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闷骚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年先生,慢慢喜欢〕〔至尊特工〕〔蔺先生,一往情深〕〔早安,龙先生!〕〔萌妻不服叔〕〔主角崛起〕〔暖婚似火:顾少,〕〔重生嫡女有空间〕〔完美遮仙〕〔权宠之仵作医妃〕〔医痞农女:山里汉〕〔先婚后爱之独宠世〕〔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扶一把大秦〕〔直播之跟我学修仙〕〔科技改变异界〕〔藏剑星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089杀人和被杀的感觉
    胜利在望,叶鸣臻也没有明显的(情qing)绪波动,仍然像是个无奈之下跟孩子比试的大人一样,招式有力却又控制得当,好像怕打伤了第五竹伤了和气。到了这个地步,第五竹再一直咄咄((逼))人,就有些蛮横的意思了。

    第五竹突然奋力一击然后两人都退开几步,楚希静看出她呼吸已经紊乱,眼中的(情qing)绪也有些急躁了。她想站起来求和,因为高下已经分了,可是却被人轻轻拽了一下衣服,她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是个男孩子蹲在自己(身shen)后,带着大大的黑框眼镜,可镜片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还是足够惹人注意,他的笑有些稚气,眼睛却(射she)出狐狸般的精光,指指场上,“姐姐,继续看。”

    楚希静只好回过头,却发现再次出发的第五竹比之刚才更加凌厉,招式也更刁钻狠厉了些。她似乎想用硬的来碰乱男人的气场。在她这样的((逼))迫下,叶鸣臻果然招式也凌厉了些,可即使如此,招架不住的还是第五竹。而且叶鸣臻此刻开始快刀斩乱麻,连使了几个虚招后突然伸手去袭第五竹的面门,就在第五竹回势去挡时,他却又改变路线,击在了第五竹的手腕上。

    右手一麻,第五竹的武士刀随即落下掉在地上。

    叶鸣臻拱手道“承让。”

    楚希静也想去拉第五竹,可是那男孩子又拽了一下她,“姐姐你老那么急干什么”

    楚希静拉扯不回自己的手,心急之下用另一只手给了男孩一个暴栗。

    “哎呦”那男孩子捂住自己的头哼咛了一声,委屈的看了楚希静一眼。

    第五竹呆立不动,可是她(身shen)上的戾气确实未减,而且在一瞬间似乎增强了许多,叶鸣臻深深的看着第五竹,原本要走开的步子也停住,改为专心致志观察对方的动向,气氛再一次紧张了起来。

    第五竹的手从自己的武士服下一摸,一柄短刀出现在她手中,只是这柄刀,是开了刃的。

    她双手握刀,和叶鸣臻两个人都不动,过了快十分钟,两人还只是((逼))视着对方,没有任何招式交流,可是气氛却异常紧张,没有人说一句话。

    “哈”

    楚希静瞪大了眼睛,在场的人呼吸都停了那么一瞬,明明也看见了,可是回想起来却格外仓促。刚才第五竹攻过去了,招式之狠厉可直接毙命,而且像是找准了机会,根本来不及防。

    大家甚至都没看清叶鸣臻躲过去了没,两人又对立站定,那个四儿突然捂住口,指着叶鸣臻的手,血正顺着叶鸣臻的手指往下淌。而他只是把那只手背后,再度无畏的看向第五竹。

    事到如今大家才醒悟过来,这种刀法,根本就没有对战过程,它是一种杀人的刀法,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一击毙命。

    可越是这种极简极狠的刀法,越难防。

    可大家还未喘匀一口气,楚希静还未反应过来去阻止第五竹,她就又出了第二招,同样是迅雷不及掩耳,同样是一招毙命的招式。

    “竹”楚希静喊了半声,(身shen)子半跪朝着场上,可(身shen)体犹如定住一般。

    第二回合的对决也结束了,鲜血染红了叶鸣臻小腹上的袍子,再差一分,就会刺到内脏,可他的眼神依旧镇定,他的一只手握住第五竹刺入他(身shen)体的刀,另一只手又握紧了几分,第五竹的脖子发出“咯咯”的声响,仿佛随时会捏断掉。

    在杀招下,就只能死中求生。

    “屠爷”楚希静的(身shen)子已经软了,只知道朝屠爷跪下,想让他平息此刻的比武,“竹她还是个孩子”

    屠爷面如石像,也是死死的看着房间中央的两人,没说话。

    叶鸣臻轻挑了一下唇角,对着第五竹空瞪的大眼睛笑道“杀人的感觉和被杀的绝望,你感受到了吗”

    他手一松,第五竹像个布娃娃一样掉在了地上。叶鸣臻把刀扔在她面前,淡淡地道“早年我见识过这种刀法,你使的比之前那个更好,只是杀人的决心还不稳固。”

    说着像屠爷一拱手,“屠爷。”

    “嗯。”屠爷点了点头,“去包一下忙去吧。”

    “是。”

    叶鸣臻和来时一样,谦和而缓缓的走了出去。

    楚希静赶紧朝屠爷下拜,“屠爷息怒,小竹年纪小不懂事。”

    “哈哈哈哈哈哈”屠爷却朗声大笑,好一会儿才停下,“哎,有些年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比试了,这女娃不错,就是年轻点儿,要不是你妹妹啊,我都有心留下栽培了。快起来吧,比试受伤常有的事,大男人流点血掉块(肉rou)算什么大事。”

    第五竹此刻也木木的起(身shen),应楚希静之命过来给屠爷磕了头。屠爷倒没有怪罪她,反而生出关切之意。

    “学武之人起初都会争勇斗狠,这不可避免,但越是力量大,越不可让所谓的力量凌驾于本心之上,明白吗”

    屠爷眼睛一眯,仿佛看到了第五竹的灵魂里去,她不由抖了一下,低头称是。

    “手伸出来。”屠爷说。

    然后拉过第五竹细嫩的右手,紧抽了几口烟,把铜烟锅放了上去。

    “嘶”

    第五竹倒吸了口气,往回抽手,看到屠爷的眼神却不动了。

    “这是让你记住今天的教训,这是你拿刀的手,但不管拿的是什么刀,使的是什么功夫,你记住,这是你自己的手。”

    屠爷说着移开烟袋锅,第五竹的手背上红了一大片,“去吧,不错,还能教的出来。”

    烟袋锅子在第五竹的头上落了三下,咚咚咚的响。但楚希静也放了心,屠爷愿意教训你,说明还当你是自己人。

    “我看你这丫头才坏,”屠爷眯着眼转向楚希静,“你这哪是带她来见识,分明是让她来偷师,这一轮下来啊,我看我这里就难有她的对手了。”

    楚希静干笑,屠爷眼明心亮,怕是看的比她还明白。

    “屠爷,您这话说的”

    “呵呵呵呵,得了,比武切磋不就是这样嘛,这孩子学习能力好,也怨不得她,有空你带她常来,这么好的苗子,可更加不能长歪啊。”

    “是,屠爷。”

    出了富天夜总会,楚希静不忙打车,走到一处僻静地带,回(身shen)一巴掌打在第五竹脸上。

    “啪”的一声,楚希静自己的手发麻,她没怎么打过人,不会控制力道。

    第五竹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低着头没说话。

    “你干什么,难不成真要杀人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界,我看你是在寻死”

    楚希静气的浑(身shen)发抖,都不知道该先说什么,第五竹(身shen)上的戾气让她担心,又为刚才的事(情qing)后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