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吻入怀:霸道〕〔慵懒的魔王系统〕〔异魔天降〕〔我要当天帝〕〔重生八零之军妻撩〕〔我只是个穿越者〕〔未来武道修练网〕〔小农民大明星〕〔悲风公爵〕〔变身之血海芳菲〕〔霸主崛起〕〔绝天神帝〕〔神医弃女:邪王嗜〕〔异墓录〕〔浮生六记之长相思〕〔我的司令夫人〕〔傅先生,你被挖墙〕〔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美漫的一拳局长〕〔魔武永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16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脆弱,可楚希静听着还是心疼
    第五竹看着路露站在那里怪尴尬的,举过自己的杯子,“给我倒一杯,不要(奶nai)不要糖。”

    路露“”

    吃过饭,庄南卿说是(身shen)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曾媛珠就告辞了,庄裴泽想带楚希静到花房转转。

    路露也想跟去,第五竹突然拽住她,“阿姨你们这里有网吗”

    路露一口气没喘顺,她竟然叫自己阿姨

    “有吧。”她没好气地说,然后想跟过去。

    第五竹又拽住她,“密码是多少”

    “我不知道”路露有些急了,楚希静和庄裴泽已经走远了。

    “你不是这家的人吗”第五竹纳闷,“刚才不是什么都知道。”

    “我不是。”

    “那哪有能上网的电脑,你带我去吧。”

    纠缠之际,楚希静早就和庄裴泽消失在了门口,再追过去,只会更显得难堪。

    花房里,中间的小路上支着一个画架,好像好久没有人动了,蒙着的黑纱上也落了一层尘土,里面画了一半的植物素描还是花苞的状态,而面前的实物早已到了凋零的时候。

    “我发现,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太(爱ai)喝(奶nai)茶了,觉得有点腻,还是更喜欢清茶。”庄裴泽缓缓地说,“有时候放不下的,只是记忆罢了,我只是怀念那时,每到午后她都会调(奶nai)茶给我喝,给我吃她亲手烘焙的点心,我吃的满脸都是(奶nai)油,她就说我的脸像小花猫一样”

    庄裴泽的声音越来越低,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脆弱,可楚希静听着还是心疼。

    庄裴泽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面前的兰花,眼神复杂,“我母亲的名字里有兰,她也特别喜欢兰花,所以当初建造这个花房的时候,我父亲说要在里面种上所有种类的兰花,他要在这里养兰,画兰,就像守着我母亲,我也很感动,便依着他建了这个花房,可是建成一年后,他就在这里,跟那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在这里苟且”

    楚希静拉住他的手,感觉他的(身shen)体都很僵硬,庄裴泽低着头,声音微微的颤抖,“他们根本没有人真正思念她,他们都不配,不配。”

    楚希静用手抚上他的面额,认真地说“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但是我真心的感激她,喜欢她,因为她曾那么温柔的(爱ai)过你。”

    庄裴泽定定的看着她,突然揽过她的腰,几乎急切的吻住了她的唇,以往的时候,楚希静都会躲一下,可这次她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的踮起脚尖,去迎合着他的吻。庄裴泽感受到了这一点,呼吸顿时粗重,手臂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加深了这个吻,楚希静则摸索着踩到了他(身shen)后的花台上。

    若不是听到(身shen)后的开门声,两人真的会难解难分。楚希静先推开庄裴泽,回过头看,只看到庄南卿的背影。显然这个老人想来花房看看,却撞见了儿子和女友在此拥吻。

    楚希静有点慌,她刚才踩着庄裴泽(身shen)后的花台,整个人都吊在了他(身shen)上,庄裴泽揽着她的腰怕她掉下去,不知道的,会怀疑他们已经在

    看楚希静闹的大红脸,庄裴泽反倒微笑起来,尤其她定住了后,还没从他(身shen)上下来。她总是这样,每次都怕掉下来所以扒在他(身shen)上,不知道那个的时候,她会不会也

    庄裴泽的呼吸又变得粗重,他立刻深呼吸几下平复,然后拍拍她裹在红裙里的小丰(臀tun),“下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定制婚宠:少帅,〕〔九爷,宠妻请节制〕〔圣域武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