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之终极恐〕〔豪门小逃妻:错进〕〔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关于我转生变成狐〕〔总裁老公宠坏你〕〔变身毒舌少女〕〔都市透视狂医〕〔覆汉〕〔猎妖高校〕〔变身少女的日常〕〔千亿萌宝:爹地,〕〔送个快递到诸天〕〔我在美漫开超市〕〔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富二代的美女助理〕〔主宰星河〕〔开挂的李白〕〔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晚安,总裁大人〕〔抗战之八岁团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30把全部希望都压在了楚希静身上,只有她能救钟临霆了吧
    “嗯”方宛一愣,“什么意思啊”

    “你没发现,随着yndon演这个角色时间越长,他整个人也变了,他刚进剧组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落华认真地说,“对嬴政入戏太深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是千古一帝不假,可他(身shen)上可是有六国的血债啊,还有他的(身shen)世,你没发现yndon最近都不笑了吗他的脸色也变得很差。”

    这么一说,方宛也担心了起来,“其实我也这么觉得那我们抽跟yndon哥说说好不好,让他放宽心别太钻牛角尖,有时候太入戏是会抑郁的。”

    落华饶有兴趣的看着方宛,看得她不自在,才说“我发现你真的是好单纯可(爱ai),我说了,他太像嬴政了,你觉得嬴政会喜欢听大家说他病了吗哪怕是心理疾病。前几天就有人去跟yndon谈过心,除了导演,几位主演都去过,可是yndon好像很讨厌大家担心他,倒好像是要害他一样,十分不喜欢大家说他心理承受力弱,他自认为,自己拥有铁一般的意志,这样的人,你说劝有用吗再说我们又不是yndon 的什么人,只是同事而已,用不着为了劝他把关系搞僵吧”

    方宛说不出话了,她只是觉得放任钟临霆这样下去不好,觉得他们未免太冷漠了。演员因为入戏太深抑郁是很严重的事(情qing),弄不好会有轻生意向的。

    方宛有些气的站起(身shen)说道“扶苏曾因为劝诫始皇帝坑术士一事被贬到上郡监督军队,看来我们的落华前辈比扶苏本人要圆滑的多嘛。”

    落华被小小的刺了一下,却不恼,只是笑笑,仍是温和的看着方宛,“那你想怎么样以我们和yndon的关系,有些话可以说吗”

    “我不管什么关系不关系,我只知道我不能看着yndon哥这样而什么都不做。”

    方宛说着剧本也不看了,反正看样子她的下一场戏要拖到明天了,就换好衣服离开片场,赶去钟临霆的酒店。她有想过会引起那些记者的注意,可是现在她已经横了心。

    拍就拍吧,(爱ai)说什么说什么,她不能看着yndon陷入抑郁而不管,其他的她不在乎

    一路跑到酒店,见谭义没有守在外面,她心里一阵庆幸,一边想着待会儿的说辞一边叩响了门,小声道“yndon哥,是我。”

    等了好久没听见回应,方宛想难道他睡着了时间虽然还早,但最近总是(日ri)夜颠倒着拍戏,大家生物钟都乱,又听谭义说过,yndon最近的睡眠很差。

    她又敲了几下,小声说道“yndon哥,你”

    门猛地被拉开,钟临霆就站在对面,方宛正要说话,却被他的眼神生生((逼))回去。

    “yndon哥”她怯怯的叫了一声。

    钟临霆的眼神有点不像他自己,十分的不耐,和残忍。仿佛他一怒可以把这个吵他睡觉的人直接扔出去。方宛把自己想的话都忘了,而钟临霆什么都不说,几天的功夫,仿佛把方宛这个人忘了一样,眼里没有一点温度。

    最后,他“砰”的一声直接把门关上了,方宛随后听到里面一阵东西倒地的声音,好像还有什么被摔碎了。

    会不会是他摔倒了呢方宛有些担心,又鼓起勇气叫了一声,“yndon哥你没事吧”

    “滚”

    突然的一声暴喝,让方宛浑(身shen)打了个哆嗦,她吓得不敢再说话,可是更放心不下,她去叫来了谭义,说了钟临霆的异常。

    谭义却皱起眉责问她,“谁让你去吵yndon 的你知不知道他这几天几乎都没合眼因为失眠烦躁到不行,你还去惹他”

    方宛愣了,急道“他这样你怎么不想办法啊”

    谭义竟也露出了畏惧的神色,“咳咳yndon不喜欢别人唠叨,他最近脾气不太好。”

    谭义说着也觉得自己有点失责,他也过去试着敲钟临霆的门,“yndon,你没事吧,要是实在睡不着,我回去管弟妹要点安神的东西。”

    这次没一会儿,门无声无息的开了,房间里有些暗,但谭义还是看到了里面地板上躺着的已经破碎的台灯,茶几也翻了,他心里一惊,心想yndon这样确实不行

    钟临霆的眼睛像夜里的孤狼,他似乎正隐忍着某种强烈的(情qing)绪。

    “闭嘴,离开,别烦我。”他简洁地说,仿佛下一秒就要咆哮。

    谭义咽了口唾沫,“离开可以,你得让我放心啊。”

    方宛忍不住说“yndon哥我们好担心你,你别这样”

    她的眼里已经闪出泪光。

    钟临霆眯着眼观察她,突然冷笑起来,“关心我”

    他把门全部打开,让走廊的灯光照在自己(身shen)上,却照不进他漆黑的眼底。他笑的冷酷而残忍,“你们真的会关心我吗这世上会有人真正的关心我,呵你们其实都很怕我不是吗”钟临霆的口气里满是讥讽,打量着谭义和方宛的眼神,“我很清楚会不会有人喜欢我,相比较喜欢我还(挺ting)喜欢你们眼里的恐惧的,恐惧起码会让你们服从,另外,我也不稀罕你们的关心你们也不配。”

    方宛呆了,钟临霆显然不是在发脾气,他是在说实话他的眼神他的态度,都说明,他没有在说气话,他在说自己的真实想法

    方宛突然哭了,“yndon哥你肯定病了,求求你出来和我们一起吧。”

    可是她的话没说完,钟临霆就把门关上了,仿佛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

    事到如今,周宛才知道自己的无足轻重,她根本靠近不了钟临霆,她求助的看着谭义。谭义也呆了,平常他太顺着钟临霆了,觉得他跋扈一点也是应该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哆嗦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已经没电了,他立刻抓住方宛的手,“快,用你的手机,给希静打电话,yndon的老婆,叫她过来我念号你拨。”

    “哦哦。”方宛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后不久就被接听了。

    “你好你是哪位”楚希静的声音略微有些清冷的传过来。

    “希静姐姐是我,我你快来救救yndon哥,他,他不好了”方宛说着哭了起来,语无伦次。她现在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位置,把全部希望都压在了楚希静(身shen)上,只有她能救钟临霆了吧。

    这边的楚希静愣了,眯起眼,“你说什么”

    谭义受不了地抢过电话,简单说明了一下,问楚希静能不能立刻赶来。

    “yndon的(情qing)况真的很诡异,怪我,之前觉得入戏是好事,一直没注意,他又不许我说,现在到了这个地步”

    谭义又开始自责,楚希静却听不进去了,她望着不远处的南茗晚,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自己现在可以离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王的霸气邪妃〕〔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婚色暖生香〕〔逃妻通缉令:谁给〕〔强势锁婚:傅少的〕〔帝姬传奇:华都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