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地狱归来的男子〕〔超奇〕〔逆天凰妃:星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草莽年代〕〔快穿之反攻略系统〕〔大玄师〕〔餐饮巨头〕〔花都逍遥医仙〕〔盛唐之刺遍江湖〕〔神帝的宠妃〕〔海贼之无名〕〔怪秘之旅〕〔乱世盛宠:公子宠〕〔美漫之驱魔神探〕〔最爱陌生人儿〕〔一剑龙凰〕〔梦想变普通〕〔最终之自我救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89是……你?
    南茗晚的脚踝微微发抖,她转(身shen)紧张的想看看庄裴泽的反应,可是脚一抖整个人都站不稳倒了下去,庄裴泽都没来得及扶住她。

    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个人冲了过去,先是看了看南茗晚的脚踝,然后不由分说抱起她,问人群里,“有没有医生她的脚踝扭伤了”

    这个人正是宁莱,南茗晚脸色苍白的靠在他怀里,似乎已经无力说话。

    南茗晚的私人医生忙走出来,引着宁莱往房间里去,南盛祤立刻要过去,却被钟临霆赶过来拉住。

    “哎呀我给忘了,我爸还要我传达一件重要的事,跟这次投标有关。”钟临霆拍着脑袋说。

    南盛祤回过头,神(情qing)莫测。

    “呃这里好像不方便。”钟临霆看了看此时有些乱的生(日ri)会场,拉住南盛祤一副慎重的样子,“南叔叔我们这边说话。”

    南盛祤看了看南茗晚的方向,咬了咬牙跟着钟临霆走了。

    庄正霖让庄裴泽跟过去看看南茗晚的(情qing)况,庄裴泽却甩开他的手要去找楚希静,庄正霖正要发火,突然捂住(胸xiong)下晃了一下,脸色也变得煞白。

    “大伯”庄裴泽回头看了一眼忙扶住他,“你怎么了”

    庄正霖叹口气,抬头望了庄裴泽一眼,眼神中似有无数担忧和无奈,庄裴泽愣了。

    “扶我回去”庄正霖说。

    “可”

    “快点”

    庄裴泽回头终于看见了楚希静,他焦急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庄正霖,楚希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看庄裴泽扶着庄正霖走远,,楚希静总觉得心正不安的往下坠,不可控制。

    南茗晚的卧室内,医生已经帮她检查了脚踝,只是轻微的扭伤,她晕倒只是因为体力不支。

    南茗晚侧过(身shen)躺着,默默地流着泪,“我还是搞砸了,连这么一点事(情qing)都做不好,害父亲也没有面子。”

    “胡说,有你这样的女儿他怎么会没有面子,你今天特别美”宁莱皱着眉说。

    南茗晚回过头,茫然的看着宁莱,刚才她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根本没注意抱自己进来的是谁,只知道那是一个很温暖很踏实的怀抱。

    发现自己在这么一个英俊的男宾面前失礼,南茗晚很不好意思,低头拭着泪,“今天谢谢这位先生了。”

    宁莱蹲下(身shen),抬头看着她,“没关系,你还好吗”

    南茗晚发现自己竟不敢面对他的目光,从没有人这么看过她。

    医生出去拿药了,卧室里只剩下他们和一个女佣。南茗晚壮着胆子看向宁莱,立刻发现他是那么眼熟,仿佛来自自己的灵魂深处。

    “小姐。”宁莱笑了一下。

    南茗晚呆住了,“你是谁”

    “你忘了吗,我是答应过要保护你一生的骑士,当时你还跟我生气,说我应该自称为王子很抱歉,我现在依旧不是王子。”宁莱低下头,他为自己力所不能及而羞愧,从自己十五岁见到她的第一面起,他就决定要保护她一辈子,让她为自己而活,而不是永远做父亲的洋娃娃,可是,如今他还是不能。

    一只手轻轻的捧起了他的脸,南茗晚不可置信地说“是你”

    庄家祖宅,庄正霖躺在(床chuang)上,手臂上插着针管,庄裴泽看着不断滴下的药物,心(情qing)复杂。

    就在刚才,他得知了一个惊天消息,庄正霖不但病了,而且已经是肝癌晚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