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阴九阳之阴阳神〕〔寻宝全世界〕〔最强国医圣手〕〔拜师之极品美女〕〔西游之最强土地公〕〔最强天赋树〕〔天庭包工头〕〔宗师订制〕〔带着诊所去穿越〕〔口袋之数据大师〕〔归田园居:病王娇〕〔兵者〕〔盛世为凰:暴君的〕〔废少重生归来〕〔超级全能大农民〕〔快穿Boss的心尖宠〕〔变身之女侠时代〕〔深入险地〕〔欢喜记事〕〔木叶之封火连天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28刺秦
    秦舞阳还呆呆的站着,眼睛不时看向嬴政,他十三岁就敢杀人,可是却不敢直视这个男人,仿佛自己一面对他,就如同一个鸡鸭面对人类,哪怕这个人类此刻屈尊降贵的冲自己微笑,依然让他觉得可恐。

    他看着荆轲一步步走去,突然觉得,他们才是同类,又或者,荆轲是弱势之中的无畏勇者。

    嬴政只是淡淡的看了眼盒中的人头,并不甚在意,虽然他恨樊於期的背叛,但是盒中的人头已是死物,他犯不着对着一个死物动(情qing)绪。荆轲开始慢慢展开地图,嬴政认真的看着,很欣赏这个人的讲解能力和态度,将来留在(身shen)边重用,或许是可以说得上话的人

    嬴政猛地瞪大了眼睛

    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把匕首,荆轲已经抓住他的衣袖,一手紧握匕首刺过来

    他不该先抓住自己,此时嬴政想到的竟然是这个,若是他直接刺过来,自己肯定躲闪不及,可是这么一抓,反倒让他察觉到了,论个头论气力他并不输给眼前这个荆轲。

    “刺啦”一声,衣袖被扯断,嬴政起(身shen)就跑太过仓皇,甚至忘了命人过来抓荆轲,而那些武士没有他的命令都不能上前。(性xing)命受到危机的紧急时刻,他好像忘了一切,只有一个自己,只有一个荆轲,世界就是那根柱子,他们在绕着跑。这个画面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恐

    嬴政想起了自己的辘轳剑,可是他也知道这把剑太长,平常就不好拔,奔跑间怎么都拿捏不出平常那个尺度,拔不出来。

    “王负剑王负剑”

    他的世界里闯进了别的声音,是那些大臣。

    可是荆轲追的急,他来不及做任何事,此时,一个物什飞进来砸到荆轲(身shen)上,稀里哗啦的落地,那是夏无且的药囊。

    那个平时胆小的侍医正惊恐的瞪着眼睛,声嘶力竭地喊“王负剑啊”

    嬴政立刻利用这个时间背上辘轳剑并抽出来,回(身shen)反刺,他这辈子杀过很多人,可即使再卑微的生命,抹杀时也是有想法的,唯独这次,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原来人为了保命时,做出的事才是最果断的。

    不记得刺了几剑,荆轲已经坐倒,他用最后的力气扬起手把匕首投了过来,嬴政躲过了,匕首刺在柱子上。嬴政自己不知道,他这已经是第二次躲过这把匕首了,上一次,是它握在姬丹手里的时候。

    荆轲知道刺杀不成,反倒狂笑起来大放厥词,说他本意是为了活捉秦王,所以下手时才犹豫了。

    嬴政差点被他说懵了,反应过来一声令下,武士们一拥而上,荆轲的鲜血飞溅在柱子上,秦舞阳也被杀死在朝堂台阶上。

    嬴政呆呆的坐着,众人也呆呆的,只是头皮发凉脑子发懵,忘了刚才什么地图,什么燕国忘了导演这时候该喊“咔”了。

    嬴政愣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目光从群臣脸上扫过,看到夏无且后怕的样子,竟然一笑,叹息道

    “无且(爱ai)我。”

    夏无且比哭还难看的也笑了一下,嬴政让人把药囊捡起来还给夏无且,这东西平常治他的病,关键的时候,还救了他。

    “咔这条过了”梁导很干脆的说。

    众人皆一愣,好像一瞬间从梦中醒来,都相互点着头擦着冷汗散去,钟临霆也被助理搀起,柱子旁的荆轲坐起来,一脸茫然。

    “yndon哥你演的太棒了”方宛跑过来说,一脸的崇拜,“刚才我都快紧张死了,等到结束才发现,自己已经知道结局了,可看你演的时候我却都忘了,就好像才发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造反成功后〕〔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