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后,忠犬已到请〕〔我做狱警那些年〕〔地府快递员〕〔天阿降临〕〔鬼差直播升职记〕〔大明寻物指南〕〔未来巫师〕〔我修非常道〕〔二次元女友攻略系〕〔心里有个兵工厂〕〔变身最强之病弱七〕〔郡主难惹〕〔自古红楼出才子〕〔暹罗鬼影〕〔我真的是大罗金仙〕〔汉兴八百年〕〔至尊之神女〕〔大唐快递柜〕〔亿万豪宠:上将的〕〔遨游在无数位面世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05我是看你好笑,猪头……
    最后钟家带着挂了彩的钟临霆回家,在车上钟临霆摸着自己的脸,“啊我会不会破相了妈你看他多狠,小时候他也这么揍我,你的好心都喂狗了,哎呦这只眼睛睁不开”

    钟颐好笑的往后看,“裴泽的脸跟你一样花都算是公众人物,看你们怎么办你也是,你吓晕了他的新娘子,他揍你两下你挨了就是了,打什么打”

    “他才不是。”钟临霆靠住一言不发的母亲,“妈我错了,不行你打我两下。”

    “打你”曾媛珠浑(身shen)发抖,“你(身shen)上还有下手的地儿吗你还是小孩子吗,啊临霆,你真该”

    曾媛珠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又靠在椅背上不说话了。

    第二天,楚希静头痛(欲yu)裂地开门,刚收拾好店里,就见一个人闪(身shen)进来,穿着一(身shen)黑色的风衣,鸭舌帽压的低低的还带着口罩,楚希静刚要紧张他就把口罩摘了。

    “钟临霆你怎么来了你今天的伪装有点怪,还是你演戏化的妆吗”楚希静看着他一脸的伤呆呆地问。

    钟临霆把口罩扔在桌子上,“没有,我就只是单纯的破相了而已。对了你有好快点的药膏吗,或者功法之类,还我漂漂拳什么的。”

    楚希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她确实有自己研制的伤药,立刻去柜台里拿出来让他过来,一边给他上药一边问“你跟谁打架了”

    “嗯,跟庄裴泽嘶啊你痛死我啊”

    钟临霆一声吼楚希静才发现下手重了,呐呐地问“你跟他怎么打起来了”

    钟临霆不满的瞪她一眼,“他不该揍吗怎么,你希望谁打赢啊”

    楚希静没说话,帮他小心的上药,钟临霆咕哝了句什么,又说“你肯定希望他赢。”

    “那我现在在帮谁上药啊。”楚希静说。

    钟临霆一听,顿时又眉开眼笑,只是又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扶了扶脸继续笑。

    “最近伤了脸不能见人,庄裴泽还有个度蜜月的借口,我就只能称病躲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见楚希静一直不说话,他终于问“昨天,他是不是去见你了”

    楚希静看看他,没说话也没否认,钟临霆便拉下了脸,“真不要脸,他都结婚了还不放过你,我昨天应该揍他更狠,嘶”

    “你就别做大表(情qing)了。”楚希静无奈地道。

    用棉签给他处理眼下的伤,虽然没流血但是都肿了,钟临霆一眨眼,长长的睫毛就拂过她的棉签,楚希静看看他,即使被揍成了猪头样,还是能从细节中拾捡出他原本的精致。

    “你别看我嘛,这个时候又不好看。”钟临霆小声说。

    楚希静咳了一声,“我是看你好笑,猪头”

    说着回(身shen)去又拿一瓶药,“那,这个拿回去,(身shen)上有伤也可以用。”

    刚说完门口的铃铛响,曾媛珠拿着手包走了进来,看见自己的儿子在,一笑,“我就说,伤成这样还要出门,肯定是来了这里。”

    “妈我来上药。”钟临霆赶紧说,声音却发虚。

    “上完药了”曾媛珠和颜悦色地问。

    “嗯。”钟临霆不明所以的点头。

    “那回去吧,我跟楚小姐说点事(情qing)。”曾媛珠过来把手包放在乌木桌上,自己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