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细胞修神〕〔阴冥之旅〕〔玄医归来〕〔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我本枭雄〕〔无敌修仙学生〕〔大明第一祸害〕〔九域剑帝〕〔地中海霸主之路〕〔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妃入宫墙〕〔形,影〕〔超神学院之瑞萌萌〕〔血族亲王:鸢尾未〕〔FGO闯异界〕〔旅法师的学霸系统〕〔鹰掠九天〕〔不死仙帝〕〔燃钢之魂〕〔混沌大至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27他从钟临霆脸上读出的每一种情绪,都是真实的
    巍峨的咸阳宫朝堂,秦王(身shen)着朝服,设九宾接见燕国使臣。

    肃立的群臣皆噤若寒蝉,按说这是他们自己地方,自己的国家,理应要放松一些,可是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每一个都紧绷着神(情qing),明明大(殿dian)内也照进来有阳光,可是都仿佛很冷一般紧缩着肩膀。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冷气,正从大(殿dian)正前方的台阶尽头传来。而那里,正坐着他们的秦王。

    相比较秦王平常的严肃冷酷,今(日ri)的他态度要缓和很多,唇角甚至带着微笑。大臣们知道,这一切都缘于那个叫荆轲的使节手中的那个放着樊於期人头的木盒,还有他旁边秦舞阳手中的那卷燕国督亢地图。大臣们皆用余光瞟着这二人,荆轲看起来很英气,虽然带着一些江湖人的粗糙,但是不卑不亢,而秦舞阳则有些不可一世,目光经常往上扬,下撇着嘴角。

    只是这副神态在进入朝堂上之后不久,就如同鼎里熄了火的水面,沸腾慢慢的消失,直至不见,直至凉透,在他的目光不小心触到最高处的秦王时,更是整个人突然一抖,两条腿变得迟缓起来。

    梁导在摄影机后眯起了眼睛,用对讲机低声示意把镜头推到钟临霆脸上,给嬴政的面部神(情qing)来了一个特写。然后满足的叹了口气,就是这样,他从钟临霆脸上读出的每一种(情qing)绪,都是真实的。

    在着朝堂上的每一个人,其实都已经知道了结果,荆轲会刺秦,而且失败了,他们的(情qing)绪都是摆在脸上的,而不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他们不曾真的害怕自己的王被杀,也不会真正经历害怕后的那种后怕,他们的演技像是浮在水面的水草,而钟临霆的不是。嬴政看向荆轲的目光中,完全是自信和压抑的喜悦,还有,他努力想表达出来的一点亲切,好淡化他那双天生残忍的眼睛。

    这些,都是真的。

    荆轲也一样,随着他越来越接近嬴政,他越来越像荆轲。一开始导演还很怀疑这个人的演技,因为荆轲的演员并不是真正的演员。

    饰演荆轲的人出自名牌戏剧学院不假,但却是戏剧学院的一个保安,选角的时候不小心被拍进镜头,又被庄裴泽一眼看中,仅仅只是受了几个月的训练,这个粗豪却爽快的保安就当上了荆轲的饰演者。可是目前看来,庄裴泽的眼光很好,荆轲微低着头,眼睛半眯,镜头推过去时只看到一个隐忍的使节,他什么都没有表露,像是暗藏旋涡的水面。

    秦舞阳的害怕,也是真的害怕,在看到嬴政那一刻时,他整个紧张起来,额头冒出冷汗。他们三人的(情qing)绪又像磁场一样,影响着整个朝堂内的演员。

    镜头扫向群臣,大家都是好奇居多,最多在脸上挤出一抹与王同乐的笑,只有夏无且有些担心的看了眼秦王,(身shen)为医者的敏感让他莫名的心慌,说不出什么原因。

    最后大家的目光都看向秦舞阳,这个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个头此时脸色煞白,两股战战,几乎走不动路了。

    秦王也看过去,在目光落到秦舞阳(身shen)上时,秦舞阳彻底不会动了。

    “蛮夷粗人,没见过这种场面,难免失态,请大王谅解。”荆轲抬起头淡淡笑道。

    他那自然而然的一笑仿佛淡化了秦王刚刚升起的疑心。

    嬴政也微微一笑,也是,这是自己的国,自己的朝堂,满朝的臣子和武士,他怕什么

    他瞄了眼一旁的宦官,“让荆轲一个人呈上来吧。”

    宦官忙大声转达,荆轲便一人捧了地图和木盒,缓缓朝秦王走去。在他快走过来之时,嬴政已稍欠起了(身shen)子靠近案边,眼睛紧盯着那卷地图,脸上自以为亲切的笑容,已经有些急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重生之嫡女安宁〕〔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超级兵王(步千帆)〕〔余生很长,不必慌〕〔兽帝凰妃:废柴逆〕〔万神朝元〕〔回到明朝当暴君〕〔幽灵判官〕〔也许笨蛋知春暖〕〔七零年代过好日子〕〔娇宠农门小医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