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旗那么飘〕〔晨光已熹微〕〔惹火小神医:国师〕〔快穿系统男神注意〕〔文明之万界领主〕〔争锋地〕〔大明通缉犯〕〔Boss腹黑:影后,〕〔夫妻无间道〕〔变身马猴烧酒吧少〕〔末世之战宠天王〕〔神行都市系统〕〔这个系统有点爽〕〔打造异界〕〔神话级联盟〕〔我很凶猛〕〔快穿之配角逆袭之〕〔宇宙霸业〕〔别吃那个鬼〕〔幕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95是因为一个谎言,他承受了本就不存在的责任
    今天是周末,叶苏和第五竹有约,一早就兴冲冲的准备出门,却被新过门的叶婶叫住。

    “苏儿你是找你叶叔去吗”方莘站在门口说道。

    叶家的家规是,家中男丁即使成家也要住在一起,使家族不散。叶苏有爷爷和大爷爷,父亲和兄弟也住在家里,所以叶家还算是(挺ting)(热re)闹的大家族。好在这个旧式的老宅院虽然破旧了些,不如屠府那么气派,但是规模够大,就是十几口人也住得下。

    “不是,我出去玩。”叶苏回头说,看见自己婶娘眼里的光熄灭,心里还(挺ting)内疚的。

    “叶婶,我叶叔昨天没回来吗”叶苏问。

    方莘突然脸红,自己的事(情qing)被一个男孩子看透,总还是难堪的。

    “他回来的晚,那时你们都睡了。”方莘说。

    叶苏转过(身shen)对向她,“你放心叶婶,我叶叔就是太忙了,爷爷很多事都交给他办,回去我跟爷爷说说,给叶叔放个婚假。”

    “不,不用了,你别说了,省的添麻烦。”方莘说完忙关了门,院落又恢复了寂静。

    叶苏有些纳闷,但还是先走了。方莘坐在房里的桌子旁发呆,新婚夜后,叶鸣臻就几乎没怎么跟她说过话,虽然也还是回来过夜,但是都是很晚才回来,躺下也是无言,早上天不亮就又走了。

    方莘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在意,她现在觉得心像被刀扎了个口子似的难受,一时恨自己,一时又觉得他绝(情qing)。

    叶鸣臻新婚之夜发现了她是初次,本来只是存疑惑,结果第二天在(床chuang)上发现了落红。那就是说,他已经知道他们之前根本什么都没发生,是因为一个谎言,他承受了本就不存在的责任。而当他明白之时,他们却已经又有了夫妻之实。

    想必是谁都会气不顺吧。尤其是他已经原谅过她一次了,结果却又发现一个更彻底的谎言。

    方莘真的很后悔,可同时又觉得凄楚,明明那天晚上他们还那么亲近,她从来都没有那么彻底的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信赖他依附他,可是转眼他连话都不愿意跟她说了。

    她承认她一开始抱着侥幸心理,也因为没有经验,她以为只要她不说他就觉不出,她上网查过,并不是所有女孩都会在初夜落红的,说来说去,是自己大意了。

    独自落了几滴泪,方莘突然抬起头,抹了抹脸,眼神变得坚定。

    不能忘了自己是留下干什么的,难道还真的奢望(爱ai)人和家庭吗她留下,是为了报仇。

    方莘突然站起来,走到梳妆镜前,把自己的脸擦了一遍,涂上一层同皮肤色的粉底液,厚厚的一层下来五官轮廓都弱化了,然后只将眉毛画粗,戴上一顶鸭舌帽,妩媚的眉眼被弱化后,方莘的五官显得有些中(性xing),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叶鸣臻虽然不理她了,但现在不是绝好的时机吗任谁也不会想到,新婚的她会在这时行动。

    方莘一(身shen)男生的打扮穿梭在她认定的一个酒吧,假装成一个想寻刺激但是又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她就打听到谁手里有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