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乘龙佳婿〕〔唯一法神〕〔天庭红包群〕〔我是英雄导师〕〔我真是良民〕〔天道代理员〕〔惊天剑帝〕〔绝世主宰〕〔魔女公务员〕〔重生,英雄联盟〕〔重生军少辣娇妻〕〔六迹之星河创世〕〔明威天下〕〔炎黄人间〕〔无限恐怖轮回重启〕〔掀翻时代的男人〕〔地球穿越时代〕〔我家娘子猛于虎〕〔奇迹的召唤师〕〔红莲轨迹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296不管它怎么变,你都会在我身边帮我不是吗?
    吃了药,钟临霆的脸色恢复了些血色,楚希静坐到(床chuang)头让他把头靠过来。

    “让我看看。”她说。

    钟临霆顺势靠在了她的腿上,用手扶着她的膝盖闭上眼道“我担心你见到你,我感觉跟已经好了似的。”

    楚希静故意不理他的话,用手再去感受他的咒毒,却暗自惊异,越感受,越发觉咒毒好像变了似的,和之前的感觉有些微的不一样。

    她问钟临霆,“这次发作的感觉有没有什么不同”

    钟临霆困惑的蹙了下眉,然后道“嗯这次感觉好像不止是头痛,还有就是浑(身shen)没有力气,没有任何兴致,心里还空落落的。”

    说着他又抱紧了楚希静的膝盖,依赖的躺在她的腿上缩起(身shen)子。

    “怎么会这样”

    楚希静抚摸着他的太阳(穴xue),突然咬咬牙,“我先把咒牌摘下来一下,你能忍住吗”

    钟临霆惊讶的看看她,随后点了下头,自己把咒牌了下来,很快他就呼吸急促,面露痛苦之色。楚希静则专注的看着他的太阳(穴xue),从眼角开始到发际线,往外散发着紫色的诡异力量,可是外人应该是看不到的,只是,咒印却没有再显现了。

    楚希静立刻把符牌给他戴上,然后凝重地说,“是我太小看刻心咒了,原来这种咒不止一种形态,而是在不断进化,这样发展下去,它带来的影响会遍布你的全(身shen)而不止是脸上。虽然表面看不到了,但那是因为它更自由了,以这个趋势,总有一天,咒毒会入心的”

    钟临霆茫然的看了眼楚希静,似乎没能全部理解,亦或是这两天的折磨他有点模糊。

    楚希静却微微颤抖,“我太天真了,我以为给你止了痛就是压制住它了,实际上我的办法根本没有对它起什么作用,它始终在你的(身shen)体里,而且还在不断成长。”

    钟临霆愣着,最后嘴角浮起一抹苦笑,“是吗,反正我现在好多了,不管它怎么变,你都会在我(身shen)边帮我不是吗”

    说完他再度闭上眼,楚希静心(情qing)复杂,等再要跟他说话时却发现他竟然睡着了,呼吸平稳轻缓,神态是掩饰不住的疲意。

    楚希静抬起头,看见房门处曾媛珠又端着一个瓷碗正看着里面,见她望过来没有任何表示,转(身shen)离开了。

    楚希静出来,下了楼正碰上在沙发上喝茶的曾媛珠,她一副准备谈判的样子看的楚希静心累。

    “钟夫人,我一路赶过来舟车劳顿,现在很累,能不能先去休息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出去住也可以。”楚希静说,那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一直烦我我就住出去,反正是你儿子看病不方便。

    曾媛珠放下杯子缓缓道“楚小姐这是什么话,早就给你准备了房间,行礼也搬过去了,你当然还是住在这里比较方便。我也知道楚小姐最近大概心(情qing)不顺,也累了,那就先去休息吧,有事(情qing)我再给你打电话。”

    楚希静倒是很意外,但是听她说到“心(情qing)不顺”,顿时知道曾媛珠是在指她和庄裴泽分手的事,之前见家长曾媛珠也在,如今庄裴泽又订婚,精明的曾媛珠猜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楚希静更不(欲yu)多说,点了下头便随佣人去了,反倒是曾媛珠,坐在沙发上神(情qing)莫测,独自怔了好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