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撩妻成瘾:法医老〕〔废材狂妃:邪王盛〕〔万历驾到〕〔九零军嫂有空间〕〔透视仙王在都市〕〔养狐为妃:高冷摄〕〔第一狂妃:废柴三〕〔维格里传奇〕〔极品神豪的悠闲人〕〔捉鬼极品大妖王〕〔黑铁皇冠〕〔大鉴赏家〕〔唐朝好岳父〕〔我的地下城没有问〕〔倾城娇女:将军,〕〔每一秒都在修炼〕〔她比蜜糖甜〕〔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婚婚欲睡:顾少,〕〔一纸成婚撩娇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33但是钟临霆没有再往前走,仿佛在犹豫要不要接受这种温度
    楚希静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不是钟临霆这个人怎么样,他是以嬴政的(身shen)份问,自己这个人怎么样。

    楚希静咽了口唾沫,这一个下午,她对这个人的感觉已经不是说讨厌或喜欢那么简单了。种种的感觉涌上心头,楚希静反倒说不出话。

    最终他走开了,楚希静才感觉心头一轻。谭义跟过来说“你干吗呢弟妹,怎么这个气氛啊。”

    楚希静摇摇头,她是来见钟临霆的,见自己的那个二货老公,没想过要对嬴政说什么。

    看着钟临霆略显孤寂的背影,楚希静咬了咬牙,怪她,都怪她,之前因为不喜欢嬴政,对钟临霆饰演他后没有多加关注,后来又因为吃醋,怕交出所有真心,刻意的去减温这份感(情qing)。导致他在角色上越陷越深,自己却什么都没做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他妻子啊

    钟临霆看着偌大的房车,眼神空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他看了眼谭义,谭义忙把目光别开,逃避着跟他对视。房车里只有他和谭义,楚希静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钟临霆一路上没说话,回到酒店打开自己的房门,却愣了。楚希静正把自己的衣物用品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房间里没燃香,却充满了她(身shen)上的气味。茶几上放着一壶冒着(热re)气的茶,新换的灯照出暖黄色的光,有她在,这个房间似乎一下有了温度。但是钟临霆没有再往前走,仿佛在犹豫要不要接受这种温度。

    楚希静拿着洗漱用具正准备去放浴室,一回头就看见了他。

    “谁让你进来的”两人对视着,最后钟临霆说道。

    然后他走过楚希静,看了看她的行李箱和周围摆放的她的东西,什么都没说,转(身shen)坐在(床chuang)上,眼神很冷。

    楚希静觉得他很陌生,眉眼还是那样的眉眼,(身shen)型也没有大的变化,可就是很陌生的感觉。她努力笑道“你的房间这么大,我懒得再开一间了。”

    钟临霆突然看向她,“这些天过的怎么样和庄裴泽一起。”

    楚希静一愣,最后道“我去给南茗晚看病,他有时候会在,毕竟那是他妻子。”

    钟临霆突然笑了一下,“妻子谁都知道他是怎么看他这个妻子的。”

    他突然站了起来,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们一直在一起对吗他肯定很会讨你的欢心吧,他那么懂事,你又那么善良,为了救我牺牲自己,啧啧。”

    “钟临霆你到底在说什么”楚希静大声说。尽管知道自己是来安抚他的,可还是没忍住。

    钟临霆垂下眼,突然说“你可以走的,希静。”

    楚希静一愣,“什么”

    “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头痛病才跟我结婚,那么我告诉你已经没必要了,我最近好了很多,我也觉得没必要用一辈子跟你这样无趣的人在一起来预防头痛,太不值了。所以你可以离开了,我无所谓。”

    钟临霆口气淡淡地说。

    楚希静瞪大眼,她的心跟着瞳孔一起颤抖,心里很憋闷,可喉头却跟堵住一样。

    就在她呆着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钟临霆嘴角浮起一抹冰冷的笑。

    “怎么不说话了,你果然想走是不是”他挑了下眉,突然一步步上前,“你真的想走,想离开我,然后去跟他在一起,或者继续过你自己的生活,对不对”

    他离得太近了,楚希静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被他一把揽过腰肢,紧紧贴在他怀里。

    “你休想”钟临霆紧盯着她,两人的眼睛近在咫尺,楚希静只觉得后背都被他的目光刺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守望先锋降临漫威〕〔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最强黄金眼〕〔余生很长,不必慌〕〔惜你如命〕〔[综]抽卡少女〕〔造反成功后〕〔经济大清〕〔一生一世笑皇途〕〔农女巧当家〕〔美男榜〕〔天龙战帝〕〔无敌血脉
  sitemap