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闷骚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年先生,慢慢喜欢〕〔至尊特工〕〔蔺先生,一往情深〕〔早安,龙先生!〕〔萌妻不服叔〕〔主角崛起〕〔暖婚似火:顾少,〕〔重生嫡女有空间〕〔完美遮仙〕〔权宠之仵作医妃〕〔医痞农女:山里汉〕〔先婚后爱之独宠世〕〔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扶一把大秦〕〔直播之跟我学修仙〕〔科技改变异界〕〔藏剑星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120我喝醉了
    楚希静还是喝多了,后劲上来她抵挡不住,说话看人都不清楚了,还好脑子算清醒,掏出小钱包喊老板过来先付了钱。之后就红着脸懵懵的坐着,好像迷路的小孩不知道做什么了。

    庄裴泽起(身shen),“我送你回去吧。”

    楚希静看菜都吃的差不多了,“嗯”了一声,然后认真的想是该先站起来还是先迈腿。最后她决定一起吧,于是就撞上了桌子,还好庄裴泽已经过来准备好扶她,正好将她接在怀里。

    抬头看看他,楚希静老实的说“我喝醉了。”

    庄裴泽叹息,“我知道。”

    说着一把将她抱起,手里拎着她的小包,楚希静发现自己离地了,怕掉下去赶紧朝他的怀里靠,庄裴泽一笑,转(身shen)朝门口走去。

    老板来送找的零钱,庄裴泽轻轻的“嘘”了一声,示意怀里快要睡着的人,然后感激的一笑,抱着楚希静出去了,也没有接钱。

    老陈已经掉好了头等在门口,看见老板抱着楚小姐出来直接傻了眼,庄裴泽没说什么,直接抱着楚希静朝她的家走去,没有多远,他不想再把她放车上,他这么想着,不想承认是手臂的眷恋。

    她好轻,好小,缩在他的怀里,好像他一用力就会伤了她。

    到了门前,庄裴泽从楚希静的包里找出钥匙,努力了好久才用一只手开了门,用后背把门关上,把她抱到房间,放到(床chuang)上的时候他一个不稳差点碰上她的唇,他愣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狠狠的深呼吸。

    看到(床chuang)头那个熟悉的娃娃,他的心一软,也确定了这就是她的房间。

    楚希静在(床chuang)上睁了睁眼,见他看着自己的娃娃,伸手拿过来搂在怀里,“这是我的娃娃。”

    自从饭团开始在客厅跑后,楚希静和第五竹就把各自的娃娃放到了卧室里,免得被啃被碰。

    她看着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想起来这是他送给自己的,就又嘟嚷着说,“是你送给我的,但这是我的,我的第一个娃娃。不不对,我以前还用袜子做了一个。”

    庄裴泽用手拨过她额上的一缕乱发,用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声调说“是你的,你要喜欢,我都送给你。”

    “不用多了,我照顾不过来。”她突然皱了皱脸,泫然(欲yu)泣,“我的软软,被老鼠啃了,我回来的时候,都成碎片了。呜呜我给她超度,把她埋在院子里了。”

    庄裴泽反应了一下,才想到她说的是她用袜子做的娃娃。

    楚希静哭湿了一小片枕头,对她来说,那是她童年唯一的朋友,也是她的孩子,却“惨死”了。

    庄裴泽突然觉得心里很不好受,他抚着她被泪浸湿的脸,却不会说别的,只是低声一遍遍道“别哭,你别哭我不让你哭,你要什么告诉我。”

    他的声音低哑,很好听,楚希静莫名被安抚了,抽着鼻子抱着自己的小静安静下来。庄裴泽定定看着她,他记得第一次她来庄家老宅时,正是她的母亲去世时,可是她一直很理智,(情qing)绪控制的很好。但事实上真是那样的吗,她的心里,究竟还藏着多少泪

    庄裴泽只这么一想,就发觉心口一阵窒息的疼痛。他默默的苦笑,原来自己也有这样的时候,那么的想守护一个人,想占有一个人。

    手指抚上她怀里的娃娃,也许在他一冲动买下这个娃娃的时候,一切就已经不一样了。楚希静在梦里撅了撅小嘴,把娃娃又搂紧了些,脸却正好挨上他的手背,她觉得触感不错,索(性xing)就靠着,一手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