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办公室:高冷〕〔天道制霸计划〕〔冰临美漫〕〔我在漫威肝梦幻〕〔迫降异星球〕〔废土女王〕〔我的伟大的卫国战〕〔璀璨王牌〕〔隋唐大猛士〕〔美漫里的小邪神〕〔捡到一个异界〕〔道门鬼差〕〔此处有仙气〕〔重生之我是巨无霸〕〔超级工业霸主〕〔超级兵王(步千帆)〕〔航海与征服〕〔星际麒麟〕〔那个人在发光〕〔特战狂狼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61钟爷爷……您怎么来了
    楚希静顾不得别的,她只知道调色,涂抹,把心中所想搬到画纸上。帮助她完成的那些技巧,那些对色彩的直觉,都像从未被忘记过一样,争前恐后的往脑海里涌,她的手,手,是那么的灵活,楚希静都忍不住在灯光下看自己的手,像从前一样感叹,它简直是一只精灵的手,是被赋予了无数美的使命的手她的手。

    天蒙蒙亮的时候,玩了一晚上的龙猫伸了伸懒腰,十分满意楚希静一直亮着灯陪了它一夜,它靠着自己的男朋友睡着了。楚希静也停下了画笔,她的画纸上,是一片花海,每一束都散发着铮铮的生命力,仿佛感染了整个室内,小院。

    第二天楚希静就趴在(床chuang)上睡起了懒觉,第五竹把早饭做好,又把店门打开打扫了一遍店里,她还没有醒。

    最后第五竹把她推醒,说“我要去上学了,你赶快起来吃饭”

    楚希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第五竹嫌弃的咕哝着走开了,出门上学去。

    楚希静用沾满颜料的手揉揉眼,昨天她睡觉的时候连画画穿的围裙都没脱,(床chuang)上还有干了的颜料渣,她的脸上还有一道,不过她没在意,她觉得自己的心从没有这么鲜活过,她要出去闻一闻早上的空气,而不是先去燃那些香。

    然后她就以这个形象,见了钟临霆的爷爷。

    楚希静刚起来听见灵符馆内有铃铛响,她以为是竹忘了拿东西,就一边揉着头发一边过去,用还带着睡意的声音道“是不是忘拿牛(奶nai)钱了”

    然后就看到门口的钟爷爷和钟临霆,钟爷爷倒还算好,冲她宽厚的笑笑,钟临霆就差点,看着乱糟糟的她问“你怎么了,刚从甩干机里出来”

    楚希静碍着有老人在没发作,只是拨了拨头发,故作镇定道“钟爷爷您怎么来了”

    “过完年来陪陪孙子,今天过来吃豆花,就顺道看看你。”钟爷爷和蔼地说。

    楚希静赶紧把人先让进来坐,泡了壶茶放到小院的桌子上,然后又跑走。

    “不用忙活了,我们都吃过了。”钟爷爷说。

    “我我去洗脸。”

    楚希静钻到浴室的时候真觉得脸都丢到爷爷家了,如果她也有爷爷的话。洗漱后简单梳了下头,楚希静换了(身shen)旗袍出来,端着茶点。

    “钟爷爷您尝尝,不知道您要来,家里没什么准备。”楚希静说。

    “没事,我就是过来坐坐。”钟爷爷乐呵呵地说,“不然我这孙子就白跟来一趟了,他怎么可能只为了跟我吃饭就早起”

    钟临霆也没什么不自在,爷爷就是他拽来的。

    “你刚才脸上那是颜料吧,你又开始画画了”钟临霆小心地问。

    楚希静没理他,只跟钟爷爷说,“b市如今变化(挺ting)大的,前面那条胡同前几年被封了路走不通了,您出去的时候别走那边了。”

    “这样啊,”钟爷爷点点头,叹口气,“我太久没回来了,我还记得那条胡同出去就是个花鸟市儿,什么样的鸟和鱼都能找着,当时存俩钱儿就想去转转,每次穿过那些卖吃的的地方,都要咬紧牙,心想千万别进去把钱花了。”

    楚希静也笑笑,又说“那个花鸟市如今搬到城西了,现在还卖小猫小狗各种宠物,它周边也有各种小吃,正宗的碗碗糕如今就是那儿的最出名。”

    “碗碗糕说的我都想去了。”钟爷爷慈祥的笑开。

    钟临霆却道“哎你那老鼠就是在那儿买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六十年代小军嫂〕〔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炮灰为王[快穿]〕〔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