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医凌然〕〔官路高手〕〔错嫁替婚总裁〕〔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剑鸣九天〕〔三国之武魂通天〕〔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变身之女侠时代〕〔真武神帝〕〔夜游记〕〔万界最强共享男神〕〔草莽年代〕〔和仙女小姐姐的网〕〔行走在地下的侠客〕〔嫡女惊天下〕〔嚣张宝宝:爹地大〕〔农门福妻:种田有〕〔超武枪神〕〔锦绣绒华〕〔移民全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19这就是她,总是守着自己的固执,逞强着
    “你他妈的停”萧慕骂道,“不会就让我来啊。”

    说着自己狼狈的开始弄,庄裴泽却“嚯”的起(身shen),把裤子一踢走向卫生间。

    “哎我不是在弄了吗”萧慕说,心想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

    可没一会儿就看见庄裴泽拿着他定做的那个“雕塑”出来了,过来跪在萧慕面前,无师自通的自己弄上,然后靠近他,纵使见多识广的萧慕也有些紧张了,倒是庄裴泽果断的很,两人在隧道里碰面时,都是一阵轻喘。

    “你你让我适应一下。”萧慕颤抖着说。庄裴泽没理他,俯下(身shen)开始劳作。

    天上的星星都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可是没一会儿就忍不住睁开,一眨一眨的看着阳台上的两个人,他的姿势那么旖旎,喘息那么**,两个沙哑的男声酥入骨髓。一个仿佛快崩溃了,带着哭腔,一个压抑着,低低的闷哼。

    我是羞羞的分割线,给他们拉个帘

    钟临霆收工后赶回家,轻手轻脚的打开门,上了(床chuang)后才发现楚希静并没有睡,她的眼角还有泪痕,枕头已经湿了一小片,枕边放着手机。

    “怎么了”钟临霆把她拨过来,大手抹过她小脸上泪。

    楚希静睁开眼,看见他有点吃惊,她抹了抹脸想缩进被子里,钟临霆却抱住她不放,“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啊。”

    楚希静眸光微闪,“我今天对他说了我已经放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难过。”

    第一次和钟临霆分手时,她几乎没有掉泪,因为对他的恨意让她不(允yun)许自己落泪,可是这一次她明知道是不可避免的,可还是难过。

    钟临霆愣了愣,仿佛什么都明白了,把她的头按在怀里,“没事,你哭吧。”

    楚希静推着他,她的泪终归是为上一段感(情qing)流的,她不想在钟临霆怀里。

    “别动,”钟临霆低低地说,手臂收的更紧,“你现在可以不把我当成丈夫,就当成朋友,什么都行,但是别一个人哭,我不许。”

    楚希静终于不再抗拒,在他怀里尽(情qing)的哭出来,她曾经寄予希望的第二段恋(爱ai),终于也这么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钟临霆低头看看,楚希静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像个水做的娃娃。钟临霆蹙起眉,用手指顺着她的五官抚下来,好像从自己认识她,她就是一个外冷内(热re)的人,明明特别感(性xing)重感(情qing),却偏要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明明最容易心软,连他这种人都会同(情qing),还偏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她把每一个伤痕都藏在心里,好像自己从不会受影响,可事实上,她从来没有忘记过。

    因为自己的负心,她改变了人生轨迹,因为当初的一次疏忽,硬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shen)上而去收养小扬。这就是她,总是守着自己的固执,逞强着,像个别扭的瓷娃娃,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脆弱。跟她在一起的很多时候,其实他都觉得自己(挺ting)不是东西的,可仍像个泥娃娃一样赖着她,在洁白无瑕的她面前傻兮兮的笑着。靠着脸皮厚和粘(性xing),硬是要和她在一起,而她一边嫌弃着,一边还是担心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智能直播之地底世〕〔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兔仙娇妻:山里夫〕〔大国之巨匠〕〔洪荒大自在道〕〔万界淘宝店〕〔古蜀国密码〕〔极品狂医〕〔仕如破局〕〔重生之末世凌薇〕〔我的分身是鬼差〕〔凰池〕〔华娱终极大亨〕〔星际女王养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