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地狱归来的男子〕〔超奇〕〔逆天凰妃:星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草莽年代〕〔快穿之反攻略系统〕〔大玄师〕〔餐饮巨头〕〔花都逍遥医仙〕〔盛唐之刺遍江湖〕〔神帝的宠妃〕〔海贼之无名〕〔怪秘之旅〕〔乱世盛宠:公子宠〕〔美漫之驱魔神探〕〔最爱陌生人儿〕〔一剑龙凰〕〔梦想变普通〕〔最终之自我救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353可我终归不是你儿子
    一(身shen)黑色的旗袍加上黑色天鹅绒披肩,楚希静站在钟临霆(身shen)边,朝庄正霖的遗像鞠了一躬,转(身shen)时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下,不敢看庄裴泽,还好钟临霆刚好挡住了她。

    “节哀顺变。”钟临霆难得庄重地说,然后碰了下他肩膀,“要是想喝酒晚上去找我。”

    说完他想起什么是的看看楚希静,楚希静曾跟他约法三章,晚上如果在外面喝酒要提前说一声而且讲明理由,因为她讨厌他一(身shen)酒味儿。

    本来只是夫妻下意识的动作,庄裴泽的眉毛却骤然蹙紧,他冷冷地说“不用。”

    钟临霆讨了个没趣,撇了撇嘴走开。

    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喧哗,项茹艳让人去看怎么回事,她旁边的庄梦贞却拉她一下,用哭过后带着鼻音的声音道“还听不出来啊,是大哥,没想到这里他也闹。”

    庄铭丰一副烂醉的状态,在外面大骂庄裴泽鸠占鹊巢,骂自己的父亲,被保安架住还是不停嘴。

    灵堂里的人都默契的保持沉默,庄正霖去世后遗嘱带来的大反转他们都知道了,此刻只是心照不宣的交换眼神,这种反转在豪门大家里,本也是常有的事,只是没想到庄正霖做的那么决绝。他名下所有的公司和产业,除去给女儿的嫁妆和妻子的那一小份,几乎都划到了庄裴泽名下,庄铭丰则只有几处不动产和极少的公司股份,对一般人来说,这些产业也够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可是对于本来觉得自己应该继承庄家的庄铭丰来说,根本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为此,他到律师事务所去闹,喝醉酒去庄合找庄裴泽,如今甚至来父亲的棺椁前闹。

    对于他这种行径,项茹艳反倒嗤之以鼻,对于丈夫对自己的薄(情qing)她虽然也很愤怒,但是很快她就调转风头开始转变态度,让女儿多跟这个“二哥哥”亲近,以庄裴泽(爱ai)护妹妹这个势头来看,势必是不会不管庄梦贞的,庄梦贞以后出嫁,这个哥哥肯定也会有所表示。

    “保安快把他赶出去,真不嫌丢人现眼。”项茹艳用手帕掩了掩鼻说。

    几个保安一起上,终于把庄铭丰给拽了出去,人群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哼,这种败家子,不知道庄正霖留给他的那点钱够他花多久,到最后会不会把公司的股份也卖掉。”

    “怕什么,他就是再没出息,毕竟也是庄家的人,这位小庄总也不会让这个哥哥饿死。”

    “倒也是,不过这位小庄总倒真有庄正霖当初的气魄,你看他,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掉,一直这么冷静,两人长得都那么像。”

    “这有什么稀奇,我告诉你,他们本来就是父子”

    庄裴泽好像听见了这些声音,又好像听不见,他只是木木的站着,目光随着钟临霆和楚希静追了出去。

    手机突然响起,他到外面去接。

    “喂”

    “裴泽,我是你伯母。”曾媛珠在那边说,声音听起来很关切,“你还好吧裴泽,伯母这边实在走不开,没能过去陪在你(身shen)边,你多见谅,这样,伯母明天就能赶回来,到时候”

    “不用了。”庄裴泽淡淡地说。

    “裴泽,”曾媛珠有些心疼,“你要是心里难受就说出来,伯母知道你心里苦,从小就心疼你”

    “可我终归不是你儿子。”庄裴泽说。

    曾媛珠一愣,庄裴泽从来未这样跟他说过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