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映照万界〕〔御兽师的悠闲生活〕〔送个快递到诸天〕〔我的餐厅连接着异〕〔被异世界人打扰的〕〔水墨田居小日子〕〔海贼王之狂兽〕〔全球神武〕〔魔王修仙〕〔控尸领主〕〔一世书香〕〔烟雨缥缈江南情〕〔烟雨缥缈江南情〕〔金枝夙孽〕〔骑马与萝莉〕〔重生之潜龙腾渊〕〔诸天神话管理局〕〔邪王盛宠:萌妃逆〕〔美利坚纵享人生〕〔开局血崩的无限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47我是不是还没跟你正式道过歉
    知道楚希静现在特别凶,钟临霆乖乖的闭嘴,接过水喝了一口放在一边,才小心地问“你买泳衣做什么,要去海边吗”

    “不用你管。”楚希静把泳衣都装好然后放在墙角,没好气地说。

    钟临霆翻过眼,“干吗这么紧张,那个不就是用来看的嘛,难道你是第一次买”

    看看她,好像真的有可能,他咳了一声,“看你平常包那么严实应该不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是因为他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头不够痛,醒来就想这些有的没的。”楚希静羞怒道,这人真不是一般的没眼色,问这些做什么

    “什么不够痛,我都晕倒了哎。”钟临霆不满地说。

    楚希静说不出话了,别过脸。

    钟临霆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酸溜溜地说,“我跟你说啊,男女之间进度还是越慢越好,那样才容易看清一个人,别想着一步就到全垒”

    楚希静瞪过来,钟临霆连忙别开眼。

    楚希静冷笑,“就好像当初我跟你可是,这世上像你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

    话虽这么说,可楚希静心里却打起了鼓,万一庄裴泽和钟临霆一样,都跟她不合适呢

    是不是就是她本(身shen)的原因呢

    钟临霆被她刺的不说话了,沉默地向后躺倒。

    “希静,对不起。”他突然说。

    楚希静一愣,钟临霆勉强一笑,“我是不是还没跟你正式道过歉真的对不起。”

    楚希静看着他,突然别开眼,感觉说不上大快人心,也说不上难过,就是怪怪的。

    钟临霆靠着(床chuang)头,仰着头,“我真的很讨厌我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害怕回忆,尤其是关于那件事,就像胆小的人不敢看恐怖片一样,我害怕面对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我真的讨厌那时的我。很多时候,羞耻几乎要把我淹没。就好像当初我在沙漠里拍那场戏一样,人一点点的陷进沙坑,四面八方的沙子埋过来,一点点把我压在下面有时候我想,我为什么会那样,为什么要做那些事,为什么欺负你,伤害你在夜里,我被那种感觉压的透不过气,我有时会觉得我连道歉都不配。”

    钟临霆看向她,喉结滚动了一下,“我记得有人说,当你向往着美好的东西时,往往就能发现自己的不堪,当你发现你配不上那份美好的时候,你才会绝望,我觉得我就是如此。我的头不痛了,可是有更难受的感觉出现在了这里。”

    他指指自己的心口。

    楚希静尽量不看他,她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在不受控制的融化,但是对方是钟临霆,她还是不敢松懈,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把你某个剧本的台词拿来说了,这么煽(情qing)。”

    钟临霆一愣,苦笑开来。他突然起(身shen)趴到(床chuang)边,脸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着她,“你知道吗,我又去看了以前和你一起时看的电影,研究你念念不忘的台词,还有你在图书馆看的书,没事的时候,我就去这样做,把之前跟你逢场作戏的一切都又做一遍,我很想再来一遍,改变我当初不走心的台词,还有那些拙劣的表演。我现在可以真心应对了,也有心里话要说,可是你不在了”

    楚希静别开眼,深深的呼吸,好像在阻止心里涌动的(情qing)绪。

    见她不说话,钟临霆也觉得自己太煽(情qing)了,又故作轻松地说,“当然好处就是,从今以后我拍戏很认真,每一个镜头都拿出最好的状态,因为我很害怕那种事后不能重来的感觉,就是”

    “我原谅你了。”楚希静突然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