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释灵逸志〕〔来自瓦罗兰的最强〕〔魔鬼主教〕〔火影之最强主宰〕〔口袋之数据大师〕〔黄金渔村〕〔还看今朝〕〔山海乾坤界〕〔海贼之金色狮鹫〕〔海贼之血旗天下〕〔残明虎啸〕〔最佳恐怖片导演〕〔山沟皇帝〕〔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异世界宠物店〕〔大明影侯〕〔海明〕〔绝世武侠系统〕〔武林大逃杀〕〔杀毒猎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42但是你应该明白,身份对于你的重要性
    仆人们都忙去接大少爷,庄铭丰被一个浓妆艳抹穿着低(胸xiong)礼服的女人架了进来,两人放肆的笑声在客厅回((荡dang)dang),女人抬头看见正对着的庄正霖,连忙收敛了笑声,拨了下头发道“呃,这位就是伯父吧,我叫琳琳。”

    庄铭丰则一下把自己摔在沙发里,让佣人去给自己倒杯水,一边跟女人调笑着,“你倒是会叫,你干脆叫爸好了,哈哈哈”

    庄正霖的神(情qing)绷紧,任谁都能看出他此刻十分不悦。

    “爸,我昨晚应酬实在走不开,生意上的事,你知道的。”庄铭丰无所谓的说着谎,实际上谁都骗不了,但是庄正霖的沉默助长了他这一点。

    庄正霖盯着沙发里烂泥一样的大儿子。庄铭丰不到三十岁,但是因为长久的夜生活皮肤松垮黯淡,一个大大的酒糟鼻,虽然底子不错,但眼神涣散满脸酒色之气,从他(身shen)上几乎已经看不出庄家先辈的血统。

    庄铭丰的目光瞟到庄裴泽,神(情qing)顿时显得不(阴yin)不阳,“呦,你也来了。”

    说着故意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水呢怎么还不来你们这些废物还当不当我是这儿的大少爷小贞,你去给哥倒杯水去。”

    庄梦贞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动。

    看着庄梦贞和庄裴泽站在一起,庄铭丰冷笑道“怎么,他是哥哥我就不是了过来”

    “一大早的这是吵什么呀。”

    项茹艳婷婷袅袅的从楼梯上下来,一边伸出手扶了扶发髻,指上的几枚宝石戒指发出耀眼的光,美艳的眼睛看向一边,“她是你妹妹,不是这家的佣人,凭什么就得给你倒水。我们母女在家里,就这么不得脸吗”

    庄铭丰看她又想把事(情qing)扯大,冷笑着看向一旁。而他带回来那个女人却眼睛发亮的盯住了庄裴泽。

    “你是庄合影视的总裁庄裴泽吧”女子惊喜的捂住嘴,赶紧整了整鬓发,“庄总,我也是个演员,庄合出的作品我都很喜欢,有机会想着点我啊,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一边朝庄裴泽抛了个媚眼。

    庄裴泽没有接,朝庄正霖和项茹艳点了下头,“那我走了大伯,大伯母。”

    项茹艳讽刺的一笑,“瞧瞧,不是小贞喜欢谁不喜欢谁,而是是个人都能看出,哪个更有本事有出息。”

    “你再说一遍”庄铭丰猛地起(身shen)拍了下桌子。

    “都给我闭嘴”庄正霖突然沉声道,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庄裴泽道,“裴泽,不忙走,你先到我书房来。”

    庄裴泽只好跟着跟着庄正霖去,项茹艳眼神转了几转,最后使了个眼色把庄梦贞带走了。

    “啪啦”庄铭丰一把掀翻了仆人端过来的水。

    书房里,庄正霖拿出一个古朴的木匣,从中取出一块麒麟玉佩。

    “这是唐朝的老物件了,而且专家说,以这个造型和图纹来说,极有可能出自皇家。”庄正霖说着摇摇头,他不太(热re)衷古董,一直不能明白父亲收藏这些的苦心。他将玉佩递过去给庄裴泽,“拿着。”

    庄裴泽有些惊讶,但是没有接。

    “是你爷爷的东西。”庄正霖补充,“他若是在,肯定也是给你的。”

    庄裴泽这次慢慢的接了,低头没有说话。

    庄正霖苦笑一下,“你爷爷生前,最喜欢的就是你,那时你虽然还极小,但他总是说,你(身shen)上最有庄家的风骨,总把你抱在(身shen)边。碍着你的(身shen)份,他不好太偏心,但总是想着法子把好东西送给你,你两岁生(日ri)的时候,他就想把这枚玉麒麟送给你,因为铭丰的母亲知道后大闹,才作罢。”

    庄正霖别过眼,深深的吸了口气,“把你送走时,正值你爷爷病重,大夫说他已经不能回家了,我想那个时候送走你也最合适,老人也不会知道,谁知道最后还是让他听到了风声,辞世前一直不肯见我,我想,他是不能原谅我。你(奶nai)(奶nai)之后上山去修行,一方面是因为你爷爷去世,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对我存着恨,上次她回来,第一个就向我问起你。”

    庄裴泽的呼吸有些不顺,他紧紧的握着玉佩,但是仍一言不发。

    庄正霖走过去,“我知道你可能也恨我,我没能给你名正言顺的(身shen)份,所以我只能想别的办法,因为你和小贞还不一样,你的母亲,是不可能进庄家的门的。”

    庄裴泽猛地抬起头,目光有些凌厉的看着庄正霖。

    庄正霖依旧平静,他甚至又叹息般一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应该明白,(身shen)份对于你的重要(性xing),还有你当时的处境你爷爷一去,我常年很少在家,这个家里必将没有你的容(身shen)之地,这时弟妹过来跟我说,她可以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身shen)份我自然是答应。”

    庄裴泽的目光也渐渐冷静,谦恭却没有一丝温度,“大伯您还有什么话吗”

    庄正霖看着他苦笑,最后摇摇头,“我并不是想让你原谅我。”

    庄裴泽点了下头,“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该走了。”

    就在庄裴泽转(身shen)(欲yu)走时,(身shen)后又传来庄正霖的声音,“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亲生母亲是谁。”

    庄裴泽沉默了,最后,他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庄裴泽在车上一直闭着眼睛平复心绪,如今什么样的解释,都已改变不了他一路走来几乎无(爱ai)的旅程。抛弃,就是抛弃,背叛,就是背叛。他甚至为庄正霖的坦然而感到气愤,那个人怎么可以到头来还一副为他着想的样子

    而且那样明显的指出他生母(身shen)份的卑劣,项茹艳的出(身shen)并不好,曾经是一个一直都红不了的外围女,只能把心思都放在男人(身shen)上,难道他的生母连项茹艳都比不上

    他最难接受的,是自己。到最后,竟然也不敢去追问生母的(身shen)份。庄正霖说的没错,(身shen)份很重要,自己其实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