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细胞修神〕〔阴冥之旅〕〔玄医归来〕〔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我本枭雄〕〔无敌修仙学生〕〔大明第一祸害〕〔九域剑帝〕〔地中海霸主之路〕〔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妃入宫墙〕〔形,影〕〔超神学院之瑞萌萌〕〔血族亲王:鸢尾未〕〔FGO闯异界〕〔旅法师的学霸系统〕〔鹰掠九天〕〔不死仙帝〕〔燃钢之魂〕〔混沌大至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05自己的声音,有一天也会像这样被淹没在里面吗?
    楚希静也愣了,呆呆的看着他,对啊,他说的有道理哦。她要做自己的事(情qing),而且有正当理由,干吗怕他生气啊。

    “因为你不乖,又任(性xing),你肯定会闹。”想了半天,楚希静给自己找了条理由。

    她说完还自顾自点了下头,好像很满意这个想法,顺带伸了个小懒腰,(身shen)子像小蛇般舒展了一下。

    钟临霆呼吸沉了下来,俯下(身shen),“你说的对,那我接下来要是做点过分的事,是不是也是自然而然的”

    “啊”楚希静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她试着碰了一下他,立刻缩回手,皱起鼻子道,“你又(裸luo)睡,去去去,(裸luo)睡不许靠这么近。”

    钟临霆眯起眼,“你觉得这么不乖的我,会听吗而且,我还在生气呢”

    这就叫自己挖坑自己跳,楚希静算是给了钟临霆做坏事的理由,因为醋意,他今天格外的难耐,非要一遍遍的确认她是自己的,才罢休。

    一次次的进犯,把她抛到顶点,却因为不能真的做,每每落下来两人都有点怅然所失,楚希静闭上眼,这不是真的,她不可能是在渴望,而且那个人还是钟临霆。

    庄宅。

    漆黑的卧室里,放在枕边的九龙玉杯隐隐放(射she)着异样的光华,在那光华里,隐隐有什么东西,如烟般翻滚着。

    “主子不用功,当然是这些做奴才的不够本分,没有看好主子,给我打”一个老迈的声音说道。

    然后几个小孩的哭声便响起。

    画面仿佛老电影一般的模糊陈旧,一个老人穿着一(身shen)古时的官服,只看到白须灰眉,却看不清样貌。

    “皇上,这天底下需要您的人有很多,可远不止您(身shen)边的几个奴才啊,为他们难过又是何苦,一国之君,当要明白自己的职责。”

    最终,那(身shen)穿龙袍的小孩吸了吸鼻子,把复杂的(情qing)绪都咽进肚子里,拿起笔一笔一划的做功课,下撇的小嘴明明还在抽搐。

    画面突然一黑,一个愤怒的男声突然迸出。

    “都没听见吗朕不但要推倒他的墓碑,衡山公主的婚事也就此作罢”那声音听起来极其愤怒,可转瞬又被一种悲凉淹没,“原来在他心里,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朕,在他心里,朕永远都背负着杀兄((逼))父的罪名,名不正,言不顺”

    庄裴泽在梦中看着这一幕幕的场景,所有主角的(情qing)绪他都能感受得到。他正要理清思绪,一道凄厉的女声叫的他后背发寒,仿佛一个女鬼临死前的尖叫。

    “他们是你的弟弟啊你到底有没有人(性xing)”

    随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不他们是寡人的耻辱,包括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是这样的母亲”

    庄裴泽终于张开了眼睛,他猛地坐起来,如同溺水的人刚上岸一样大口的呼吸,(身shen)上已经汗淋淋,再不醒,他就真的承受不住了。

    这些都是什么,真的太沉重了

    他突然别过头,看着(床chuang)头发着异光的九龙玉杯,光晕里翻动着的烟雾仿佛吸走了那些声音,每一次翻滚,都会呈现出一种(情qing)绪,然后再被淹没。

    自己的声音,有一天也会像这样被淹没在里面吗

    庄裴泽突然感到一阵孤独,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人。他摸出手机,这一刻他真的很想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七零年代过好日子〕〔娇宠农门小医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