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细胞修神〕〔阴冥之旅〕〔玄医归来〕〔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我本枭雄〕〔无敌修仙学生〕〔大明第一祸害〕〔九域剑帝〕〔地中海霸主之路〕〔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妃入宫墙〕〔形,影〕〔超神学院之瑞萌萌〕〔血族亲王:鸢尾未〕〔FGO闯异界〕〔旅法师的学霸系统〕〔鹰掠九天〕〔不死仙帝〕〔燃钢之魂〕〔混沌大至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16他,迟早,一定,要杀了这个人
    秦王宫中一处房间内,一个清瘦的男子正弯着腰跪坐在塌边,看着手中的一把匕首。

    他就是燕国太子丹,发色乌黑,皮肤苍白,双眼已经有些深陷,尽管只比嬴政矮了几寸,却给人一种十分羸弱的感觉。五官虽然英俊,却略显单薄。眼中褪不去的愁苦和纠结,让他如同一个不得志的诗人,而非一国太子。

    他今天去求秦王让自己回国,却又被侮辱,那个幼年时(娇jiao)憨可(爱ai)的小弟弟,如今已经(性xing)(情qing)大变,让他几乎不认得了。他不明白这些年在嬴政(身shen)上发生了什么,他只能为自己可怜。

    姬丹把匕首从皮革中抽出来,双手却忍不住颤抖,从小他的老师就说,他(性xing)格太过绵弱温厚,不适合做一个君王。为君者,行事需果断,可是他一直都做不到,百般忍辱,连自杀都做不到

    门突然像是被什么撞了,发出的声响让姬丹一惊,他贴住塌边朝向门口看去,门扇上有一个张牙舞爪的(身shen)影。

    嬴政喝醉了,这是少有的。虽然正是轻狂的年纪,可他却很少纵(欲yu)饮酒,只是今晚不知为何,喝的烂醉。他一把推开搀扶自己的宦官,大力的砸门。

    “给寡人开门姬丹,开门”嬴政不满的一脚踹在门上,“你不是一国太子吗,就这点胆量,嗯开门”

    姬丹惊恐的瞪着房门,手里的匕首已经快拿不住了,相比死,好像他更怕外面那个人。

    嬴政扶着门喘息了一会儿,突然邪邪的一笑,低声哄道“丹哥哥,开门啊,政儿想找你玩儿。”

    姬丹浑(身shen)一抖,这正是在赵国时嬴政对自己的称呼,他以为再也听不到了,可是现在外面的人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身shen)后的小尾巴,如今已有虎狼之势。

    门突然大开,嬴政收回脚,抖了抖袍子。木屑和灰尘飞扬,他高大的(身shen)子歪歪斜斜走了进来。姬丹的瞳孔收紧了。

    后世人皆知项羽魁梧,但楚霸王终归不过是武将之姿,给人的压迫感也只是来自于武力,可是嬴政却不一样,他高大却也极尽尊贵,仿佛来自地狱的杀伐王者。尉缭曾因为他的面相而想逃离秦国,断言此人一旦得势,则“天下皆为虏矣”,万物众生,在他眼中不过蝼蚁。

    以嬴政后来对臣子的态度来看,尉缭的话有些恶意了,但对于嬴政外貌给人的感觉,形容却很贴切,高(挺ting)的鼻梁,尊贵却有种凌驾众生的残忍,眼角太过锋利似乎唯独看不见人间温(情qing),薄唇往往给人薄(情qing)的感觉,这张脸上,冰冷和残忍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姬丹在他破门而入之前,只来得及把那枚匕首藏在褥子下,然后就贴在榻前跪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平常的嬴政已经足够可怕,更何况他此时又喝醉了。

    嬴政胡乱的把门关上,嘟嚷着说不许任何人进来。然后朝姬丹走过去,“丹哥哥。”

    没走几步,他就跌倒,撞翻了旁边的矮桌。

    “唔”嬴政吃痛的捂住额角,狠狠的踹了下桌子,“放肆,这愚木敢绊倒寡人,该当车裂”

    正要去拉他起来的姬丹,听到这句话重重的一颤。

    “我说的是它,不是你。”看姬丹脸色煞白,嬴政说道,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很可笑的事,笑倒在姬丹怀里,“你说,这张桌子要连坐的话,是要砍掉当初跟它种在一起的树,还是把周围的凳子也一并砍了”

    姬丹笑不出来,脸色煞白的扶着他,“大王”

    嬴政眯起眼仔细的看着他,突然低低地说道“你怕我吗,丹哥哥”

    姬丹不说话,强压着恐惧,上下牙齿却还是止不住的打颤。

    嬴政突然一笑,鼻尖几乎触到姬丹的面庞,“你就是回到燕国又怎样,寡人迟早会将六国一并扫除,天下之大,皆为寡人的领土,你以为真的能逃脱”

    姬丹看向他,在这种透不过气的压迫里,他眼中终于冒出了仇恨。

    嬴政好像要睡着了,头一低扑到姬丹怀里,他人高马大,直接将姬丹压到在塌边。

    姬丹想逃,却被抱得死死的,他瞪大眼,心想嬴政为人霸道又不耐管束,他会不会有特殊的癖好还是,他要用这种方法侮辱自己对,他料定自己不敢怎么样他

    “丹哥哥,寡人该怎么对你”嬴政呓语一般说道,收紧手臂,“你是寡人的好兄弟可那两个孽种,也是寡人的兄弟,寡人能怎么对他们成蟜也是寡人的兄弟,可他又是怎样对寡人,呵呵寡人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

    嬴政睡着了,他的呼吸直喷在姬丹的脖颈,姬丹的脸因为耻辱而涨的通红,仿佛那是凌迟他自尊心的刀子。他的手已经抓到了那把匕首,姬丹跪坐起来,双手握紧匕首,在嬴政的睡颜上游移,最后对准(胸xiong)膛。

    刺啊刺下去自己和他的区别,不就是自己不能像他那样狠绝吗

    姬丹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杀了他吧,这个魔鬼一样可怕的人,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依赖自己的孩子,自己只要刺下去,也就不再是自己,姬丹意识到,他如果要改变,就必须杀了这个人

    可是,匕首却迟迟没有刺下,姬丹痛恨自己,他怎么能这样无用,他恨不能杀了自己。

    这时嬴政突然动了一下,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什么,慌乱间姬丹掉落了匕首,不慎被嬴政鞋尖一踢,直接滚落在(床chuang)底。姬丹傻傻的看着,嬴政的手臂又压过来,然后发出轻微的鼾声。

    姬丹一直盯着那把匕首,双眼发红,背后嬴政的呼吸和他自己的心跳,都在不断的提醒着眼下境况的耻辱,他,迟早,一定,要杀了这个人

    那将是一个壮举,七国的命运,和他自己的命运,都将因此改变。

    “咔”

    导演一边喊着一边从机器后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双眼也熬的通红。其他工作人员的神经也在这时松懈了下来,从仪器后面冒出了头。

    扮演姬丹的演员立刻移开钟临霆的胳膊站起(身shen),他的(情qing)绪还未完全抽离,背过头去偷偷擦了下眼角的泪。

    “好,这条相当不错,过了”

    人群发出小声的欢呼,这时有人突然说了句,“哎yndon真的睡着了。”

    说着几个人便凑近看,钟临霆的鼾声不断,睡得很沉。导演也弯腰看了看,叹口气,钟临霆已经连续拍了几天,(身shen)体估计已经到了临界点。

    “让他睡吧,来几个人扶回去,别着凉了。”导演说。

    谭义挤了进来,他刚才歪在椅子上睡着了。看见钟临霆在地上睡后,忙过去叫了几声,不见回应便帮忙拉他,可钟临霆人高马大,几个人竟拽不动。

    “反正这个场景暂时也不用了,要不直接抬到榻上让他先睡吧。”有人小声提议。

    导演点了下头,就立刻忙别的去了,“你们安排吧。”

    谭义有些不满,可也没办法,钟临霆已经困到叫不醒了,他和几个片场工作人员一齐把人抬到了榻上,连衣服也来不及给他换,直接把榻上的棉被给他盖上,好在现在天气还不冷,钟临霆睡这里也不用担心着凉。谭义让两个打瞌睡的助理都回去,从包里拿出一个香炉,点上一小块香放到榻边,然后才自己搬了把休息的躺椅,裹上军大衣靠在上面睡着了。

    榻上,钟临霆睡的正熟,他累的连翻(身shen)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七零年代过好日子〕〔娇宠农门小医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