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释灵逸志〕〔来自瓦罗兰的最强〕〔魔鬼主教〕〔火影之最强主宰〕〔口袋之数据大师〕〔黄金渔村〕〔还看今朝〕〔山海乾坤界〕〔海贼之金色狮鹫〕〔海贼之血旗天下〕〔残明虎啸〕〔最佳恐怖片导演〕〔山沟皇帝〕〔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异世界宠物店〕〔大明影侯〕〔海明〕〔绝世武侠系统〕〔武林大逃杀〕〔杀毒猎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51直到你交给我
    楚希静看看他,咽了口唾沫,“当然,我嫁给了你。”

    “是吗,”钟临霆低低地说,然后更紧的抵住她,“那天晚上,我们在浴室里,我以为你是我的,因为我们有了你和别人没有的亲密,因为我意识到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那你呢,你愿意交给我什么”

    楚希静不解的想了想,“我”

    她想说夫妻二人彼此要承担的责任,可是又本能的觉得这不是他要的答案。

    钟临霆突然抱起楚希静,转(身shen)将她放到(床chuang)上,楚希静往里面挪了挪,被钟临霆拽住脚踝,他抬起一条腿跪在(床chuang)边,问她,“你有把我当做你的男人吗”

    “当然,你是我丈夫啊。”楚希静说。她为了他都可以不见庄裴泽,这就是因为夫妻之间的责任啊。

    钟临霆突然俯下(身shen)用手抵着(床chuang)看着她,“我说的是男人,你自己的男人算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把扯开她底下的丝袜,不由分说的上(床chuang)趴伏过去,楚希静忙闭上腿,可是他的头已经隔中间了。

    “你干什么”楚希静慌了,蹬着小脚踩他的肩膀,脚踝却被钟临霆捉住,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楚希静鱼一样打(挺ting),抽着气问道“你在干什么走开,临霆”

    钟临霆抬起眼,((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我要你交付给我,像我那天一样,义无反顾。”

    楚希静咬着牙,不能,这太耻辱了。她心里还有别人,她心里还想着别人啊,她怎么能在他的唇下这样

    “临霆临霆我错了,我不该忘不了他,我不该为他难过,你放开我,我不能”

    钟临霆却突然加重了,狠狠握着她的小腿,含糊不清地道“我知道,我可以等,但是不管你忘没忘,你要时刻明白,我是你的男人我现在就要你明白”

    天哪,这怎么明白非要是现在吗楚希静绝望了,她无力的躺在(床chuang)上,感觉自己像是被别人((操cao)cao)纵着的傀儡(身shen)体。

    她怎么能这样,她原来这么不堪吗她明明还没忘记庄裴泽,可是竟然不恨钟临霆这样对他,她怎么能这么纵容他

    她羞愧地大哭起来,“你停你个混蛋,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停”

    钟临霆这次铁了心,压下自己的**也狠下心不理她的眼泪。

    “直到你给我,静静,直到你交给我,否则今天晚上,我绝不会停”

    这一晚注定很漫长,一男一女,仿佛在进行只有两人的拔河赛,一方拉过去一寸,另一方立刻紧张的拉回来。只不过楚希静在争夺的,是自己的理智。她企图恨钟临霆,脑海里闪过他的所有缺点,嚣张跋扈,不解人意,幼稚可笑可是这些缺点都在心里跳动,反而拼凑出一个无比鲜活的钟临霆,让楚希静大惊,他什么时候进入她心里这么深的

    这一失神,理智就再也拉不回来。她想过抗拒,可是从未受过这样刺激的她反倒比一般人更敏感,越紧张就越难防守。

    随着被那陌生的感觉攻陷,楚希静无法自制的大哭起来,每一分欢愉都会转换成更多的羞愧和自我唾弃,她竟然是这样一个女人,心里还未忘记一个男人,就把自己交付给了另一个男人。知道自己也是个俗人,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