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降灵人〕〔名门傲妻:权少,〕〔秦时明月直播间〕〔大周九千岁〕〔女帝的工程大军〕〔穿梁祝做女夫子〕〔重生之传奇农夫〕〔抗日之草根英雄〕〔极道蛊魔〕〔随身空间:独品农〕〔三界试炼场〕〔木叶之封火连天〕〔军门燃情:小妻狂〕〔三国之武魂通天〕〔沧海逐流〕〔头号前锋〕〔变身之女侠时代〕〔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地球穿越时代〕〔无限恐怖轮回重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27恶魔
    晚上,楚希静因为调香忘了看时间,快十点的时候才想起该关门了。

    走到灵符馆门前,却感到一股子血腥味撞到了馆中的香气中,她站在门口探头看,明晃晃的路灯下,一个人正趴在灵符馆门口不远的石砖上。他她(身shen)上有一层被血浸透干在(身shen)上的衣料,上面满是划口和露出的伤口。这时候胡同里没人,也不知道他她这样趴了多久。

    楚希静天生对血有些敏感,不至于晕血但是每次看到闻到都特别不适,可是这次她比任何一次都快的跑过去,把那个人的脸托起来探了探鼻息,很微弱,但是还活着。

    而且她是曼提。

    楚希静让第五竹出来,小心翼翼的把曼提抬了进去,然后让第五竹打水把石砖上的血迹清洗赶紧,然后在门口燃她给的香。

    楚希静本来想给曼提先清理一下伤口,可是真正看到后连手都是抖的,她以为曼提背部的伤多想让她趴着,可是和第五竹抬起来才发现,她前面更惨不忍睹,浑(身shen)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而且伤口大多都感染了。

    楚希静用剪刀把破烂不堪的衣服从她(身shen)上剪下来,用了一晚上帮她把浑(身shen)的伤口清理了上药,还从她的下体夹出了几个尖锐物。

    楚希静坐在椅子上,一点也不困倦,只是浑(身shen)发着抖,只是已经分不清是因为不适还是愤怒。她对曼提之前没有任何感(情qing),可是原来看见一个同类受非人的苦难,心中也会激起不平。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曼提才慢慢睁开了眼,但是她似乎无力说话和动作,只是微微的动着眼皮,看到楚希静后也没有惊讶的样子。

    楚希静怀疑她的精神已经受了损伤,把香炉捧的离她远了点。

    “这种香可以缓解你的痛苦,但是闻多了脑子会有些昏沉。”楚希静说着走过来,“你的舌头被自己咬伤了,暂时可以不要说话。”

    曼提翻起眼看着她,竟然很坚定。

    “那我说,如果我说的对,你就眨眼,不对的话就眨两下眼。”楚希静说,她感觉曼提想要表达什么。

    曼提眨了一下眼。

    “你被抓住了”

    曼提眨了下眼。

    “抓你的人是你的东家”

    曼提瞪着眼没动。

    “是本地的黑道”

    曼提还是没动,眼睛像忘了怎么眨一样瞪着。

    “是他们联手,黑道的人抓了你,交给了你的东家。”楚希静想了想说。

    曼提终于眨了一下眼。

    楚希静深吸了一口气,“你(身shen)上没有钻石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折磨你,不直接杀了你”

    曼提使劲蹙了下眉,吃力道“钻石,丢了”

    楚希静恍然大悟,“他们以为是你偷走的”

    曼提闭上眼。

    楚希静抱着手臂站起(身shen),银牙咬碎,最后起(身shen)开门出去,临走前只是说“你好好休息吧。”

    这个世上的坏人很多,楚希静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应该与其一一作斗争,但是如果恶魔降世,就另当别论了。

    曼提伤的很重,但是却不能送医院,楚希静拜托屠爷搞来了很多她要的针药,她自己的东西还不能医治伤这么重的人。屠爷问及原因她也从实说了,屠爷没多说什么,只是道“我既然说了要保护你就会做到,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行事,这帮人现在是狗急跳墙什么都做得出来。”

    “您放心屠爷,我做事,很干净的。”楚希静说。

    她已经以灭蟑螂为名白天也在门口燃起了香,只要踏进她的地盘,思维就会被她控制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