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诞生〕〔最强无败大反派〕〔诸子摆驾〕〔一痣倾心〕〔超级兵王叶谦〕〔舰娘之红色血统〕〔怒刷存在感〕〔魔法道士女装吧〕〔都市重生之破天诀〕〔我,不是NPC〕〔妖尾之金金果实〕〔最佳娱乐时代〕〔舞女与教授〕〔无限气运主宰〕〔我的女友是傲女〕〔王牌强兵〕〔神祇〕〔顾少宠妻甜蜜蜜〕〔蒋介石的一生〕〔透视小村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17现在人心都坏了
    “我不相信”

    庄裴泽突然吼道。

    “为什么,凭什么”庄裴泽失控地抓紧楚希静的胳膊,双眼凶狠的瞪圆,“明明还没有过去为什么回不去”

    “因为有些事(情qing)已经变了。”楚希静说。

    昏黄的光线下,有泪水点缀的她看上去格外凄美。

    “我不再是那个从前的我,我要跟钟临霆结婚,是认真的。”楚希静说,她垂下眼,“况且,我虽然很感动你后来又去找了宁莱,但是最初答应南家的婚事,你并不是为了成全他们不是吗”

    “为什么你要跟我这样计较”庄裴泽吼道,如同受伤的困兽,“你明知道我(爱ai)你,你为什么一点也不肯原谅我”

    楚希静使劲想拽出自己的手,为什么因为她在找理由,她必须这样计较,此刻才能转(身shen)离去,才能放手。

    庄裴泽突然一把拽过她,用力捏住她的下巴,泄愤般吻过去。

    “唔”

    钟临霆闷哼一声,高大的(身shen)躯竟然后退几步差点摔倒,他摸了摸鼻子,手指上已经沾了血。

    第五竹挡在楚希静(身shen)前,甩了甩刚才打人的拳头,扬起下巴说“你干什么你已经不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楚希静拉住第五竹,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转(身shen)朝家里跑去。第五竹立刻挡住路,一副备战状态,庄裴泽却傻傻的站着,眼睛失神的望着楚希静跑走的方向。

    第二天,楚希静用黛玉贴给自己的眼睛消了肿,穿上新娘的婚纱。胡同里从来没这么(热re)闹过,大家都走出家门,来送送这个美丽的新娘。

    楚希静带着第五竹和白黎,在这些殷切的目光下离开了,一路上楚希静仿佛感觉不到这场婚礼的瞩目,她只是低着头,静静的。

    到了教堂,头纱未除之前,她看钟临霆也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当牧师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时”,她眼前的白纱才被掀起,钟临霆看到她时也是一愣。

    其实很多年以后,楚希静都始终想不起来自己当时的眼神,还是由钟临霆描述给她他说她当时的眼神,就像是刚离开鹿妈妈的鹿宝宝,那么的凄楚,可人,让他的心突然揪痛了。所以那天他的吻,特别的轻柔而小心翼翼。

    楚希静感觉这一天昏昏沉沉,似乎每个人都比她要认真和激动,到了晚上她坐在新房的时候,还没有找到成为新娘的感觉。

    不知道别的新娘会不会也像她这样,反正她反应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趁钟临霆还没回来,小心的去打开(床chuang)头柜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像润滑油的东西后,轻轻的松了口气。

    钟临霆终于一(身shen)酒气的回来了,他脚步有些虚浮,但是好在眼神还算清醒。这时的他已经褪去燕尾服换上了一(身shen)唐装,这是他今天最后一件礼服了,对应着楚希静(身shen)上的那(身shen)。两人(身shen)上的衣服都绣着龙和凤,楚希静的红妆也(娇jiao)艳端庄。

    钟临霆站在门口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床chuang)边的美人,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走过去,在楚希静浑(身shen)汗毛都竖起时他拐了个弯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箱子东西,然后到门口忙活起来。

    “你在做什么”楚希静小心地问。

    在门上系铃铛,在门口的地面上摆满老鼠夹,这难道是她不知道的某种新婚习俗吗

    钟临霆蹲在门口忙活着,一边解释,“你不知道,现在人心都坏了,闹洞房没大没小,咱们必须得有所防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