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诞生〕〔最强无败大反派〕〔诸子摆驾〕〔一痣倾心〕〔超级兵王叶谦〕〔舰娘之红色血统〕〔怒刷存在感〕〔魔法道士女装吧〕〔都市重生之破天诀〕〔我,不是NPC〕〔妖尾之金金果实〕〔最佳娱乐时代〕〔舞女与教授〕〔无限气运主宰〕〔我的女友是傲女〕〔王牌强兵〕〔神祇〕〔顾少宠妻甜蜜蜜〕〔蒋介石的一生〕〔透视小村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57拍摄预感
    “你不让我喝,自己倒喝起来了。”

    钟临霆说着走了进去,走近时却不由放慢了脚步,好像怕踩到她一样。长腿一曲干脆也坐到地上,目光无意中就扫到了她的腿上,从睡衣里伸出来,柔白如蛋剥,脚趾尖却微微泛着红。

    钟临霆的喉结滚动一下转过脸去,这么个小东西,不够辣也不够温柔,又冷又硬,不知道有时自己发什么疯,会觉出她有吸引力。

    “我又没什么需要注意的。”楚希静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他,就又继续忙自己的。

    钟临霆看看她腿上的剧本,清了下嗓子,目光转柔了些。

    以她又臭又硬的脾气来说,她还没有生气的离开,而且还真的担当起了助理的角色,帮他了解剧本,那是不是说明,她为了自己还是让步了。钟临霆借坡下驴的认为,那自己也不应该再端着,显得还没有她肚量大。

    “很晦涩是吧”钟临霆往她那边靠了靠,用下巴指指剧本。

    楚希静无言的看看他,用一种都懒得解释的眼神,自顾自又喝了口啤酒。吞咽声听起来都很(诱you)惑,淡淡的啤酒味道飘在空气中,钟临霆觉得自己的酒瘾被勾起来了。可又知道自己不能喝,他扔了个抱枕在自己(身shen)后,垫着靠在后面的沙发上,把长腿朝前一伸,百无聊赖道“中国的帝王历史已经过去多少年了,还不被放过,动不动就要拿来翻拍。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题材。”

    “我觉得故事很精彩啊。”楚希静冷不丁说了句,然后把啤酒放下,“明天就要拍你的戏份了,你不看剧本也不睡觉么”

    楚希静有点赶人的意味,可钟临霆没觉出来,他用食指搔搔太阳(穴xue),“睡不着,剧本也看不进去,那些字看着就枯燥晦涩我不太能直接理解这种文字。”

    钟临霆是中国人,可是比较亲近的是西方文化,这些年又在国外,他虽会说汉语也认得汉字,但是那些古意盎然的台词就读起来很吃力了,所以他不喜欢这些剧,要不是经纪人让他转型多亲近本土文化,他才不会接这种戏。

    楚希静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qing),怪不得他那张中文专辑给她的感觉磕磕绊绊,词曲的意思也都(套tao)路化严重,不过(套tao)路的很精妙,很多人就吃这一(套tao)。而她是听不进去啦。

    “哎,要不你念给我听。”钟临霆很自然地说,然后向后靠着眯起眼,还用手碰一下楚希静,“念啊。”

    楚希静简直无语到没脾气了,不过懒得跟他计较了,反正自己也是在看,就拿起剧本开始念自己刚才看的部分,钟临霆的台词都用笔标出来了,不多,但是零零碎碎,她不能没头没尾的念,就索(性xing)都念出来。

    她的语气不重,可是那些晦涩的字变成她口中的讲述后,变得好理解多了。钟临霆起初眯着眼,后来忍不住睁开,开始深思,时不时的还会扫一眼旁边的她。

    她若是自己没有理解好,是不可能读的这么到位的。

    突然,她的声音停了,钟临霆转过头,“怎么了”

    楚希静蹙眉看着剧本,又翻开原著仔细看了看,这部分的剧(情qing)其实也不复杂:康熙皇帝梦见东南方有一海域,其中有怪龙腾起的异象,梦境中祥云漫天,应该是祥瑞之兆。

    就命十四阿哥带兵过去寻找,结果胤禵途中就遇到了沙漠中的龙卷风,随行士兵大半被卷走,胤禵死里逃生。回来后告诉自己的皇阿玛,他所找到的地方没有海域,而是沙漠,也没有什么祥云,而是飞沙走石,(日ri)月无光,自己还险些被龙卷风吞了。康熙沉吟不语,许久后只是告诉胤禵,那所谓的飞龙,应该是指龙卷风。

    而玄龙原著中的解释则更详细一些,康熙梦见的那条怪龙,其实就是蒲牢,相传是龙的第四子,当时的康熙已垂垂老矣,他想到这也许是九龙玉杯向他暗示接下来继位的人选。

    蒲牢最有可能暗示的就是四阿哥,可是,也许是出于对十四子的(爱ai),或是出于谨慎,毕竟九是虚数,他康熙就不止有九个儿子,那么第四龙子也可能不是指四阿哥,也可能是十四阿哥。可是这一实验,康熙才明白,梦中所指的就是四阿哥胤禛,如果让十四阿哥去迎接祥瑞,那便会祥兆变凶兆,而且胤禵还可能有(性xing)命之忧。

    在玄龙里,有很多这样的伏笔描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她没有结合庄裴泽的九龙玉杯看看原著的时候,她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如今看到剧本,总是心慌慌的,好似这样大张旗鼓的拍出来,会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样。

    “我在跟你说话”

    钟临霆不满地说,可是看到楚希静脸上有些恍惚的神(情qing),口气又不自觉的转柔,“你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了吗”

    楚希静回头看看他,本来想跟他探讨两句,哪怕就是研究剧本找找线索,可是看到他那懵懵的眼神,楚希静泄气了,他怕是连剧本都没读懂,她撇了撇嘴,继续喝啤酒伤脑筋,“没事”

    钟临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怎么觉得,楚希静把他当成个傻大少呢

    他可是好心好意的过来主动亲近她啊,她让步不也是为了跟自己好好相处吗

    他肚子里有气又不好发,不能和她一起喝酒,就准备拿点她吃的零食,闻着(挺ting)香的。可是手伸出去,立刻又像触电般缩了回来。

    “你吃的这是什么东西啊”钟临霆手一抖使劲甩着刚才不小心碰到的手指,就差没跳起来了。

    “蚕蛹,你没吃过吗”楚希静鄙夷的看他一眼,“高蛋白。”

    “吃,什么,蛹”

    钟临霆已经说不下去了,看着拿层层叠叠的表面,他已经起了一(身shen)鸡皮疙瘩了,这东西,竟然还有人吃

    好像故意让他受不了似的,楚希静又拈起一个扔到嘴里,这是她心目中最好的下酒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