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天后小军嫂〕〔异能少女重生:帝〕〔重生小俏娘:摄政〕〔斗破之分身〕〔为死者代言〕〔漫威全新纪元〕〔蜀山之魔君传奇〕〔美漫之哨兵〕〔三国争鼎〕〔非凡教练〕〔华尔街传奇〕〔大唐咸鱼〕〔危险游戏群〕〔假魔王的圣光修养〕〔攻略极品〕〔秦时小说家〕〔后手〕〔赘婿奶爸〕〔嫡福〕〔相公不在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93这句话口气极为复杂,听不出是褒是贬
    楚希静愣了,她不能假装她没听到那句话。

    庄裴泽看着她的眼睛,再一次告诉她,“庄铭丰踩在我的头上那么久,他不配,我父亲的产业,也不能落在他手里。小静,这就是我,接不接受,在你。”

    庄裴泽在她额头轻吻一下,然后歪下头,“但是不管如何,我会(爱ai)你,在我眼里,你始终是我的。”

    同样是表白的话,只是里面的柔(情qing)蜜意已经少了很多,更多的,是占有和霸道。

    庄裴泽还有事,说完后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楚希静一眼,然后转(身shen)离去。楚希静呆呆的,最后的铃铛声也停下,他应该已经走远,而且不再回头。

    楚希静木木的把店门关上,然后走到院子里,蹲在院子口小声哭了起来。她最害怕的那一刻还是来了,曾经庄裴泽周围的家人都要拆散他们,她就很不安,如今终于庄裴泽也过来劝她了。

    楚希静哭到坐在地上,她几次想追出去,让他改变主意,可是又被自己的尊严和绝望拦下,追出去就一定可以改变吗

    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到墙边他为自己种下的蔷薇,她还记得那时他们站的地方,她笑着对他说“吾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也许,猛虎是会嗅蔷薇的,但是一转(身shen),猛虎仍是猛虎,注定还是要遵循自己的杀伐攻掠之道。

    “哎好好好,那是当然的了,他们小哥俩是一起长大的嘛,好,我跟临霆说。呵呵”

    曾媛珠挂了电话,脸上却是一副好笑的神(情qing),又有点可惜,“裴泽这孩子怪不得人家有出息呢。”

    这句话口气极为复杂,听不出是褒是贬。

    刚回来的钟临霆又睡到了中午,叼着一盒牛(奶nai)正走下来,曾媛珠回头道“起来啦,正好跟你说件事,这个月你要做一回best an了。”

    庄裴泽坐到沙发上,漫不经心地说“是谁这么大胆敢让我去当伴郎,不怕被我衬得黯淡无光么”

    曾媛珠笑吟吟地过来“还不知道是谁把谁比下去呢是裴泽。”

    “咳咳”钟临霆被呛了一下,牛(奶nai)大半洒到了(身shen)上。

    “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洒(奶nai),”曾媛珠打趣地说,一边拿纸巾给他擦,“是不是还要用(奶nai)瓶给你装啊”

    庄裴泽的脸色却煞白,“他要结婚了”

    他的一颗心迅速往下坠,曾媛珠抬头看见他的脸色也吓了一跳,敏感的抬手摸住他的左太阳(穴xue),那里果然很烫。

    “是不是要犯病了,你的药呢”曾媛珠问。

    “他跟谁结婚哎呀你先告诉我啊”钟临霆鼓起勇气问道,拨开母亲的手。

    看他的样子,曾媛珠只好道“跟南家的南茗晚啊。”

    钟临霆一愣,最后猛地向后倒去,摊在沙发上,可是太阳(穴xue)的灼(热re)却消不下去了。曾媛珠很着急,“你的药在哪儿,妈妈去给你拿。”

    钟临霆却顾不得这个,他问母亲,“电话,我电话呢,我要打个电话。”

    说着起(身shen)去找手机,跑到楼上卧室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他立刻给楚希静打过去,可是响了很久也没人接,他心烦意乱,连头痛越来越重也不在意。

    曾媛珠跟上来,“你在干什么呀还不快找药,待会儿有你疼的。”

    “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行我要回b市”

    钟临霆说着就要出去,都忘了还穿着杯牛(奶nai)浸湿的睡衣。

    “你昨天晚上才刚送爷爷回来,这会儿就急着回去干什么”曾媛珠推了儿子一把,严厉地说,“快给我去上药对了你的那个香呢,不是说要点香吗”

    曾媛珠忙活着,等终于找到了药膏和香,一回(身shen)却发现儿子不知何时晕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