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替嫁新娘〕〔北宋大表哥〕〔魔改地球〕〔洪荒之逆天妖帝〕〔我的妹妹是猫妖〕〔我在末日旅游〕〔妃常霸道〕〔宇宙霸业〕〔一世拂尘〕〔超现实次元帝国〕〔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重生军嫂逆袭记〕〔重生之贪官之子〕〔我就是大牌〕〔未来世界做主神〕〔极道鬼魔〕〔俗世地仙〕〔招魂所〕〔末日有战车〕〔荆楚帝国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70渴望
    “你个死妮子,”白黎委屈地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声音又压低,“哎对了,我这次进组碰到了原来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还跟我说起王德的事。你猜怎么着,那个王德现在不能来剧组工作了,说是得了一种怪病,时不时的(身shen)上就会冒出奇臭的味道,闻着让人作呕,发作还没有规律。然后他就不能在剧组待了,现在在家养病呢,听说他还找过我,不过我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你说这世上真有那么怪的病吗”

    那个王德就是之前的王副导演。

    楚希静听了只是冷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也许思想也是有味道的,心存(淫yin)念时如果能发出恶臭,识人就容易多了。”

    “我怎么听不太懂你的意思啊,这是什么玄学吗”白黎摸不着头脑。

    楚希静叹口气,“没事,你就好好演戏吧,下次回来我给你编一个能带来桃花运的绳结。”

    “那感(情qing)好我跟你说这次剧组的帅哥太多了,我要是走桃花运还能勾一个”

    和白黎闲聊了一会儿,楚希静的眼睛更睁不开了。

    “好啦你睡吧,我们回来见。”

    白黎终于挂了电话,可楚希静的呼吸刚沉下去,手机就又尖叫起来。

    “你还有什么事啊”楚希静哀叫着说,以为又是白黎。

    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是钟临霆的声音,“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回来刚才打你电话也一直占线。”

    又是冲冲的口气,楚希静几乎能想象他在那头(阴yin)沉的脸。

    楚希静清醒了些,“哦,我搬出来了,有空房间了,你的伤怎么样”

    那边只有沉沉的呼吸声,楚希静咳了一声,“你可以让你的男助理住我原来的房间,他也好就近照顾你”

    电话突然挂断,楚希静看着手机愣了愣。

    算了,反正自己和他关系也不对付,不假辞色也没什么。楚希静这样想着,把手机放在了枕头下,她太累了,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钟临霆独自坐在房间里,握着手机的指关节微微泛白,似乎恨不能将手机捏碎。

    他讨厌这种感觉,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躺在(床chuang)上,钟临霆把扣子解开大半,露出坚实的(胸xiong)膛,房间里的温度不高,可是,他就是觉得(热re),(胸xiong)中似乎燃着一把火。

    他已经克制了太久,原来的空虚,已经成为了一种(欲yu)念。

    钟临霆把脸埋在枕头里,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抓住,快要窒息了。没人知道,他每天都要这样煎熬,直到后半夜才能睡着。空虚像是无垠的宇宙,他飘摇其中,永远找不到彼岸,(欲yu)念像是一双手,撕扯着他。

    它们夜夜折磨他,他渴望,他真的渴望(爱ai)。

    他需要别人(爱ai)他,越多越好,越多越好也许那样就能填补、就能拯救他

    所以当初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最受欢迎的明星,因为他需要那些(爱ai),来缓解那令人窒息的空虚感,可是那种感觉永远不能彻底消除,只能被暂时缓解。他一直在这个循环里跳不出。

    他的心突然像撕裂般一样痛,是的,他并不虔诚,无论是做音乐,还是做演员,因为他只是需要。

    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具体的人相,那是她的脸,他突然像嗅到解药般振奋了一下,心也随之剧烈的撞了一下,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可随后,就是更大的绝望,因为那张脸上的表(情qing),是冷然的。

    “我真的不值得(爱ai)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总裁爹地宠上瘾〕〔当年万里觅封侯〕〔[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