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降灵人〕〔名门傲妻:权少,〕〔秦时明月直播间〕〔大周九千岁〕〔女帝的工程大军〕〔穿梁祝做女夫子〕〔重生之传奇农夫〕〔抗日之草根英雄〕〔极道蛊魔〕〔随身空间:独品农〕〔三界试炼场〕〔木叶之封火连天〕〔军门燃情:小妻狂〕〔三国之武魂通天〕〔沧海逐流〕〔头号前锋〕〔变身之女侠时代〕〔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地球穿越时代〕〔无限恐怖轮回重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496死就死吧,我现在比死好受不了多少……
    几乎没费什么大功夫,方莘就约到了药的那个人,虽然只是一个小喽啰,而且手里的药成色并不好,她知道这样的人手里没什么好的货源,却还是出手阔绰的买下了喽啰手中的货,她知道,有些事(情qing)不能急,她早晚有一天会钓到那条海底最深处的大鱼。

    出了酒吧,她七拐八拐了很久,才来到一个舞厅,进去后却并不跳舞,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抽烟,把烟灰不断的弹到面前的酒杯里,舞池中央有一根钢管,一个(身shen)材惹火的美女正在跳舞,她是舞池里的灵魂。可值得一提的是,给她伴奏的竟然是古筝,一个清瘦而面容干净的男孩子正低头专注的弹奏着,(身shen)上极简单白衬衫被穿出了一股仙气。

    这两者似乎怎么都联系不到一起,可这两个人却做到了,古筝的声音如同不断打在水面的雨滴,最后越来越急,钢管美女仿佛不是在钢管上起舞,而是缠绕着柳树的女妖,姿势曼妙又充满(诱you)惑。

    一曲终了,不论是向往阳(春chun)白雪,还是满腹私(欲yu)的人,似乎都得到了满足。

    钢管美女下了台一边朝方莘这边走过来,一边掏有人塞在她短裤里的钱。

    “你死哪儿去了最近”钢管美女坐下来,把桌上方莘的眼拿过来抽了一支。

    方莘看了看周围,好像恍如隔世似的。

    “我结婚了,阿浅。”

    钢管美女名叫孟意浅,比方莘要高挑一些,如果说方莘是没剪指甲的野猫,那孟意浅就是已经成精的狐狸,她的每一个眼神,甚至看似无意中晃动的腰肢,都蕴含着凡间女孩修不来的道行。眼神几乎没有定着的时候,总是在游曳着,让你抓不住,也摸不透。

    可是在听到方莘的话时,这双眼睛却定了一下,随机又笑开,问方莘,“是哪个冤大头啊”

    方莘想解释,可是又发现,叶鸣臻确实是他妈的栽在她手里的冤大头,她突然无限心酸。

    “别问了,反正就是结婚了。”方莘拿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杯酒一口喝净。

    孟意浅却突然像被针刺了一样眉尖皱起,用她那瘦长的手指一把抓住方莘的胳膊,“前几天林哥说他跟着老大混进了叶家的喜宴,说敬茶的新娘子有点像你。”

    “就是我。”方莘说。

    孟意浅瞪大了眼,手指把方莘的手臂都捏疼了。

    “你不要命了”孟意浅使劲压低着声音说,可实在多此一举,这里大声说话都未必有人听见,“这种便宜你也敢占,那姓叶可是屠爷的二把手,到时候有你死的”

    孟意浅说话难听,可是方莘知道她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真正为自己好的人。

    方莘抽出自己的手,半死不活地道“死就死吧,我现在比死好受不了多少”

    正说着,那个弹古筝的清俊男孩子走了过来,背上背着琴盒,“方姐,好久不见你了。”

    方莘有气无力地笑笑,“儒深,你还会弹古筝啊,真是没有你不会的乐器。”

    “顺带学的而已。”孟儒深一笑露出干净的牙齿,他干净的简直和整个舞厅格格不入。

    方莘苦笑着摇摇头,像孟儒深这种天才,永远都不会明白他的顺带对普通人来说有多难。但是上帝是公平的,他赐予孟儒深非凡天赋的同时,在出(身shen)上对他进行了严重的打压。

    孟意浅正要再教训方莘,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男人过来,他的托盘上有一个厚厚的信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