂,手执一只细细的毛笔轻蘸朱砂,可就在笔尖往符纸上落的时候,她顿了一下,抬头道“我可说清楚了,若是这位夫人要得救,庄家第一任主母的祖灵和玉灵皆会散尽,此举是为了救人,还请庄家的各位不要怪罪。”

    楚希静的话主要是说给窗前的那位听的,她推断那个就是(床chuang)上女子的丈夫,这家的男主人。果然庄裴泽也抬头望了望窗边,然后点了点头。

    楚希静这才落笔,很快制出了两张灵符,拿着走到(床chuang)前,双手启动,一张贴到女人的伤臂上,另一张贴在了断了的玉簪上,口中默念符咒。

    小贞突然捂住口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那张符纸一触极母亲的手臂,就燃烧了起来,而且火光竟然是青色,随即冒了几缕烟就消散了,而玉上的那张符亦是如此。

    楚希静收了势,突然改为无比恭敬的神色,从工具箱里拿出香炉和香蜡出来,点燃后席地而跪,口中默念,一时间房间里仿佛吹进一阵香风,盖过了一切味道,也仿佛是净化了一切味道。大家都呆了一下,庄裴泽则及时看向(床chuang)上大伯娘的伤臂,已经没有往下淌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