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宠之名门嫡妃〕〔召唤神秘〕〔七零甜妻撩夫记〕〔前夫,好久不见〕〔穿越七十年代之农〕〔离婚时大家都不成〕〔腹黑萌宝:追我妈〕〔永世为奴〕〔高手的二次元生活〕〔她比蜜糖甜〕〔熔炉之火〕〔我绑架了全世界的〕〔永恒落枫〕〔幻术魔女的江湖〕〔前方白色〕〔神秘老公放肆宠〕〔嫡女生存手札〕〔特警为后:误惹妖〕〔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狂妻:霸道戾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40管他的,老子就是很幸福
    楚希静擦干头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从梳妆镜往后看,(床chuang)上的钟临霆已经瞌上眼累的睡着。

    在浴缸里第一次后,钟临霆便难自控了,楚希静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每当见了苗头起来就立刻帮他弄,总觉得赶紧把火扑灭最安全,最后反倒是钟临霆求她,别那么快,他真的不会干坏事的。把楚希静臊的满脸红,最后到(床chuang)上他还要趴着睡,怕楚希静看见一点反应就草木皆兵。不过总体而言,他很满足。

    楚希静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被子缠在他腰上,半个脊背个臂膀都都在外,睡脸上的神(情qing)像是吃饱喝足的猫(咪mi)。楚希静拨开他的头发又仔细检查一遍,这次是真的没有苗头了。钟临霆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看见是她,慵懒的一笑,往旁边挪了挪拍拍(身shen)边的位置。

    “我还有点事。”楚希静忙说,然后帮他盖好被子,那么多**露在外面让她想起浴室里的光景。

    “嗯”钟临霆呢喃着拉住她的手,“睡吧。”

    楚希静忙别开眼,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你先睡,明天还要拍戏,我一会儿就好。”

    钟临霆撅了撅唇,委屈的闭上了眼,楚希静起(身shen)松口气,回到梳妆台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录今天关于刻心咒的(情qing)况。记录完了才想起,自己之前是为了问关于酒吧违(禁jin)药的事,听钟临霆所说那就应该是真的。现在想来,楚希静自己在酒吧也遭遇过下药,本(身shen)也十分痛恨这种行为,看来有必要去打探一下,屠爷虽然一心想洗白,可毕竟产业太多,不能都兼顾。

    第二天,钟临霆在片场哈欠连天,可是一脸的满足,谭义过来给他参茶的时候都说“yndon,你也稍微低调点,大家都知道你是新婚,你用不着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很明显吗”钟临霆摸摸自己的脸,然后又笑开,管他的,老子就是很幸福

    谭义神秘地道“怎么,要不要我去给你弄点补品最近吃一吃”

    “我不是天天都在吃吗。”钟临霆说道。

    “不是啊,”谭义挤眉弄眼,往下看了看,“我是说专门用于新婚时期的补品,免得你被榨干了。”

    榨干听到这个词,联想到昨晚自己的状态,钟临霆难得的老脸一红。

    谭义更来了兴致,凑近他,“弟妹看起来(挺ting)内敛的,难道很强悍”

    钟临霆害羞了,强悍倒真是很强悍,那么点个子却把他弄得求饶。

    谭义开心了,难得见钟临霆也有这个时候,正想再打趣他,突然看向钟临霆的(身shen)后,敛了笑小心地说“那个二大爷又来了。”

    钟临霆闲闲地回头,见正是这部戏的主角走过来。徐尔,因为喜欢拿派头被谭义戏称为二大爷,其实剧组里也有人这么叫。

    本来这部戏的主角是钟临霆,可钟临霆不喜欢男主演了男二,导演便又请来徐尔做男主,徐尔今天已经四十多岁了,演十八岁的男主虽然不合适,但毕竟是老演员了经验丰富,而且保养的还不错,只是一开口就是倚老卖老的口气,一副挑刺的愤世嫉俗面孔,没事总喜欢训训现场的年轻演员,大家表面上尊重他,其实都不愿被他盯上。

    “徐哥,”钟临霆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喝茶吗”

    “不了,”徐尔背着手说,用眼角打量了钟临霆一眼,拖着长音儿道“小钟啊,最近你是不是演的太过用力了,我觉得不太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