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诛神之巅〕〔神话原生种〕〔蜀山游子〕〔女装吧,妖魔鬼怪〕〔铁血无痕〕〔异界追魂使〕〔地府刑侦顾问〕〔创仙府〕〔师道成圣〕〔口袋之数据大师〕〔天地有长生〕〔灵始之域〕〔瓦罗兰最强大帝〕〔我不是翻唱女王〕〔荒野巨星〕〔史上最强首负〕〔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异界大唐帝国〕〔大唐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83扔河里也不给他
    楚希静忽然听到游戏的背景音乐声,她使劲仰起头,看见第五竹站在门口处,声音是从她横着拿的手机里发出来的。

    第五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下一秒,门口没了人

    楚希静翻(身shen)坐起,捂着(胸xiong)口喘着气,抬起头狠狠的瞪着被第五竹从后背制住,一手被反剪掐住筋脉,脖子下还抵着一把匕首的钟临霆。

    钟临霆绝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这么个看起来还是学生的小姑娘制住,而且就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都不知道她何时出的手,可是稍一动手腕就像要被掐断一样,脖子上冰凉的触感也是真实的,锋利的。

    “你干什么楚希静,让她放开我”

    钟临霆看不见(身shen)后的那个小怪物,只愠怒的朝楚希静低吼,好像他才是那个该生气的。

    楚希静狼狈的爬下(床chuang),抬起手狠狠的用衣袖擦拭着嘴,等到本来红肿的唇瓣都快破皮才停下,又整理自己被扯乱的衣服,等她再站直,脸上虽然潮红未退,可是眼神已经又恢复冷静刻板。

    “我想了一下,钟先生,”楚希静一字一顿地说,“你现在就付钱。”

    “楚希静呃”钟临霆的下巴被匕首生生抬起,他咬牙,“怎么,你们还敢真的伤我”

    第五竹用舌尖((舔tian)tian)了一下刀尖,再次接触钟临霆脖颈的时候用的是刀尖,那冰凉湿润的触感让他浑(身shen)一颤,第五竹正用刀尖找着动脉,钟临霆觉得她已经划破了自己的皮肤。

    “楚希静,你让她停”他突然喊了一声。

    就是划破了他也不好解释,他不能受伤,明天还要拍他的镜头。

    “钟先生,”楚希静抖了一下袍子,本来想坐在(身shen)后的椅子上,但那里搭了一件钟临霆的外(套tao),她心生抗拒没有坐下,只好站着道,“我希望你明白,我要是想伤你,也用不着直接来,只要我想,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竹,先把他的项链摘下来。”

    第五竹将匕首衔在口中,一把拽下项链,递给楚希静,在钟临霆挣扎时又用手穿过他的腋下,手臂紧紧的箍住他,一个小姑娘,却抱得他动不得,而衔在嘴里的匕首,一偏头正好顶在钟临霆那张绝美的脸上。

    “不要动”她低低的说,因为咬着刀(身shen)而口齿有些不清,犹如毒蛇吐信,“我姐姐还没准许我杀你,你再乱动,就说不好了。”

    楚希静接过项链,又抱起(床chuang)头的香炉,给他用就是扔河里也不会给他了

    “钟先生,我看我们的合作就此结束吧。”楚希静说。

    楚希静向第五竹使了个眼色,准备离开。

    “等一下多少钱”钟临霆突然说。

    楚希静冷笑一声,转过了(身shen),都说了扔河里也不会给他,这生意她不

    “两倍。”钟临霆又说,“我出两倍的价格,就当是为刚才的事道歉。”

    楚希静回头,钟临霆冲她一笑,“合作继续,好吗”

    楚希静恨得牙痒痒,被一个比自(身shen)小了不知多少号的人挟持着,即使是这样的狼狈,可他还是美的。

    抱着香炉还在犹豫,又看第五竹抬起头看着她正等着示下,像是个看大人买不买冰棍的小孩子一样不知轻重。

    “如果今后你又不老实呢”楚希静动摇了,问道。

    “你说怎么办”听到这里,钟临霆已经知道有门了,松了口气问。

    楚希静咬着唇,突然看见他(身shen)后的吉他,眼睛一亮,这把吉他她知道,交往的时候钟临霆还为她弹奏过,他说过那是限量版,全球只有这一把,是他外祖母送他的生(日ri)礼物,他一直十分珍(爱ai)。

    楚希静指了指吉他,“要是你再不尊重我,那把吉他就给我。”

    钟临霆眼珠向后滑去,有些犹豫,不过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好。”

    楚希静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就写支票。”

    随后说了个数字,钟临霆听后瞪大了眼,“楚希静你在敲诈吗”

    “这就是两倍的钱,”楚希静也不示弱,“你不要就算了,再说这对你来说很高吗,跟你的片酬和演唱会票数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吧”

    钟临霆叹口气,“让她松开我,支票簿在(床chuang)头的抽屉里,我答应你,但是你别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楚希静使了个眼色,第五竹把刀子移开,可手换成环在钟临霆(身shen)上,以免他再不安分,楚希静拿出支票簿和笔递给他,第五竹把头从钟临霆肩膀处伸出来,看他写支票,看到一排的零后小嘴微张。

    写好后,楚希静不客气的从他指间抽走,哼,她就当是大风刮的,怎么了

    她弹了一下支票,果然钱才是疗伤利器,她现在才感觉好点儿。而且钟临霆在她面前服服帖帖,她怎么感觉那么好呢

    一条腿跪在(床chuang)上,楚希静凑近钟临霆,“我告诉你,我早就想实验是不是我的血让你起变化,你再不老实,我就用我的血洒在你最不安分的地方,看看是不是那么回事,嗯”

    钟临霆眯起眼,呼吸却更沉了。

    “行了你们够能想的,yndon不是那种人,还不快让开,别耽误正事”

    外面突然传来谭义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yndon啊,快王导来电话了,他问你”

    门没关,谭义就直接过来了,看见里面的场景后就傻在了原地。

    房间里(床chuang)头灯暧昧的亮着,空气里是不知名的香气,偌大的(床chuang)上,钟临霆跪坐在中间,一个还穿着学生制服的女孩子从(身shen)后抱着他的腰,让他不自觉向前(挺ting),他的对面是“正要上(床chuang)”的楚希静,面上的神(情qing)险恶,像是正要教训人。

    这场景,让人莫名的血脉喷张

    他总不能是被(身shen)后面那个小小萌萌的女孩子挟持,才摆出这个姿势吧

    楚希静顺着谭义的目光向下看去,脸“腾”的又红了,这个混蛋,这个时候了还这样,真不要脸

    这里面数钟临霆脸色最不好看,本就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不是让你们不要随便进来吗”

    “可,王导他哎王导,对,我在。那什么,yndon他现在不方便,嗯,还要”谭义的眼珠滑过来,“一,一个小时不不不,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哎对,您有事先对我说,我转告他”

    谭义说着在钟临霆要杀人似的目光里退出去了,外头很快传来一阵小跑声,不止一个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定制婚宠:少帅,〕〔九爷,宠妻请节制〕〔圣域武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