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狂医〕〔乡村妙手小仙医〕〔宦海沉浮:我的绝〕〔都市阴阳师〕〔钱探吴乾〕〔至尊鸿图〕〔玄门封神〕〔千里江山不如君〕〔恶魔就在身边〕〔万界登陆〕〔军阀盛宠:少帅,〕〔名侦探柯南之移动〕〔官程〕〔长宁帝军〕〔盗天墓之昆仑秘境〕〔丹师剑宗〕〔女神的超凡高手〕〔女王留步〕〔克斯玛帝国〕〔细胞修神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82他不过也是南盛祤又一个目标罢了
    楚希静也不(禁jin)暗叹,曾媛珠还是很厉害的,她也不觉得这场荒唐的大戏值得演,万一中途露馅,南茗晚不知能不能接受这种打击她之前不就经受过吗

    历史经验证明,假的就是假的,总会露馅的。钟临霆真不是个好演员至少那时候不是。

    “那你觉得呢,如果你当时知道,你会答应吗”楚希静问。

    钟临霆一脸受不了的表(情qing),“拍三年的戏,还是在现实里,没有固定时间和台词,你觉得我会答应吗再者说这对当时的我来说”他小心的看了眼楚希静,没往下说下来,只咕哝道,“逢场作戏的事(情qing),一时半会儿还可以,时间久了谁受得了咳没想到南老头现在又看上了庄裴泽,最注重利益的庄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合作机会。那南老头是不是找你给你施加压力来着”

    楚希静把切好的菜丢到锅里,刺啦的油声让钟临霆浑(身shen)都一抖,好像楚希静把他给炒了似的。

    楚希静她想,也许在南盛祤心里她还算不上什么阻力,他应该会更多的从庄裴泽(身shen)上下手施压。而不知(情qing)的南茗晚,才会想到自己是她唯一的阻力。

    南盛祤的做法似乎很感人,可是楚希静总觉得别扭,她把锅盖盖上,声音顿时小了些。

    “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吧”楚希静喃喃地说。

    没想到钟临霆突然笑了起来,仿佛楚希静说了句很可笑的话。

    “你要是了解南盛祤的为人,你就不会这么说了。”钟临霆说,“当然,他有可能是为了女儿,但更多了绝对是他自己的私(欲yu)。你也不想想,以南家的财力,找一个比我敬业的演员有那么难别说演三年的戏,有的是人为了往高处爬出卖自己的人生。可他为什么只挑像我、像庄裴泽那样的对象,一句话,为了那句双赢。和我们这样的人家结亲,南家也会得到很大的好处,在商业圈内,联姻是特别重要的一步棋,走好了于家族于企业都是有很大的益处。哪怕南茗晚将来去世,可那些关系已经搭上了。你说他为了圆女儿的梦,照我看,他更像是压榨出他女儿最后的价值。”

    看楚希静(禁jin)不住打了个寒颤,钟临霆咳了一声,语气放缓,可说出的事实还是那么冰冷,“我这么跟你说你肯定觉得我偏激,但是如果你了解南家的事(情qing)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你觉得南茗晚可怜,没有谈恋(爱ai)的机会更不能嫁人,可你不知道,南盛祤这个人极其市侩,根本就看不起那些家世不好的年轻人,这在圈内都是出了名的,早在半年前,就有人向南家提亲,而南盛祤连让人家见他女儿一面都不肯,还大骂了人家一顿,说人家不过是贪图他们家的财势,这种(身shen)份还来痴心妄想,他的女儿是要嫁给能跟南家(身shen)份匹配的人的。而那个年轻人,本(身shen)是一家保镖公司的老板,也算是青年才俊。据我了解是个很踏实的人,我(身shen)边的安保工作就是一直由他们公司负责,他说他只是少年时见过南茗晚对她印象很不错。听说南盛祤正四处的找女婿,还找过一些丧偶的中年企业家,觉得有些不忍心才上门提亲的,没想到像从前一样被骂了回来。有这样的父亲,你觉得有谁还会去接近南茗晚哼,那天我在宴会上看到庄裴泽的时候,就知道,他不过也是南盛祤的又一个目标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七零年代过好日子〕〔娇宠农门小医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