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吻入怀:霸道〕〔慵懒的魔王系统〕〔异魔天降〕〔我要当天帝〕〔重生八零之军妻撩〕〔我只是个穿越者〕〔未来武道修练网〕〔小农民大明星〕〔悲风公爵〕〔变身之血海芳菲〕〔霸主崛起〕〔绝天神帝〕〔神医弃女:邪王嗜〕〔异墓录〕〔浮生六记之长相思〕〔我的司令夫人〕〔傅先生,你被挖墙〕〔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美漫的一拳局长〕〔魔武永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03闯祸精
    楚希静动弹不得,酒店的门是那种全平的,按说凹凸有致的她趴上去会有些缝隙,可是因为压力太大,连缝隙都没有了,楚希静一时不知道,他到底是要亲密,还是要挤死她。

    慢慢的,庄裴泽的手围住她的小腹,紧紧抱住,把头抵在她的颈窝,低低地说“别离开我静儿,你不能也不要我。”

    楚希静瞪大眼,愣愣的,心中的柔(情qing)和恐惧一瞬间碰撞,一阵令人眩晕的火花过后,却是一片死寂。

    “你先放开我。”楚希静平静地说,可是对自己的声音却有些陌生。

    庄裴泽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松开她,然后把自己的外(套tao)披在楚希静(身shen)上,楚希静却觉得那件新郎礼服无比刺眼,她把那件衣服拨到地上,然后捡起自己的外(套tao)把扣子一颗颗系上。

    她躲开庄裴泽要触摸她脸的手,“我们已经结束了。”

    楚希静说完后感觉(身shen)体里的力气一下都没有了,原本以为很难说出口,但是也说了。

    庄裴泽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抵住门,将她困在中间,仿佛(禁jin)锢一直随时会飞走的蝴蝶。

    “静儿,你说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妄你我相(爱ai),心里有彼此,这难道不是真实吗在这一刻,我们甚至可以有夫妻之实,那不是真实吗你为什么非要在意那些明知道是假的东西,在人的一生中,那些不才是过眼的云烟吗它们从来都不曾影响过那些真实的东西。你真的要为那些虚妄而放弃真正的真实吗”

    楚希静呆呆的抬头看他,他的眼神无比认真,她的脑海里闪现当初钟爷爷形容他的那句话。

    天才

    楚希静很想笑,事实上她也真的笑了出来,笑的浑(身shen)颤抖。

    他真的好聪明啊,比她都像个修行之人,如果没有经历过,她大概真的会迷茫,可惜,这次的主角就是她,她知道自己的感受。

    “难道不是你先为了那些所谓的云烟,虚妄,而放弃了我吗”

    楚希静说,然后她转过(身shen)去转门把,庄裴泽一下按住她的手,然后紧紧抱住她,楚希静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紊乱,其实这时候她也是。她用两只手转动了门把手,并死死抓住不放。

    “裴泽,别让我恨你。”

    楚希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流下来,正滴在他抱着她的手臂上。庄裴泽木木的松开,楚希静立刻拉开房门,向着惨白的走廊奔了出去,那是一条好陌生的路,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要走。

    庄家。

    “哎,南小姐(身shen)体不太好,我们闹洞房不太合适吧”

    新房外,一个埋伏的纨绔子弟说道。

    为首的钟临霆冷哼了一声,唇角邪魅的一挑,“哼,折腾了老子一天,我当然要回报他一下,放心,一会儿进去我们只冲着新郎不就行了”

    实际上钟临霆是料定,今天晚上新郎和新娘根本不会怎么样。

    钟临霆用一根铁丝捅开了门,比了个ok的手势,大家立刻发出低低的惊呼声。然后慢慢推开门挤进去,房间里灯光昏暗,但是(床chuang)头还亮着灯,垂地的雪幔绕在(床chuang)周。钟临霆心里打起了鼓,难道两人睡一起了

    可这会儿犹豫也已经晚了,背后几个如狼似虎的小伙子猛地拥了上去,还把钟临霆最先推到了(床chuang)上。

    顿时一阵混乱,几个人的鬼吼鬼叫中,一道惊恐的女声伴随其中。钟临霆被推搡在(床chuang)上挣扎半天,最后一把扯过那碍事的幔布,低头只见南茗晚面无血色的正在他怀里,一手还颤抖地揪着他的衣服。

    “不是,嫂子我不是故意的。”钟临霆看到南茗晚那副要吓昏过去的样子,赶紧要退下(床chuang),手忙脚乱地扒拉南茗晚的手,“嫂子我错了,我们闹着玩的”

    可一句话没说完,就见南茗晚艰难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晕倒了。

    “我((操cao)cao)”(身shen)后的另一名闹洞房的人说,“咱们闯祸了钟少哎,新郎呢”

    钟临霆立刻抱起南茗晚往外走,“还管什么新郎啊,快叫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定制婚宠:少帅,〕〔九爷,宠妻请节制〕〔圣域武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