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诛神之巅〕〔神话原生种〕〔蜀山游子〕〔女装吧,妖魔鬼怪〕〔铁血无痕〕〔异界追魂使〕〔地府刑侦顾问〕〔创仙府〕〔师道成圣〕〔口袋之数据大师〕〔天地有长生〕〔灵始之域〕〔瓦罗兰最强大帝〕〔我不是翻唱女王〕〔荒野巨星〕〔史上最强首负〕〔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异界大唐帝国〕〔大唐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36苦树
    这次要拍的,是红绸和男主江恒在一个小酒楼对话的场景。

    江恒第一次被同学拉去青楼的时候遇见了红绸,红绸觉得他很可(爱ai),就把他当做弟弟看。江恒本来觉得红绸是风尘女子,可是几次相处下来对她有了不同的认识,这一次见面就是江恒对红绸看法改变的一个大转折。这也是他们第三次见面红绸被客人欺负,江恒过去解围,最后红绸还是赔笑着打发了客人,然后把气愤不平的江恒拉出来喝酒,红绸喝醉了,说了很多话。

    这也是书中楚希静最喜欢的部分之一,剧本里她看也没什么大改,小酒楼的场景已经有了,楚希静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站在机器后看着拍摄,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白黎已经换好了衣服,暗红色的丝绸旗袍,卷发有些乱,红唇和一双媚眼,斜歪在桌子上,指间还夹着一支烟,红绸的形象顿时就出来了。

    只是楚希静怎么看江恒怎么别扭,江恒是背对着镜头的,这本来就让楚希静很纳闷,而且这个江恒背影也有点别扭,楚希静突然挪了挪位置跑到侧面去看,这才明白这个江恒竟然是替(身shen)

    替(身shen)江恒(身shen)高总算是和钟临霆差不多,可是正面就根本没一点相似了,替(身shen)面无表(情qing),黑黄色皮肤,肿肿的眼睛,还有满脸的疙瘩。

    楚希静不(禁jin)替白黎憋了一口气,要对着这么个人想象着他是江恒,得多考验演技啊同时她也很不平,这场戏是江恒和红绸对白最多的一场,是体现红绸(性xing)格最重要的一场戏,可竟然用替(身shen)这么糊弄

    楚希静听到有人在小声的笑。

    “那个替(身shen)演员长得也太提神了吧,还面无表(情qing),怎么找的”工作人员甲说。

    “这就不错了,yndon说他今天来不了了,他的戏又积的太多了,导演就只好紧急找了这么个人顶上先拍着,只有他的(身shen)高是符合的,你以为(身shen)高一米九多的人那么好找啊。”工作人员乙也憋着笑说。

    “哦怪不得苏琼今天也不来了,谁要对着这么个人演戏啊,嘻嘻”工作人员甲恍然大悟道。

    楚希静已经绷紧了神色,有些担心的看着白黎。可是今天白黎的状态很好,往桌子旁一靠,就已经带出那种落寞又无奈的气氛。

    导演喊了声“开始”,白黎很自然的开始喝酒,说自己的台词,期间还对江恒怜(爱ai)的笑了几次,眼神互动的也很好,好像面前的不是一个面瘫替(身shen),就是江恒本人。

    连楚希静都被白黎的演技吸引,她今天的状态简直绝了好像完全变成了红绸,醉醺醺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脸上是自嘲的笑意,艳俗而悲哀。

    楚希静这时屏住呼吸,在看剧本的时候,白黎说她唯一觉得有难度的的一句台词就在这里,那句话有点文艺,又不太好懂,她怕自己到时候说不好,可这时的白黎,神态甚至眼神都神奇的到位了。

    “有一种树,叫苦树。和别的树没有什么区别也会开花,还有果子,可那种树,浑(身shen)上下,从枝到叶,全是苦的,都是苦的

    红绸的眼神因为醉而有些飘渺,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楚希静感觉浑(身shen)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眼眶发(热re)。

    导演放在膝上的手指也动了一下,顿了一会儿才喊“咔。”

    他没有夸奖白黎,只是对她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拍接下来的部分,白黎你先去换衣服”导演说。

    楚希静别过头悄悄的把眼泪拭去,然后走出去到一个僻静角落拿出电话。拨了号码后,响了六声电话才被接起。

    “喂”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定制婚宠:少帅,〕〔九爷,宠妻请节制〕〔圣域武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