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乘龙佳婿〕〔唯一法神〕〔天庭红包群〕〔我是英雄导师〕〔我真是良民〕〔天道代理员〕〔惊天剑帝〕〔绝世主宰〕〔魔女公务员〕〔重生,英雄联盟〕〔重生军少辣娇妻〕〔六迹之星河创世〕〔明威天下〕〔炎黄人间〕〔无限恐怖轮回重启〕〔掀翻时代的男人〕〔地球穿越时代〕〔我家娘子猛于虎〕〔奇迹的召唤师〕〔红莲轨迹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20魂消玉殒
    楚希静和庄裴泽走在庄家的回廊上,(身shen)后一个女佣拿着楚希静的工具箱,和两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两张灵符各是一百万,超度仪式你们没有要,算不算钱都可以。”楚希静说。

    “最后的那个,是超度仪式”庄裴泽眼神变了变,然后道“自然是要算的,还要多谢希静大师及时超度。”

    楚希静被他逗笑了,“不要叫我什么大师,我又无门无派,你我之间也只是生意罢了,对了,超度仪式按难度收费,这次算三十万吧。”

    “生意”

    庄裴泽咀嚼着这两个字,又说道我叫大师,是为尊重希静小姐的信仰,没想到你只是归为生意。”

    “我不会和别人轻易谈我的信仰。”楚希静干脆地道,用眼角瞟了庄裴泽一眼,“信仰说白了只是我自己的事,别人的看法或态度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也没有想过影响别人。”

    前面就是门口了,楚希静说着回(身shen)从佣人手里拿了自己的工具箱,接着道“所以庄总不必跟我拘泥于那些,只告诉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支票就可以。”

    庄裴泽一愣,随即从口袋掏出支票本很快写好,撕下交给了楚希静。

    楚希静眯了眯眼,支票上写的是五百万。

    “我听司机说了希静小姐不能及时来的缘由,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庄裴泽不是蛮横之人,聊表歉意,还请收下。”

    楚希静看着手里的支票,金主给的钱,她一向拿的毫不手软,只是他的道歉

    算了,她楚希静不需要向他解释自己的想法,他给,她要就是了。

    收了支票,楚希静点点头,“再见,庄总。”

    庄裴泽刚才明明看到她想说什么,朱唇微启,可最后还是自持的抿上,只淡淡的跟他告别,莫名的有些失望。

    “你不问,为什么我相信你请你过来,然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吗”庄裴泽问。

    楚希静摇摇头,人她都救了,还问那些做什么,他怎样的心路历程,她更没什么兴趣。

    “是庄总对整件事还有什么不明白,想要问我吗”楚希静想了想又说。

    庄裴泽叹口气,摇摇头,“那我让老陈送你回去,希静小姐节哀,(日ri)后若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尽管开口。”

    楚希静没说话,随着女佣出了大门,黑色的裙裾很快消失在门口,留下淡淡的透着些凉薄的木香。

    庄裴泽却立在门内没动,目光还停留在楚希静刚刚走出的地方。其实那天从楚希静那里回来后,他就去查了庄家的家谱和一系列的资料,让他相信这种事(情qing)实在是太难了,可是若是全然不信,又有些放不下。

    直到他查出,这只玉簪的第一任主人,庄家曾经的一位主母,确实和丈夫因为小妾的原因差点使家族分裂。那玉簪是出嫁后丈夫所赠,夫妻俩本来很恩(爱ai),后来庄家男主人变心,又收了一个小妾,这在那个年代本没什么,只是主母(性xing)格刚烈,和丈夫吵翻,还把他送的玉簪拿去让匠人去掉龙的图案,只留下孤凤。主母娘家财势强大,而当时的庄家男主人不善经营家业,一直是依附妻子,所以家里的一切都是主母打理,男主人和小妾都要仪仗主母的鼻息过(日ri)子,听说在家中十分没地位,后来玉簪代代传给当家主母,也是由那个时候开始的。

    可庄裴泽仍不肯信。

    直到听到堂妹庄梦贞说,她母亲,也就是自己现在的大伯娘项茹艳,参加晚宴梳头的时候,簪子怎么都戴不上,不停的滑下来,最后项茹艳心急,说自己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来证明(身shen)份,就狠狠的在地上一摔,玉簪断成了两截,而项茹艳却突然像疯魔了似的,拾起一截就开始自残,还要有女儿拦着,只划了一道伤口玉簪就被抢过去,但是划出的那一道伤口,之后不管怎么包扎上药,都止不住血,像拧不紧的水龙头,不停的往下滴着。

    庄裴泽赶到大伯家见到全家都束手无策,他不由的想起了那个叫楚希静的女子,她昨晚给自己的名片,他也还留着。

    “裴泽少爷,老爷说让你送走大师后,到他那里去一趟。”

    女佣这时上前小声的说道。

    庄裴泽眼中的(情qing)绪瞬间又被墨色掩去,他“嗯”了一声,回(身shen)向宅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