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什么没干过〕〔科技戮仙〕〔最强魔王天团〕〔史上最牛道观〕〔仙韵传〕〔魔法者之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才不要做使魔〕〔欢喜记事〕〔超级寻物APP〕〔惊雷〕〔无敌奶爸的捉妖日〕〔觉醒大明星〕〔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霍少,宠妻上天〕〔江湖契约精神〕〔仙在大明〕〔扶一把大秦〕〔我家女儿是教皇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79在感情面前毫无自尊,是很可怕的
    南茗晚一开始就知道楚希静有异能,如今更是深信不疑,很痛快的就签了支票。

    最后,南茗晚仿佛鼓足勇气般问“楚小姐,你能看出一个人的阳寿吗”

    对于南茗晚认真的眼神,楚希静有些回避,其实,她可以,根据一个人(身shen)上的“气”,她能够大概推算出剩余的阳寿,母亲当年经验丰富,几乎可以具体到月,她么,也就是到年。

    南茗晚的(情qing)况,就是再好好维持,也不过是可以舒心的过完最后的(日ri)子,可以延寿,但不会太多,因为她的“气”最多只能坚持那么久。

    南茗晚凄然一笑,“楚小姐你不必为难了,看你的眼神我就明白,其实医生说的话我也偷听到过几次,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

    楚希静想安慰,却发现站在正常人的角度上,什么安慰都有些苍白

    楚希静的眼神不小心又瞟到那幅画上,便转移话题说“没想到那天买它的人是南小姐,那次画展我也去了,而且也是为了看这幅画”

    南茗晚有些惊讶,可随即就想通了,他们是男女朋友,肯定是一起去看画展的,说不定庄裴泽要这幅画也是为了送给楚希静。

    压下心里酸苦的(情qing)绪,南茗晚的目光也飘到画上,“我很喜欢画里的这种感觉,这画中的人,是这幅画的作者还未出名时喜欢的一个女孩,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是从他的画里,依然可以看出当初他对这个女孩那种青涩的(爱ai)意我很羡慕画中的人,她的每一个神态和组成她的笔触都在向世人说,她是被(爱ai)着的。对于女孩子来说,(爱ai)意,是生命里多美的点缀啊。”

    看南茗晚一脸的向往,楚希静很想说,从你周围的一切看来,你也是被(爱ai)着的啊。

    南茗晚的神色突然显出些羞涩,“平常能跟我说话的人不多,楚小姐愿不愿多留一会儿陪我聊聊天”

    楚希静点点头,她看出南茗晚很想倾诉。

    南茗晚脸上升起了两抹红晕,“从小,我也像很多女孩子一样渴望,将来能拥有自己的(爱ai)(情qing),我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可是如果能得到,哪怕一次,我就不在乎我就能拥有多久。”

    那一瞬间,楚希静想起了单小姐,对南茗晚便更加的怜惜。

    南茗晚好像累了,靠在椅子上声音轻轻的,“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因为(身shen)体不好我还是不能出去上学,(身shen)边只有女佣和家庭教师,偶尔的玩乐时间就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演绎童话里的故事,做各式各样的公主。现在讲起来很不好意思,但是也许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样一段时间吧。有一次,我想要有一个人可以扮演王子,可是家里的男仆年纪都很大了。那天父亲的保镖刚好带来了自己的儿子,就让他来给我当王子他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只比我大一点点,有些黑,但是穿上王子的衣服也很漂亮。到了求婚的环节,他忘了原本的词,就很直白的告诉我,我是他见过最可(爱ai)的女孩子,他愿意娶我为妻,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然后他就吻了我。那天我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就哭了起来,父亲知道了,严厉的惩罚了保镖,并辞退了他,那个小男孩我也再没见过。可是后来我发现,即使当时我哭了,但是那段记忆在我脑海里一直是很美好的存在。那个男孩的眼神和稚嫩的话语,我一刻也没有忘记”

    南茗晚的眼神有些羞涩,但是整张脸都放着奇异的光彩,然后她告诉楚希静,“而后来我发现,那段记忆,是我成长的记忆中,唯一有颜色的片段。”

    楚希静也忍不住微笑,(爱ai)(情qing),对于女孩子的(诱you)惑从来都是如此,不管是公主还是女巫,没有例外。

    南茗晚盯住楚希静,“当我长大后,又一次看到色彩时,是在一个宴会上,我见到了一个几乎完美的王子,我深深的被他吸引了,哪怕会耗损完我的生命,我也愿意去追逐这个男人。”

    楚希静渐渐的不笑了,她开始想起,那天宴会上发生的事(情qing),庄裴泽的大伯有意撮合的,正是南茗晚。难道

    南茗晚的神(情qing)凄凉起来,“楚小姐,相信家父和庄家长辈的心思,你也知道了,我知道裴泽不会轻易屈服,可是,我只是想(爱ai)他,在我走之前,力所能及的帮他,我会带给他他想要的。楚小姐,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或许根本就称不上是什么对手,我也知道裴泽最终还是会(爱ai)你。可是,我只是想拥有一次自己渴望的男人,你知道的我不会有太长的寿命了。”

    南茗晚哭了起来,轻轻擦拭着眼泪,“我的一生都是寡淡无味,只是想在走的时候,能理解常人口中的(爱ai)(情qing),楚小姐你可以成全我吗”

    楚希静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瞪大眼,似乎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刚才,她还把南茗晚当做一个向往(爱ai)(情qing)的悲惨女子。

    楚希静垂下眼,“对不起南小姐,我想你该知道,我们都不是你的女佣或玩伴,你也不是孩子了,我们不会为了你再去演绎一场戏,在虚假的氛围中死去,难道不是更悲哀吗演绎出来的(爱ai)(情qing),又怎么会是真的(爱ai)(情qing),还是南小姐只是在争取一个让裴泽(爱ai)上你的机会若是那样,你应该去找他。”

    南茗晚(身shen)子一抖,眼神仿佛定住。

    楚希静低下头,“如果我说话唐突了,还请南小姐见谅。另外恕我直言,南小姐(身shen)上也有让希静羡慕的地方,你也贵为大家闺秀,实在没必要这样放低自己的姿态。”

    楚希静觉得,在感(情qing)面前毫无自尊,是很可怕的。

    南茗晚死死的盯住楚希静,这个人说话直白的让人心惊,她是放低了姿态,可世人故意放低姿态不是为了让别人不忍或者再帮自己抬高吗怎么楚希静就这么直。

    楚希静当然是不能理解这种人,所以只感到奇怪。不过理解后应该会更奇怪,你自己把尊严扔到地上,难道还要封了整条路就因为怕人踩到

    “楚小姐这样说,是不打算成全我了。”南茗晚硬邦邦地说,突然又笑了一声,“也罢,都说同(情qing)我为我难过,可一旦只要要付出什么,就都摆出这样的冷脸了。”

    楚希静皱起眉,她站了起来,“这世间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买如说感(情qing),因为那是最做不得假也不由人的东西,楚小姐能这样讨要,也真是轻((贱jian)jian)了感(情qing)二字。”

    楚希静把那张支票拿出来,在桌子上推给她,“要说送的话,我也有力所能及的,那些东西就送给南小姐了,这份礼应当也不算轻。”

    说着楚希静留下那张支票,还有自己的香炉玉珠离开了,一路的(肉rou)疼,可为了这口气,她忍住。她虽然不是名门小姐,但是这点气度还是要拿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