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之终极恐〕〔豪门小逃妻:错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关于我转生变成狐〕〔总裁老公宠坏你〕〔变身毒舌少女〕〔都市透视狂医〕〔覆汉〕〔猎妖高校〕〔变身少女的日常〕〔千亿萌宝:爹地,〕〔送个快递到诸天〕〔我在美漫开超市〕〔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富二代的美女助理〕〔主宰星河〕〔开挂的李白〕〔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晚安,总裁大人〕〔抗战之八岁团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60生如夏花
    “姐姐你电话”第五竹举着手机从小门过来灵符馆。

    楚希静正在为一条珍珠项链换丝线,腾不开手。

    “是谁啊”楚希静问。

    第五竹按了接听键,哦哦了几声,然后说“她说她姓单”

    楚希静抬起头,随即立刻起(身shen)拿过电话,“喂是我什么,我立刻过去,现在买机票还来得及”

    楚希静突然卡住,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最后她仿佛脱力似的说“好的,嗯,你放心我会的,是,我为你高兴,嗯嗯,再见。”

    楚希静慢慢把电话放下,第五竹走过来,看到楚希静又把电话拿起来,把那个号码删掉了。

    单小姐要去世了,她现在在法国,遇到了自己的真(爱ai)并且结了婚,但是随后她就像一朵迅速凋零的花一样,生命到了尽头,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也回天乏术,她的器官迅速衰竭,时光不可阻挡的一瞬间拿走了她的生命力。楚希静想过去看看还有没有办法,可是心里也知道,多半已经不行了,单小姐也让她不必过来,并且告诉她,不必超度,因为她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最后她祝福了楚希静,希望楚希静能快乐。

    珍珠刚才不下心洒了一地,第五竹过去一颗颗捡起来,楚希静呆呆的看着。门口突然有人叫,“有快递。”

    楚希静过去签字接过,单子上写着她的名字,发件人正是单小姐,她把箱子拆开,里面是一束精心保存的新娘手捧花,跨过了千山万水,可是那些花朵仍顽强的开着。楚希静凑近闻了闻,隐隐闻出里面有她给单小姐的那些驻颜药。

    楚希静拿着捧花的手微微颤抖,她竟然把最后一粒药用在了这上面

    第五竹捡完了珍珠,转头看见姐姐拿着花默默的走了进去。

    楚希静把花插到了瓶子里,放到自己房间,然后她也没再回灵符馆,而是去了仓库,翻找了半天,拿出了一堆占满灰尘的画具,还有一摞画册,木质的画板都有些潮了,颜料盒里的颜料已经干了,画册因为被布包着,打开后倒没什么变化。

    第五竹突然想起,当初好像是游戏机哥哥说过,姐姐是很喜欢画画的。她走过去,“我帮你把这些弄干净,很快的。”

    楚希静摸摸她的头,然后还要到灵符馆继续串珍珠。

    晚上的时候,楚希静把清理过的画板支好,打开新买的颜料和画笔,下笔之前她的手有些抖,那些记忆又浮现在脑海,她翻开手掌看了看手上的红痕,曾经她以为,这东西永远的把她作画的灵(性xing)给吸走了,那时她的手肿胖了近两个月。

    闭上眼,深深的呼吸一下,看着雪白的画纸,仍旧可以自动在脑海里浮现出构图,她用铅笔勾勒出形态,奇怪的是自己的手没有任何生疏,几乎没有过渡,每一笔都像从前一样得心应手。到了上色的时候,她的呼吸已经很平顺了,那些色彩又回到了脑子里,在眼前,在世界的各处,鲜活的跳跃,以现实为基底,以场景为花布,在上面形成更高一层次的画面。或鲜明深刻,或朦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