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之终极恐〕〔豪门小逃妻:错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关于我转生变成狐〕〔总裁老公宠坏你〕〔变身毒舌少女〕〔都市透视狂医〕〔覆汉〕〔猎妖高校〕〔变身少女的日常〕〔千亿萌宝:爹地,〕〔送个快递到诸天〕〔我在美漫开超市〕〔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富二代的美女助理〕〔主宰星河〕〔开挂的李白〕〔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晚安,总裁大人〕〔抗战之八岁团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116一定要给你一个惊喜
    楚希静感觉着手指下的咒印,好像真的渐渐趋于平静。

    “也许,你应该多陪陪我,这样比那些压制的方法可能更管用。”钟临霆调整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用手拨开刘海看着她。

    楚希静别开眼,心里不舒服,可是又不能立刻推开他。

    “这种方法还是少用,别形成依赖。”楚希静硬邦邦的说。

    “为什么,”钟临霆趁机拉拉她的小手,“你说了要对我负责一辈子的,管他是用什么方式压制,既然是一辈子那依赖怎么了。”

    楚希静抽出手,作势要打,钟临霆干脆把脸埋到她的小腹上,瓮声瓮气地道“凶女人”

    楚希静气急败坏,他的鼻子太高正顶着自己,她拿来(床chuang)上放的一个厚本子过来隔开他,“你安分点,不然我立刻就走”

    钟临霆抽出那个让他不舒服的本子,揉着鼻子,“你现在好粗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不许给我提以前”

    楚希静说罢,又狠狠瞪了他一眼,钟临霆捂着鼻子不说话了。

    楚希静目光突然落在那个本子上,那好像是个剧本。

    “这是我准备接的戏。”钟临霆晃了晃剧本,想缓和气氛。

    楚希静本来不想搭茬,可是看封面上的名字有点熟悉。

    “蝉鸣晚声是那个同名的剧本吗”楚希静问。

    “你不会是又看过了吧。”钟临霆问。

    “看过怎么了”楚希静说。她一天到晚的待在灵符馆里,也出不去,唯一的消遣也就是看看书啊。

    “嗯,”钟临霆随意翻了翻,“这个是之前一个想找我拍戏的小导演给的本子,我那时候正想着把江恒的角色抢过来,就扔在一边没看,后来又碰上那个小导演,他(挺ting)落魄,告诉我投资不够,电影也没拍成。他说他当初请我其实也不是觉得我适合演,只是有我在会有票房保证,拉投资也容易些。我觉得他还蛮直接的,就多聊了两句,他就拉着跟我说了这个故事,说只要我还想演,他怎么也要集出钱来拍。”

    “你当初真的抢了陶矜的角色”楚希静蹙起眉。

    钟临霆不悦的翻起眼,“是他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也看不惯他,长得酸不唧唧的怎么了,你还觉得他演江恒好啊”

    楚希静不说话,钟临霆一下坐起来,手按在膝盖上,“我当初可以创了收视率记录啊”

    “是啊,你的脸就是演技。”楚希静说。

    钟临霆狠狠抿了下嘴,突然把剧本摔在腿上,“我这次一定要让你心服口服。”

    “你要演吗这故事确实(挺ting)好的。”

    楚希静说,就是不确定他能不能演绎好。

    蝉鸣晚声是一部青(春chun)文学,男主角和女主角是青梅竹马,从小在一个胡同里长大,彼此的家人关系很好,两个人自然而然也玩到一块。小手拉着小手在胡同里蹒跚走路,趴在沙堆前一起堆房子,他们有一段特别默契而快乐的童年,好的就像一个人,每天张开眼就想到另一个人。彼此的母亲深夜打麻将时,就把他们放在一张(床chuang)上,男孩子用小脚小手撑起被子,在这个小空间里给小女孩讲颠三倒四的故事。

    等上了小学,他们从封闭的胡同小世界里出来,都有了各自的朋友,可是关系还是维持了一两年的时间,直到随着年纪渐行渐远。

    小时候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可是长大后,男孩子越来越英俊沉稳,女孩子却还是一副清淡乖乖女的样子,学习也赶不上男孩,唯一称得上好的就是(性xing)格了。好像生活就是这样,都是小青苗的时候,一起在阳光雨露下摇摇摆摆,可是男孩长成了大树,女孩却是地上最平凡的小花,大片大片的小花把她淹没了。

    高中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没有交际很久了,想起连在一起的童年甚至会恍如隔世,尽管在同一所中学,但男孩子太优秀了,连校花都主动追求他,而他的野心也让他比同龄人更沉默。两家聚餐的时候,说起小时候他们穿着开裆裤玩耍的趣事,男孩子会不自然,毕竟对现在的他来说,那是段很尴尬的往事,女孩发现后,很知趣的跟他保持着距离。

    后来男孩考上了很不错的大学,女孩却落榜了,眼泪躲在眼眶里低头吃着摆来欢送男孩去上大学的宴席,那时他也有了女朋友,就是那个校花,因为校花硬是让家里花钱走关系也去了那所学校,他是被感动也罢,因为校花的家世也罢,女孩不清楚,她早就看不清楚他了。只是泪眼模糊的抬起头时,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那是长大后他们第一次对视,之后他伸出手,递过来一颗糖果,是她喜欢的黑糖。他没有说什么,她也没有乱想什么,就这么分开了。

    女孩复读的时候,不断的从家人那里听说到他在那边的消息,在大学里依旧是风云人物,和女朋友分手了,但是很受女孩们欢迎。第二年,女孩考上了那个城市的另一所大学,她不是刻意的。两家人嘱咐男孩在外面要照顾好女孩,女孩其实也没有太当真,等到男孩来车站接她的时候,她有一瞬间被成人后散发着浓厚魅力的他击中过心,但很快就自己平复下去了。他对她真的很照顾,把她送到学校,帮她安置好一切,惹得同寝室的女生一齐羡慕。

    之后,他每隔一个星期都会来看她一次,解决生活上或是学习上的困难,给她带糖果,他们的话不多,一直都不多。

    大二的时候,女孩失恋了,她和一个彼此有好感的男孩在一起了两个月后。得知那个男孩在山里的老家是订过亲的,那个男孩不能违逆父母,暑假回了趟家后来就跟她说明了一切。她在宿舍里面哭了很多天,可是她也觉得不应该纠缠,舍友们看不下去通知了她的青梅竹马。他来了学校后带她去散步,两人都不说话,等到她发现走进了一片树林,抬头看着鸣叫的蝉时,心突然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抬头看着,又突然看了看彼此,就好像在(身shen)边突然发现了一个一直很熟悉的人。

    很久以前,他们会一同去房子后的小树林,有时候会头对着头躺下,看着被树冠遮盖的天空,在一树的蝉鸣下,女孩总是会睡着,男孩总想着要叫她起来,可是自己的眼睛也会慢慢合上,他们就一起睡着了。

    走出树林的时候,因为路不太好走,他牵起了女孩的手,习惯(性xing)的走在前面,他不知道,女孩看着前面那个长大了的(身shen)影,突然就哭了,一直无声的哭,她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哭的。

    故事的最后,男孩回过了头,摘下女孩头上一片枯叶,然后拉着她的两只手,他们没说话,好像什么也不需要说,最后的画面描述,是男孩牵着女孩的手回学校,就像小时候他牵着她那样。

    这部书最让楚希静觉得惊叹的地方,就是他把一个很清淡很清淡的故事,用很清淡很清淡的文字,讲的让人心生感动。除了开头和结尾,书中没有任何一段文字表明男女主角会在一起,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青(春chun),中间的部分,只是从两个角度细腻描写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成长,女孩也没想过自己是否喜欢优秀的男孩,她甚至有自己的(爱ai)恋。可是长大后,他们又相遇了,很自然般,他们又在一起了。整个故事线像是一个椭圆,他们从一端开始,不受彼此干扰的走啊走,之后又走到了一起。串联起来的,仅仅是和开头呼应的蝉鸣。

    楚希静心里对这个故事的评价很高,但是她担心这么细腻的文字,用电影画面难以表达出来,而且男主那种深沉内敛的(性xing)格,(禁jin)(欲yu)的气质,钟临霆要演绎出来难度太大了他可是个老司机啊

    “我觉得你在质疑我。”钟临霆不客气的盯着楚希静。

    “咳,这部书里几乎没什么**部分,拍成影片会有人看吗”楚希静岔开话题。

    钟临霆哼了一声,却幽幽的说道“很深处很细腻的感(情qing),很难被发现,但不代表它不存在,会感动,就说明还是能感受到的。”

    楚希静一愣,定定的看着钟临霆,好像在确定刚才那番话是不是他说的。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原著,”钟临霆一笑,“既然这样,我就更有理由去演,我发誓一定要给你一个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