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闷骚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年先生,慢慢喜欢〕〔至尊特工〕〔蔺先生,一往情深〕〔早安,龙先生!〕〔萌妻不服叔〕〔主角崛起〕〔暖婚似火:顾少,〕〔重生嫡女有空间〕〔完美遮仙〕〔权宠之仵作医妃〕〔医痞农女:山里汉〕〔先婚后爱之独宠世〕〔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扶一把大秦〕〔直播之跟我学修仙〕〔科技改变异界〕〔藏剑星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31洗不掉了
    罗晓晓看着那张名片犹豫了很久,她在内心里不断的阻止自己,为了尊严也好,觉得荒谬也好,她觉得不应该这样。可是当她抬起头,看见自己狭小的房间,还有小桌子上早已凉透的饭菜,想起自己渺茫的未来,仿佛有一种不安催动着她似的,她还是拨打了那个号码。

    “喂你好。”

    电话响了四声就被接了,对面的声音柔美而清亮,口气淡淡的又透着一点慵懒。

    “你是”那边楚希静听不到回应就问道。

    罗晓晓咽了口唾沫,“是我,今天你给我留了名片。”

    “哦,你还好吗”楚希静忙问,把手上的书放在(床chuang)头柜上。

    罗晓晓看了眼自己腿上的伤口,只是用一块ok绷贴着,都没有完全盖住。

    “我没事,我只是想问,你这张名片上写的是真的吗,那你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吗”罗晓晓问,心也提了起来。

    楚希静这才知道自己拿错名片了,给的是灵符馆的名片而非灵福馆,她扶了扶额。想过后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如果有,可以到名片上的地址找我,如果我能做到,会尽量帮你。”

    罗晓晓惊呆了,这竟然是真的她呆呆的点了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见后又说“好,呃,我想问大概需要多少钱”

    楚希静揉着太阳(穴xue),“算了,就当是我赔礼道歉,这次是免费的。”

    “好。”罗晓晓抓紧电话,虽然很荒谬,但是她感觉眼前金光一闪。

    “那好,你可以随时去找我,店里一直有人,那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罗晓晓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向后躺倒在(床chuang)上,看着低矮的天花板,心里不住的问自己,这会是真的吗会给她带来转机吗

    这边楚希静也挂了电话,脑海里正在回想今天那个女孩的形象,想着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就在这时,浴室里却突然传来一声惊慌的惨叫,把她吓了一跳。弯腰往那边看去,“怎么了你又调错温度烫着自己了”

    “洗不掉了”

    钟临霆痛彻心扉地叫道。

    楚希静掀开被子下(床chuang)走过去,先敲了敲门,“怎么了,什么洗不掉”

    话还没说完,钟临霆就猛地拉开门,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

    “洗不掉了,肯定是时间太长,洗不掉了”

    他把楚希静捂脸的手拉开,硬让她看自己,“你看你看啊洗不掉”

    楚希静只好垂眼看了一下,黑色的印子果然还在上面。

    “你看我都搓红了”

    楚希静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在意的说“要不你拆个小牙刷试试。”

    钟临霆突然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她,最后痛心疾首“楚希静,你到底有没有把你的男人当人看”

    “好了好了大晚上的你别闹,小扬他们都睡了。”楚希静忙推他一下,真怕他又闹(情qing)绪。

    “你先去找件什么披上,别这么站着容易着凉。”

    楚希静说完回(身shen)去梳妆台拿了自己的卸妆油来,钟临霆披了件浴衣坐在(床chuang)上,一副幽怨的样子,嘴里咕哝着,“要是真画三天,肯定就跟纹(身shen)一样了,你说这个色素会不会已经渗进去了”

    “哪那么容易就渗进去,要真那样,谁还愿意受那个疼去纹(身shen)啊。”楚希静翻了个白眼说,走过来把卸妆油倒在化妆棉递给他,“那,你试试用这个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