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神冢〕〔东方玄奇故事〕〔红楼之庶子风流〕〔校园神农〕〔弄花香满衣〕〔绣女锦途〕〔贫道要写书〕〔我就是这样的娇花〕〔幸得识卿桃花面〕〔奉孝夫人是花姐[综〕〔穿越蛮荒:拐个野〕〔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女尊天下:血族女〕〔超维入侵〕〔远古田蜜宠:小娇〕〔我是绝世树仙〕〔剑主八荒〕〔极品阎罗系统〕〔九龙圣祖〕〔致命记忆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01反正他不仁,你正好尝尝别的菜
    楚希静一到家就看到白黎已经在她家守着了,知道免不了一番轰炸,低着头拖着行李箱走过去,没想到白黎什么都没说,只是抱了抱她,轻声说了句,“都过去了,会过去的,相信我。”

    楚希静无力的枕在她肩膀上,好一会儿才起来,深吸口气说“我还好。”

    如果不去想着恨不恨的问题,就好受多了,至于(爱ai)不(爱ai)的问题就只能看时间了。

    这些天,楚希静唯一学会的就是顺其自然,恨不起来那就不恨吧,要是还(爱ai)那就(爱ai)着吧,苦就苦点吧,以一个平静的姿态来接受一切,过去就过去吧,若是过不去,那便是属于她的苦果。无悔,便是这段感(情qing)最珍贵的地方。

    楚希静低头做着新的咒牌,反倒是白黎看着网上的报道又生了气。

    “天天写,干脆给他们弄个婚礼倒计时好了,比高考倒计时看着还糟心”

    楚希静没说话,白黎趴到柜台上说“听说这次的排场称得上是世纪婚礼,不就是政治婚姻吗,很露脸吗好像很多明星都会去,公司的当家影后和影帝也接到了帖子,哼,我还庆幸我腕儿不够大不用去呢。哎,那天正好我也没事,我带去出去玩吧,多见见别的帅哥,这天底下的男人又不是死光了,你这样的有的是人抢。”

    楚希静摇摇头,“不用了,我最近事也多。”

    “多什么多”白黎好像生了气,“你看看你,都不给自己喘口气的机会,本来就死气沉沉,这下要是缓不过来还不彻底对男人绝了望你听我的,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转移注意力,反正他不仁,你正好尝尝别的菜”

    楚希静看看她,低声道“这方法不是对谁都管用的。”

    白黎立刻红了脸,咳了一声。不过她就是觉得很管用啊,那天被庄裴泽气了之后她无处发泄,就又去酒吧找了程边,虽然他很坏但是一晚上过后她确实觉得世界美好多了。看着楚希静白黎默默转起了主意,到时候说什么也要把楚希静拐出去。

    过了两天钟临霆也回到了b市,只是婚礼临近,楚希静觉得见任何人都有压力,她只是托谭义把东西带给钟临霆,自己只想一个人静静的。

    终于到了婚礼那天,楚希静一大早就被白黎拉走,说今天非要她疯狂一把不可。她还叫来了同公司她认为不错的几个新人,都是年轻帅哥,在酒吧包间,大家喝酒狂欢,可是楚希静总觉得更不自在,可是她也想,也许这天在嘈杂的听不到自己声音的环境度过,似乎也不错,可是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楚希静终于站起来冲进卫生间,一边把刚喝下的饮料呕了出来,一边眼泪也绝了提,她知道,这一刻庄裴泽应该正和南茗晚在教堂宣誓。

    看着镜子里满脸泪痕的自己,楚希静凄婉地一笑“裴泽,我终于彻底失去了你”

    白黎敲门叫了声“小静”,随后便也没了声音,楚希静趴在洗手池上不知过了多久,最后她擦了把脸出去,谁递给她酒就喝,谁说什么她都点头,既然气氛麻痹不了自己,她只能靠酒。白黎以为她终于放开了,建议大家待会儿换场子继续玩,然后在楚希静耳边说“宝贝,今晚有人看上了你,这孩子还没出道,是个可口的青苹果,你要不要尝尝”

    楚希静喝了太多酒,靠在白黎肩膀上根本就听不清她说什么,白黎搂着她亲了一口,“好吧,姐姐今天负责带坏你,好好的坏一把,然后把那人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