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阴九阳之阴阳神〕〔寻宝全世界〕〔最强国医圣手〕〔拜师之极品美女〕〔西游之最强土地公〕〔最强天赋树〕〔天庭包工头〕〔宗师订制〕〔带着诊所去穿越〕〔口袋之数据大师〕〔归田园居:病王娇〕〔兵者〕〔盛世为凰:暴君的〕〔废少重生归来〕〔超级全能大农民〕〔快穿Boss的心尖宠〕〔变身之女侠时代〕〔深入险地〕〔欢喜记事〕〔木叶之封火连天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174可是当对象是她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楚希静在心里对钟临霆的厌恶,再一次又涌上了顶峰。

    她能想象庄裴泽当时的处境,自小没有母亲,作为私生子生存在正室的眼皮底下,直到过继给后来的父母,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可是这个家庭又生生的在他眼前摔碎了,这时的他已经够没有归属感,大人都抛下了他。他进了钟家,看着什么都拥有的庄裴泽每天发着少爷脾气,最后把他排挤出去。

    他无论怎么懂事,怎么努力,终究没有自己的家人。

    即使是楚希静这种天生没感受到什么温(情qing)的人,都不(禁jin)暗恨命运的可恶,如果庄裴泽至始至终都感受不到(爱ai),他就不会向往,命运给了他温暖,又把他丢到了严冬。

    庄裴泽并没有说他在钟家的生活如何,可是凭之前钟临霆的那些话,楚希静也能明白,庄裴泽在钟家是被钟临霆排挤的,因为钟临霆说过,他把庄裴泽最后赶了出去。再想起这句话,楚希静的心还是被钝器扎了一样痛。

    钟临霆永远都像一个幸运的顽童,不知不觉的伤人至深

    “他有欺负你吧”楚希静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微微发抖。

    庄裴泽看看她,目光深的让楚希静看不出他的(情qing)绪。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不受控制在融化的坚冰,由一种形态完全变成另一种形态,这让他陌生,惶恐。

    他从来不需要也不屑于让人同(情qing),可是当对象是她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他只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又不懂得珍惜的孩子,其实我更可怜他。”庄裴泽说,“当然,我也嫉妒他”

    你不需要嫉妒楚希静在心里喊,你比他要讨人喜欢的多。

    好像觉得自己(情qing)绪把控不好有点耽误了时间,庄裴泽深吸了口气接着说,“到我九岁的时候,基本就在学校住了,家里很少回,在我童年的认知里,父亲一直都沉浸在母亲过世的痛苦中,所以我并不恨他。他不善经营,所以我很早就接手了家里的生意,也就是后来的发展成的庄合。当他彻底卸去职务后,就纵(情qing)山水和诗画,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再也不能接受他你记得那天的那个女人吗”

    终于讲到了,庄裴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口气,可还是明显的冰冷而厌弃。

    “她姓林,原来是我父亲的一个助手,后来就发展成了(情qing)妇关系,她一心要嫁给我父亲,为了((逼))迫庄家接受她,她还造出了一个孩子,说是我父亲的,可即便如此,我父亲也不想接受她。”

    “他还(爱ai)着你母亲吗”楚希静问。

    “他不配说(爱ai)”庄裴泽突然激动起来,眼中充满恨意,“更不配提我的母亲”

    看到楚希静吓了一跳,庄裴泽自责的叹了口气,闭闭眼,“我母亲养母生前一直没有孩子,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是她(身shen)体的缘故,我也是这样认为,也是这个女人来闹,我父亲才告诉我,那是他自己的问题,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让母亲怀孕。而且”

    庄裴泽的眼睛眯成寒凉的弧度,可是却投(射she)出痛苦,“我母亲是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可他回头竟然和那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在一起,我一直都错了,他不是痛苦,他只是懦弱。作为男人,他自己支撑不了自己的人生,所以母亲死后他才会放纵,像一滩可笑而可悲的烂泥一样他不配,无论是做男人还是丈夫,还是父亲,他都不配。他侮辱了(爱ai)(情qing)这两个字,他(爱ai)的只有他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