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乘龙佳婿〕〔唯一法神〕〔天庭红包群〕〔我是英雄导师〕〔我真是良民〕〔天道代理员〕〔惊天剑帝〕〔绝世主宰〕〔魔女公务员〕〔重生,英雄联盟〕〔重生军少辣娇妻〕〔六迹之星河创世〕〔明威天下〕〔炎黄人间〕〔无限恐怖轮回重启〕〔掀翻时代的男人〕〔地球穿越时代〕〔我家娘子猛于虎〕〔奇迹的召唤师〕〔红莲轨迹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56小甲虫
    笔袋正砸回到候应头上,候应滑稽的叫了一声,搔搔头幽怨的看着钟临霆,却不敢说什么。

    钟临霆一侧(身shen)从楚希静的旁边走过,门外球队的人正在叫他。

    “让让,小东西。”他说。

    那时候,他真的没仔细看她的样子,只是垂垂眼,正看到她的发顶。

    转校来了两个月,已经好几次看到她的这种局面,钟临霆只知道,那是个倔强的小东西,有时固执的像个孤军奋战的小甲虫,挥舞着可笑的短小的四肢,撑着自以为坚硬的外壳。

    他只是觉得有趣。

    一次期中考试,候应就坐在楚希静(身shen)后,在要求抄楚希静的答案被拒绝后,候应在考试结束后用一瓶墨水淋了楚希静书桌里的所有书。

    之后楚希静来上课,拿出被墨水淋湿的书后,全班都发出低低的窃笑声。所有人都以为楚希静会去告老师,但她只是把已经糊掉的书放在桌子上,就那么开始上课,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发生的一切,一开始还不断的有人窃笑,但是在楚希静完美的应付了所有课堂问题后,窃笑声渐渐消失了。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失望,并更加的讨厌楚希静了。

    候应并不甘心,放学后他带人围住了楚希静,男生打女生怎么说都不光彩,于是一群人开始了轮番的口舌侮辱。在发现楚希静根本就像块石头般没有反应后,一个人抢去了她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本大大的画册,看到楚希静眼中闪过异色,候应知道自己找到了她的弱点,提起画册,用打火机开始点。

    楚希静被几个人拉住上前不得,只是死死的瞪着那向上蹿的火苗,候应提着那被点燃的画册,挑衅的摇晃着。楚希静的目光渐渐如淬了毒般,后来不知怎的,那火猛地向上窜了一下,如同魔鬼的手抓住了候应的整个头颅,候应怪叫了一声丢了画册,火舌也很快褪去,可是他的头发就像被抽取了所有水分的枯草一样,全部都曲卷干枯,手摸过去,还有很多干脆碎成了灰。

    现在想来,她确实有点邪门。

    候应恼羞成怒,攥起拳头就要往楚希静(身shen)上招呼,一颗篮球砸过来,不偏不倚的就砸在候应那焦糊的头上。

    “妈的谁”候应吼了一声,看见钟临霆和球队的人走过来后,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嘴里的话也一时卡住。

    “b市一中的男人都这个德行啊。”

    钟临霆懒懒的说,他穿了一(身shen)红色的球衣,应该是刚打比赛回来,他(身shen)后的球员也都哂笑起来,球队的平均(身shen)高都是一米八左右,站在一起威慑力直接压过了候应一帮人。

    钟临霆看着候应的神(情qing),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他们路过这里,看了半天了,在他眼里,一个男人被女人弄得这么狼狈,还要大打出手,简直是丢脸到极点。

    “钟临霆,别以为我他妈怕你”候应脸上过不去,所幸(挺ting)(身shen)向前叫嚣道。

    此刻他早已经忘记,父亲都曾亲自交代过自己,在学校,一定注意不要惹那个钟家的钟临霆,候家虽然有钱,但也只是商人,钟家那种商法之家是不能碰的,钟家不但在商界地位显赫,钟临霆的母亲曾媛珠更是出自律法之家,包括她在内还有钟临霆的两个舅舅,全都是有名的金牌律师,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商法联合的攻击。在商界行走,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把柄。

    而且曾媛珠溺(爱ai)儿子,如果钟家要针对起来,让候家和候家的生意就此垮台不是难事。

    可是候应毕竟想不了那么多,知道钟临霆不好惹,可是他也不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否则今后怎么在学校自处。

    这边针锋相对,可楚希静却出奇的安静,她慢慢的将烧了大半的画册捡起来,默默的翻动着那些残破的页面。

    钟临霆也没怎么注意她,他抬起手抚了下汗湿的短发,“在这里不方便,找个地方吧。”

    候应有些打怵,可嘴上不能输,“好,去就去”

    候应(身shen)后的人都有了退意,可听候应这么说,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大概在楚希静的记忆里,这件事就在这里止住,可是在钟临霆那边,却不是这样的。

    那天的结局就是,钟临霆带着球队去庆祝比赛胜利,顺带带上了候应,一群人臭味相投玩的很开,最后候应甘心当钟临霆的小弟,两拨人就这么混在了一起。

    既然是自己人了,候应也就问钟临霆,为什么对楚希静感兴趣,而钟临霆都快把这么个人忘了。看钟临霆不是喜欢楚希静,候应便开始说,楚希静是多么的水米不进又讨人厌,高傲的要命,说楚希静这样的还算女人吗

    还说要是有一天世界上的女人就剩下楚希静了,他宁愿跟母猩猩繁衍后代,也不会碰她。

    球队里一个前锋嘲讽地接了句,“是人家看不上你吧。”

    候应便激动的一再说楚希静根本不算个女人,她可能根本不喜欢男人,或者人类。

    最后喝醉了,钟临霆和候应便打了赌,他要把楚希静追到手。

    现在想想,这个赌约真的是出奇的无聊,可他还是赌了,真是有些诡异。

    原本以为忘记的事(情qing),如此清晰的又呈现在脑海,让钟临霆感到奇怪,他猛地坐起(身shen),不想再继续培养睡意。

    走到阳台想吹吹风,却发现另一头的阳台是亮着的,那是楚希静的房间,她没睡

    钟临霆的心没来由的一痒,像是被羽毛搔了一下。

    他走出房间,在心里拉扯了一下,走到楚希静的门边敲了两下,门没有关好,一敲竟然就开了,从半开的门里,他看见楚希静正盘腿坐在地毯上,膝上放着剧本,地毯上还有一本玄龙的原著,她手里拿了罐啤酒,旁边的茶几上还摆着一包蚕蛹。

    “你”

    钟临霆感觉(胸xiong)中结了口气下不去一样,她跟他吵了架分开,他自己还翻来覆去的消化不了,可她竟然这么悠哉的在喝酒吃零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