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后,忠犬已到请〕〔我做狱警那些年〕〔地府快递员〕〔天阿降临〕〔鬼差直播升职记〕〔大明寻物指南〕〔未来巫师〕〔我修非常道〕〔二次元女友攻略系〕〔心里有个兵工厂〕〔变身最强之病弱七〕〔郡主难惹〕〔自古红楼出才子〕〔暹罗鬼影〕〔我真的是大罗金仙〕〔汉兴八百年〕〔至尊之神女〕〔大唐快递柜〕〔亿万豪宠:上将的〕〔遨游在无数位面世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67一棵大树
    钟临霆抬起头,惊喜的差点说不出话,“那你听我的,我们可以慢慢的,来”

    他慢慢放下她,楚希静猛地咬住唇,即使隔着衣料,可还是被那种感觉弄得差点吟出声。

    她抓紧他的头发,不自觉的动着,天哪,她竟然在渴望他,她竟然是这样的女人

    “静我(爱ai)你。”钟临霆面露痛苦地说,把头埋进她怀里,真想就这么要了她,可是又不自觉的想小心翼翼。

    “嗯,我知道。”楚希静朦胧间答应着,然后便又吻住他的唇,腰肢像不受控制般,还没有脱衣服,她就已经受不了了。

    突然她猛地抱紧他的头,在战栗似乎哭了出来,许久后才反应过来。

    钟临霆扶着她的腰,“静,你到了吗”

    楚希静懵懵的看了眼旁边的梳妆镜,钟临霆穿戴的好好的靠在(床chuang)头,她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坐在他(身shen)上,两根带子都滑在了臂弯,双唇红肿,满眼妩媚。

    她猛地跳了起来,向浴室冲去。

    “希静。”钟临霆叫她,语气缠绵,“我怎么办啊”

    楚希静背靠着浴室门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对外面说“等还是等你好了吧。”

    说完她立刻冲去洗手池边用凉水泼了泼脸,天哪,她这个被**吞没的坏女人

    钟临霆看着浴室的门傻笑一下,等就等,事到如今他才发现,他也想给她更好的感受。

    可即使做不成,今晚也不能就这么过了,缠磨了快两个小时,楚希静终于以不好好休息会影响恢复为由让他先睡,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搬出今天借的一本大厚书读了起来。

    “这不是给我看的吗,你看它干什么”钟临霆惬意的翻了个(身shen),伸出长臂在书脊上弹了一下。

    “别闹。”楚希静说,“你原来那部戏不是还没杀青吗不宜一次接受太多(身shen)份信息,我先帮你看看。就像你妈说的,咳咳没事多关心自己的丈夫,他的事业不也是你的事业吗”

    “噗你学的真像。”钟临霆忍不住笑开,又拉拉她,“别看了,这个人的事(情qing)看多了会压抑的,陪我”

    楚希静硬是坐着不动,忍住心里的悸动,知道要是躺下肯定又要被他缠。

    “你快睡不要管我,是我自己对嬴政好奇,我想看的。”楚希静说。

    钟临霆只好紧贴着她的腿,打了个哈欠咕哝道“我明白庄裴泽什么意思,你放心,不管结果是什么,我用心去试就好了,不对付了事,也不反悔”

    话还没说完,他的呼吸已经拉长,楚希静抚摸着他的头发,觉得,这大傻子有时候(挺ting)可(爱ai)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楚希静一开始也是看的只打瞌睡,毕竟隔着千年的历史,现在的文字南辕北辙的太多,过去的描写又简短笼统到不行,尤其嬴政这个人,文人对他的评价很难有中肯的,主观意识都很重,看着看着让人总觉得不得要领,越看越不相信起来。

    打了几个哈欠后楚希静甩甩头,干脆拿出一个笔记本,开始不看任何描写,而是只串联事件,把嬴政生平所有有历史考证的时间全部记录下来并画上时间线标明历史背景,写着写着,觉得纸不够大,又干脆起(床chuang)去拿了一张未裁过的大画纸过来,铺在地上开始边画边写。事到如今,谁嘴里说出的评价都不可信,只有那些发生的事(情qing),才是真的。

    楚希静聚精会神的画着写着,把所有的书都搬过来看,无论是历史大事件,还是有考证过的小事,全部都添到自己的这张图上。一夜过去,楚希静的图纸上呈现出了一棵大树,一棵由嬴政生平,和与他有关事件构成的大树。

    太阳渐渐升起,透过窗帘照进一部分。钟临霆睁开了睡眼,先摸了摸旁边,发现没有人后便起(身shen)四处看,一边打开了灯。

    “静静”

    刚要下(床chuang),脚却停在半空,地上铺了张小(床chuang)单那么大的纸,上面像大树分叉一样记载的密密麻麻,边上堆了一摞书,一台笔记本电脑也压在一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贵女阿好〕〔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